2021年10月16日 星期六

回首這幾年來台鐵藍皮普通車動態保存的歷程

 真的很高興台鐵修復後的藍皮普通車終於要轉身成觀光旅遊列車重新上路了,姑且不論這樣的營運模式是否能夠永續,至少經過這次的修復終於讓台鐵的歷史文化車隊保存概念,已經從只修火車頭進化到保存動態歷史文化車隊的階段。事實上,自從上個世紀末台鐵開始了蒸汽機車的修復,一個隱憂就持續存在,即是可以讓蒸汽車拉的歷史車輛一直在淘汰,如果沒有保存策略,以後蒸汽火車就只能拉新莒光號、甚至柴聯自強號瓜代(而這都已經成為事實)。因此,修復能夠匹配的歷史客車一直是我們期望台鐵能踏出的一步。


當然,台鐵的主業雖然不是便當,卻也不是這些歷史文化觀光的車輛保存,而是真正的運輸本業,所以歷史文化車隊的保存與活化,就需要有不同的思考。這次藍皮普通車的保存,必須回到2018-2019年這段幾乎藍皮車要全滅的時空環境下來回顧。

在這個時期,全台灣只有剩下南迴線還有載客的普通車在定期運用(不算高廠免費員工通勤車),而大部分的用車都是印度仔TP/TPK32200通勤客車,偶爾掛一下對號快車型的車增結。這些車其實內外都很破舊,只要屆期要進廠維修大概就是放著不修直接報廢(跟現在的折疊門莒光號一樣)。2018年時,隨著舊高廠要搬遷至潮州,傳統客車的維修都已經委外給CY做了,但是CY修車的量能一直起不來,維持莒光、復興的修復已經很勉強,這些普通車「很難修」,送進去會卡其他車,因此當時的氛圍幾乎是普通車只要屆期就是送報廢。但是這時候有個轉機就是,南迴線的普通車在作家劉克襄以「解憂火車」的妙筆加持下,民間開始有了「不要停駛」的聲浪。


2018年的7月16日,台鐵召開了第一次的「藍皮客車修復會議」,當天的會議由當時的機務處長宋鴻康主持。由於宋處長早年修復過蒸汽火車,深知只修蒸機沒有配套的客車不行,因此張羅了經費要來修一批藍皮普通車。但是,許多屆期的藍皮車都已經被送進即將斷軌的高廠等報廢了,很多事情都要跟時間賽跑。



這天會議曝光的台鐵藍皮車保存車隊計畫,我一看嚇一跳。因為幾乎全部都是TP/TPK32200印度仔通勤客車,只有點綴少數幾輛對號快車型車。我當然能理解印度仔這批車是年份最新,也是線上最後在跑、數量最多的一款,從修復的角度來看,都修同一種車會比較好做。但是從保存多樣性的觀點來看,這樣會讓真正的長條椅通勤客車滅絕。當時,我雖然還沒借調到國家鐵道博物館工作,對於文化部這邊能協助多少保存的工作也是存疑,因此在這天的會議上,我便提出了如果可以,應該修改保存策略的方案。下圖是台鐵原本提出的保存車單:



我會中提出的修正車單,是經過ㄎㄖ與其他熟知台鐵車輛運用的機務人員協助研擬出的,在全滅與至少保存一些的方針下妥協後的規劃。基本上,我把修復的藍皮保存車隊分成三種主要的客車形式,一種就是台鐵本來就要修的印度仔,第二種是旋轉椅的對號快車型,第三種是去除掉一些印度仔後新增的TP/TPK32850日本製雙扇門長條椅客車。新增的這種長條椅客車,當時其實還有改為行包專列使用的代用行李車,修復上只要新增長條椅即可。當然,會中我還提出運轉上可能需要的第四類,亦即行李車BK32400。因為不管是蒸機運行,還是列車要掛有K的車來運用,有行李車也會是亮點。當然在當時的氛圍下會這樣建議,也是BK32400的保存迫在眉睫,但是國家鐵道博物館根本還卡在怎麼獲得保存車的點點點......。(下圖是會中我提出修正後的車單)

 
總之,後來台鐵的修復計畫,除了行李車被砍單,其餘的修復車輛大致就是照這個邏輯在走。在舊高廠斷軌前,新的修正計畫要修復的車又重新被拉出來等待修復。至於BK32400行李車雖然無緣在台鐵的藍皮車隊中一同修復,但我到鐵博後立刻爭取其中一輛納入館藏保存。而這,也是我一直在說的,希望國家資源最大化,大家一起協力把台灣重要的火車保存下來,當台鐵的計畫無法保存修復時,鐵博就可以優先考量來保存。

接著,藍皮車的修復案由CY得標,而我在到鐵博後,車輛保存上獲得台鐵非常大的協助,甚至在高廠的幫忙下也陸續一同修復了許多珍貴保存車。這過程中的許多考證,都是鐵博在鐵道文化保存上可以「逆輸出」回台鐵的地方。例如這次修復車輛的內裝背板,顏色的選擇是在鐵博車輛保存同仁的色樣考證下,在考慮商源下一個接近可以接受的結果。
 



基本上,車內顏色的考證與鐵博使用的一樣,印度仔以類似顏色的木紋修復,旋轉椅的對號快車型車內裝以淺天藍為主,TP/TPK32850日本製雙扇門長條椅客車則是蘋果綠。其實,鐵博在做這些色樣的考證上是相當細心,最後使用的顏色大家可能會覺得跟記憶中比會比較藍或比較綠,這原因是台鐵以前用的這些壁板很容易褪色,大家有印象的多是褪色後的情況,我們是在窗柱窗框間的壓條隱蔽處找到一些當年沒有褪色的色樣,因此決定用原本的顏色。當時鐵博提供台鐵選擇時有說,台鐵可以選褪色後較淺的記憶中顏色,也可以跟鐵博一樣選原本未褪色的樣貌。最後台鐵選的,是跟鐵博一樣。
 

當然,在選的時候還不知道對號快車型車會怎麼修,車型還會不會改,但台鐵方為了備料的統一,用成三種背板樣式已經很麻煩了,因此就先這樣吧。至於座椅布的顏色,也是在備料的統一上最後選了都一樣的草綠色,避免以後維修上的困擾。



由於台鐵藍皮普通車的修復原則與策略大致底定,期間甚至還討論要不要改無階化或大改廁所之類,當然最後為了避免大改外型,無階化改由渡板取代,廁所也找了體積較小的真空式廁所來裝,而本來要大改的賣店車,則選擇一輛長條椅客車先不裝椅子讓旅行社改裝,至少外觀沒有太大的破壞。




最後的幾次修復會議,都在細節的修整上。還記得九月時我看到車輛上沒裝終點指示牌,因此會中建議應該恢復長型的L夾與手工毛筆寫的終點指示牌,因為這會是大亮點。其實,這一個梗原本是我打算在鐵博攝影會用的,但是因為疫情關係一直無法實現,那就先讓台鐵用吧!於是,重新上路的藍皮客車,大家就會看到「開往台東」、「開往枋寮」的手寫牌囉!
 
 



很高興台鐵的藍皮普通車第一批終於修復完成上路,等到後續的車輛也都修出來後,其實台鐵的藍皮普通車就應該可以組成三種不同的車隊,分別是非字形座椅排列的印度仔通勤客車、旋轉椅的對號快車型客車,以及日本製雙扇門長條椅客車。這三種車可以混掛也可以組成三列,台鐵除了提供旅行社包車外,也可以把其中的備用車拿出來與蒸汽機車或其他電頭合組開行特別列車。老實說,普通車是很多人的回憶,而這回憶不只有在南迴線。如果台鐵能夠好好規劃,也可以重現二十世紀不同區間的藍皮記憶。沒人說「藍皮普通車」就等於「南迴解憂號」吧!?


至於這一批車修復完後還有沒有什麼遺珠或者要加強的地方呢?當然還是有,那就是若能修一輛翻背椅的對號快車型客車動態運用絕對會比較完整,打狗館那輛破破藍車就會有好歸宿了啊~

 


 

2021年10月10日 星期日

「車來光走、機來影到」之民國110年國慶飛機拍拍

可能是年紀大了比較沒有像前些年那麼熱血一直拍國慶飛機了,想當年預演時還會一大早去山上拍,不然就是分幾次找不同點拍攝。現在只有早上被飛機吵醒時才會想一下「喔~」好吵的飛機聲音啊~。然後今年的重點是,在航道下的我要如何繼續睡不要被飛機吵。 結論是,睡覺前先把抗噪耳機準備好,一大早天觀機通過時一定會被吵醒,這時戴上抗噪耳機,就可以減低音量睡到自然醒了。不過呢,既然都被吵了好幾次,國慶的本番表演當然還是拍一下囉。

先講結論就是,最期待的雷虎噴煙竟然被烏雲擋住了哭哭。只好用超強HDR補救一下!

老實講,今天早上的天氣真的很難搞。雖然之前國慶飛機常常是預演好天氣,國慶當天烏雲下雨,今天一大早有太陽已經很好了。但是魔咒是,最重要的關鍵點卻是烏雲罩頂!

不知道有沒有人跟我一樣,為什麼常常在等要拍的火車來時大太陽熱得要死,然後真正要拍的車開過來就那麼那麼地剛好,一片烏雲把你那美好的景啊光啊擋住。今天早上在這邊熱的要死,中間雖然一度還下雨,但所幸藍天還是出現。偏偏明明曬得我快昏頭,但炸彈開花飛機要來的時候卻是烏雲密布,連廣場都在陰影下。如果整個變天就算了,一拍完大家收工時又是大太陽。真的是「車來光走,機來影到」!

原本想像的美景,是雷虎會從畫面的左邊滑到中間,然後大展開,形成一個美好的構圖,結果當然跟想像的不一樣囉


 實際拍的沒有HDR是這般慘狀

其實除此之外,今天拍的都還不錯啦!一開始表定10:00 在國歌的悠揚旋律中,CH-47SD懸吊巨型國旗劃過府前上空,一同歡慶雙十國慶。這個點我是直接在家裡屋頂就拍到囉!




接著我轉戰中正紀念堂。一出捷運站,居然變成陰天了~有點崩潰。

還好等待的過程,天逐漸開了,甚至出現大藍天,好曬~

11:03 國軍空中+地面部隊開始登場!空中的部分,最先出現的是三架的空勤直升機。那個航線飛法很怪,不過可以理解繞一圈應該就是直接回松山了。紅色配藍天很醒目哩~
接著就是國軍的各式飛機了。先是陸航與海航直升機。這時天空有些地方是烏雲,但也有藍天,總之就是找夾縫拍了。




 直升機飛過之後,就是空軍的慢速機隊。先是BH1900、再來是C-130,都是三架編隊飛行通過。




 
接著的是高速機,依序是IDF、F-16、幻象2000。這三批都是五架編隊高速通過,這時雲比較多了,很多好角度不一定有好光好背景。
 






其實,還是蠻懷念小時候國慶的噴射機編隊,印象中當時都是好多架編成菱形或者三角形的超大編組,應該有超過十架以上吧!這幾年都是少少的幾架而已的說。
 
今天在這些慢速機與高速機飛過後,大家就都在等11:35 雷虎小組施放彩煙通過府前上空,為國慶大會寫下完美句點。不過這個節目有些誤點,天空的烏雲讓許多拍攝的同好都哀哀叫。(第一張是沒修圖的暗黑照)
 
 
 
總之,雷虎還是噴了紅白藍三色煙,然後就結束了。接著,雲開放光,藍天回來,曬死人。真不知道這是啥國慶魔咒~ 希望中華民國萬壽無疆,明年大家繼續再戰!
 

 

2021年10月1日 星期五

原PBK32952號莒光號電源行李車納入鐵博典藏

就在2021.9.30.的深夜,台灣現存唯一保有日本原裝電源行李車車體的原莒光號電源行李車PBK32952號從高雄運抵鐵博,10.1.早上經過吊運,已經先移入園區內靜待未來的修復。
 

台鐵的莒光號是1970年登場的高級豪華冷氣客車,因此登場時就有為了供應冷氣440V電源,而必須有電源行李車的需求。因此,在第一批1969年由日本日立與日車製造的莒光號購車計畫裡,也包含了電源行李車PBK328505輛。而1970年以第三期世銀貸款購買的第二批日本日立、日車製莒光號中,也包括日立製造的電源行李車PBK329503輛。這三輛車編號PBK3295132953號,設計跟原裝的PBK328505輛相同,除了轉向架改裝設TR-37外。
 

 
台鐵的PBK32850後來也有許多的陸續增備,不過這些車的車體在後來都經過更新,而非日本原裝的樣貌。但有趣的是,PBK32950的3,在1988年被卸下發電機組改為BK32950型行李車的BK3295132953號時,意外保留日本原裝車體而未更新。而這3輛車中除了32952被保存在打狗鐵道故事館(後來的舊打狗驛故事館)並恢復傳統白底淺藍色啞鈴形塗裝外,其餘的都已經報廢消失。
 

    由於保存於舊打狗驛故事館外的這輛原莒光號電源行李車PBK32952號,長期露天日曬雨淋,狀況越來越差,在考量到場域精神的理念下,鐵博在我任職時幾乎花了兩年的時間與高雄市府溝通,最後才有如今的結果。其實,搶救這輛車的過程,以及爭取這輛車的納入典藏,是非常的曲折與辛苦的,不過令人高興的是終於有個好的結局。這輛車在納入鐵道博物館的典藏之後,當修復經費能夠到位,並且排入後續的整修排程時就會展開修復。

    在我還擔任鐵博籌備處主任時,對於這輛車的修復期許,是會讓這輛車的端面恢復成只有一個窗戶的非貫通門型態,另外已經被改造為行李門的檢修門,也希望能夠做回去原本的形狀,然後外觀塗裝回到原裝的藍色啞鈴形線條。至於這輛車的功能,希望能運用新的技術重新做回「能夠供電」的車輛(方式很多,以安靜為前提),讓鐵博的莒光號與餐車,能夠有電源車可以使用。
 
    另外,今天仔細檢視這輛車的車體,發現鏽蝕剝落的表面之下,藏有許多當年的藍色啞鈴形塗裝時代面漆痕跡,其顏色與先前鐵博復原的原裝莒光號客車用色是一致的。
 
 

 
    感謝這輛車納入典藏過程中所有費盡心力說服、推動與執行的所有夥伴。 恭喜PBK32952號經過多年的日曬雨淋之後,如今終於可以踏上重生之路!

2021年9月14日 星期二

鐵博S206與S212號開工整修囉!

很高興今天(2021.9.14)回鐵博籌備處,參加了S200型(S206與S212號)柴電機車的修復開工典禮。這個案子的籌劃,是我在擔任鐵博籌備處主任時就開啟的,因此也很多人都在問我說未來這兩輛車的修復方向與目標是怎樣。因為這部分的討論,都已經詳載於整個案子的施工需求中,只是一般民眾可能沒有注意到,所以就趁此機會跟大家說明一下。


其實,鐵博籌備處從成立以來,就一直秉持著「活的鐵道博物館」的理念,並且朝向塑立國內鐵路保存車輛修復典範的目標在努力,畢竟在台灣的文資保存尚未能照顧到鐵道車輛的實際修復操作時,鐵博就必須肩負起這個責任。因此,在有限的經費與人力下,鐵博展示車輛的修復不是簡單一個個標案,直接丟給廠商就可以處理的。這裡面牽涉到很多的歷史考證與修復細節,甚至整個整修過程的詳細記錄,都是整個配套的過程。


鐵博這方面的實績,過去兩年來的努力應該是國人有目共睹,大家也才會開始相信,珍貴火車給鐵博保存會是一個好的歸宿。因為大家看到鐵道博物館會善待這些車輛(不會露天日曬雨淋),會讓它的價值持續被國人看見(相關配套策展與保存推廣),因此很多人都開始亂點鴛鴦譜,什麼車都想往這邊送,但老實講這不是隨便一句為何不修這一輛或那一輛這麼簡單,通常都必須在有一定程度的調查研究與把握,以及關鍵零件配件都能夠取得下,才能進行修復的。當然,車輛修復的先後順序,也都牽涉到博物館的展示規劃期程,畢竟人力與經費都是必須考量的因素。


在這樣的背景下,應該很多人都知道,未來鐵博最重要的主場館,就是組立工場,但這邊明年才要開始修呢,比這個更早會完成古蹟修復工程的,則是柴電工場。因此,在我一到鐵博服務時,就開始要張羅柴電常設展的內容與要展示的車輛。這個時程的安排,就是R24的動態保存修復案了。這輛台灣鐵路動力柴油化的重要見證,是鐵博與富岡的台北機廠合作修復,我們將這輛車以三檢的方式動態整修,修復過程都拍攝紀錄成為未來的展示內容,這樣就可以用場域精神在鐵博的柴電工場,說柴電機車是怎麼修復的過程。
 

而我想,應該也很多人都知道,台鐵的動力柴油化三兄弟,分別是R0、R20與S200型這三款柴電機車。在有了第一批的R24這輛車後,我們當然想過R0,但就跟蒸汽火車的保存一樣,不是鐵博想不想要的問題,是要問問人家要不要給啊,所以R0應該是在沒辦法納入館藏的情況下,鐵博就必須來修復S200實體車輛(至於R0,就只能用模型來展囉)。
 

台鐵在把北廠搬去富岡時,留下了S206與S212號這兩輛的S200型柴電機車在廠內。這兩輛車,從小讀過我書(大誤)的應該都知道剛好分屬前期型跟後期型。因此在修復上,我們就打算以不同的整修方針來做。首先,S206號要盡量復原回抵台時的樣貌,也就是恢復成正面三枚小窗、小鈴鐺裝回、車身改為海軍藍樣貌。這個考量下,駕駛室幾乎要大改,是個大工程,但我們覺得值得!
 


至於S212號,則是以後期駕駛室改造後的樣貌,並有車頂冷氣的外觀,以橘色塗裝作為保存。這麼一來,S206號會與R24一起訴說台鐵動力柴油化的故事,但S212號好像就沒有登場的亮點?其實不是,S212號將會在柴電工場的常設展內,肩負說明柴電機車運作原理的重任,也就是說這輛車未來展示時,很可能外殼會被打開,讓大家可以看內部引擎的構造。
 


這兩輛車的修復,都不是動態復元,也就是說,並不修動力。但我必須強調,鐵博大部分的展示車,都是可以在軌道上移動換展的,因此這兩輛車是以「可移動式的靜態展示車」為修復原則,這當然也都是在經費考量下不得不的結果。

最後還是老生常談說一下,鐵博不是不納入蒸汽火車當館藏,這個我們一直都在努力,也都是目標,但也要看產權所有者人家的意向啊!此外,也很多人問起了S402怎麼辦。這輛車被台鐵棄置於舊北廠時,就已經是殺肉殺到見骨狀態,缺料缺件多到非常誇張,甚至整輛車的結構都有問題。要修這輛車可以,經費不知道是修所有鐵博展示車的多少倍。然後,當苗栗有一輛S400同型車狀態很好的情況下,把所有經費砸在一輛重複的展示車上是否合宜,答案應該已經很清楚。所以S402要怎麼辦?那可能要看產權所有者台鐵的意願囉!

最後,還是很期待S206與S212號的修復工程展開,在一年之後我們就有整修好的海軍藍小窗S200了耶!這不是很值得期待的一件事嗎?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