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28日 星期六

「台灣的鐵道車輛保存」演講記

非常感謝今天(2022.5.28.)下午大家在線上收聽這場「台灣的鐵道車輛保存」演講,對我來說這真的是一個全新的體驗,因為在這個偌大的演講會場,其實是完全沒有一般聽眾的。然後,我必須對著滿場空蕩蕩的座椅,假裝好像現場有很多來賓這樣的講一小時,真的是很大的挑戰。據主辦單位表示,同一時間線上參與的民眾是過去的好幾倍,當然很多留言提問也相當精彩,不過就像大家看到那個倒數的時鐘,其實出現在上面的字只有像是演唱會提詞機一樣的短短幾行,所以還蠻難看得清楚的,因此後半段的QA互動有一點的混亂,不過還是非常感謝大家對於台灣鐵道車輛保存的關心。這場演講暫時在網路上還可以收看回放,如果有錯過的朋友可以線上觀賞喔!再次感謝大家的參與。然後對了,因為我喉嚨不是很好,通常一年只會接一場演講,今年就是這一場了。請見諒。




講題:台灣的鐵道車輛保存
講者:洪致文|臺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教授/前國家鐵道博物館籌備處主任

《國家鐵道博物館的車輛典藏策略》
1.符合在地場域精神
2.博物館展示功能
3.保存極大化
4.預防性典藏

《文物保存車輛修復考量的因素》
1.歷史考證與修復原則:當代的觀點
2.人力與經費的考量:展示極大化
3.展示運用上的現實考量:說故事

《結語》
車輛保存標的:普查調研、全面性檢視、預防性典藏
車輛保存策略:保存極大化、大家一起努力
車輛保存地點:在地場域精神、好的保存環境
車輛保存型態:動態、靜態、可移動式的靜態陳列
車輛修復方針:調查研究、保存運用
車輛修復技術:傳統技術、新的零件與技術工法

期許一個更美好的台灣鐵道文化保存未來!

講座時間:2022年5月28日(六)14:00
講題:台灣的鐵道車輛保存
講者:洪致文|臺灣師範大學地理學系教授/前國家鐵道博物館籌備處主任
「臺大火車社從創社距今已經30年了,在30年前其實沒有人會去講『鐵道文化』,當講到鐵道想到的就是運輸跟交通,很少人把鐵道與文化併在一起。」
 
「國家鐵道博物館完成之後,便有了一個實體的空間去保存這些鐵道文化,讓下一代可以看到博物館內的展覽來了解內容並且從中成長。」如洪教授所說,許多臺鐵從業人員,本身也不一定對鐵道文化有所理解,鐵道博物館的存在,能夠讓更多人去了解鐵道文化是什麼,「它扮演著臺灣重要的鐵道文化樞紐地位,讓更多在鐵道奉獻一生的人,能夠看見他們努力的歷程是可以被保存下來的。」

 

 

 

2022年4月28日 星期四

上鐵皮的回憶,M113 來到鐵博擔任鐵路軍運的展示囉!

今天是週四莒光日,很高興早上能夠在鐵道博物館籌備處看到我在任內就開始積極爭取,搞了將近兩年終於能夠納入鐵博館展示行列的兩輛M113裝甲運兵車。其實當年當我在規劃未來的鐵道博物館展示計劃時,就很清楚知道台灣的鐵路在軍事運輸上的重要性,因此這一塊絕對是我們未來必須要有的展示重點之一。很高興在我卸任之後,接任的鄭主任(前陸軍預官排長),繼續努力爭取,終於把 M113開進鐵博。

 
對於很多當過兵的國民來說,當兵時候的上鐵皮,都是人生中深刻記憶的一部分,而這就是我們身為一個國家級的鐵道博物館必須要想辦法來保存的。所以我們先修復了可以搭載軍車的平車,接著就是希望能夠跟國防部爭取相關的軍事車輛,讓我們來綁鐵皮、上鐵皮。在最初的規劃裡,我甚至曾經想要在西宿舍那邊新做一個汽車月台,這樣才能更完整的展現軍事運輸的過程,甚至想請回能夠用古早麻繩綁車輛的老鳥來重現,不過這個汽車月台計劃後來應該是在現實的條件底下沒辦法完成了。


一定很多人好奇為什麼我們爭取來代管典藏的是兩輛M113裝甲運兵車呢?老實講,能爭取到什麼樣子的車,也牽涉到國防部有怎樣的退役軍車可以提供。還現役的車基本上就有點困難,退役的車輛也並不是還保留著的就一定可以提供(一切都是緣分啊!)。我記得在我當籌備處主任的時候,一開始的希望曾經請國防部幫我們找是不是有M35的二噸半,總之經過了漫長的歲月得到沒有這種車可以提供的回覆。接著也考慮過M41,但考慮到放上平車之後砲塔應該要倒轉180度,可是國防部給我們的車應該是沒辦法這樣運作,所以也就放棄了。M113裝甲運兵車因為陸軍剛除役,機緣湊巧之下也就雀屏中選。



事實上我對於M113的裡裡外外是相當熟悉的,因為小時候我做過田宮模型的那組M113,裡裡外外的細節真的是有夠多的,做了我好久好久。偷偷說一個八卦,就是鐵道博物館的前後兩任主任,小時候都做過這一組田宮模型,因此當國防部回覆真的有M113可以提供的時候,我們當場就拍板定案就是它了。



這個軍車與平車配合的鐵運展示其實真的爭取了好久,最需要特別感謝的是台鐵的杜微局長。也許大家不知道,杜局長早年可是台灣重要的軍事研究專家,寫過很多軍武考證的文章,當時我就跟他表示我們已經把平車都準備好了,還欠軍車上鐵皮。於是,杜局長很積極地幫我們牽線,最後終於有了這兩輛M113的到來。


回想起來,這一路走來溝通的過程其實也是蠻有趣的。因為我們的這兩輛軍車,是美軍提供的國軍裝備,因此在公文往返的過程當中,我也依照規定用籌備處主任的名義簽署了一份英文的文件,透過AIT送到美國國務院去核准(這應該是我在鐵博任內以英文簽名簽署的唯一一份文件)。總之呢,這輛車經過相當多的程序,終於在今天能夠來到鐵博,先暫放在臨時的平車上,之後才會再次正式吊運至我們修好的平車上。

現在這兩輛M113,是以臨時固定的方式,先簡單地放上平車。未來我們很想用傳統的麻繩跟木條來綁,重現古早時代上鐵皮的模樣,只是這樣的技術,是需要找還記得怎麼做的老兵回來幫忙就是了。有人有當不完的兵,想回來協助的嗎?

2022年4月21日 星期四

保存在鐵博的小布丁也來響應「世界Wickham日」(World Wickham Day)慶祝Wickham百年!

 今天是「世界Wickham日」(World Wickham Day),所以來響應一下全世界一起串連紀念Wickham小車車的活動。在1922.4.22.,也就是一百年前的今天,製番第一號的Wickham車出廠,是一輛1067mm軌距給智利Taltal Railway的巡道車。因此,#TheRailTrolleyTrust 發起這個 #WorldWickhamDay,希望大家能透過網路響應串連貼出Wickham車車的活動。如果您也曾在鐵博拍過可愛的小布丁,歡迎也貼出你的照片喔,記得hashtags一下喔~

回想兩年多前我剛到鐵博時的狀況,裡面的鐵道已經根本很久沒有火車跑了,為了讓「活的鐵道博物館」理念能夠被理解與看見,先是用人力推小台車就這樣玩了起來,接著是第一輛簡單整備後發動的DL-1042調動機的復活,而鐵博真正第一輛整修後能跑的車,就是「小布丁」Wickham 38,來自南迴鐵路的貴賓巡道車。

小布丁真的好可愛,感覺那個臉根本可以當成吉祥物來做貼圖表情包的呢!這輛車的故事很多,從出生是「遺腹子」、全世界最後一輛Wickham 38原始構型車、來台灣給總統搭過、南迴搞軌案後的每日巡軌,再由鐵道局致贈納入鐵道博物館典藏,成為第一輛在中央運轉線上行駛的動力車輛,全都是傳奇。


當初接手這輛車時,其實我們知道的故事不多,只知道車型如之前考證是「Wickham 38」,是由英國的D. Wickham & Co. Ltd 製造出廠。該公司的中文廣告上寫的自家公司簡介,是以「威克姆」的中文來翻譯其Wickham之名。此公司位於英國的Ware, Hertfordshire,像是Wickham 38這樣車型的巡道車,在其原廠中文型錄是以「鐵路檢查車」稱之。

隨著國家鐵道博物館對於這輛車修復時的車身紀錄考證,已經知道車體上留有原廠製造銘板,其上寫有製番No. 11720。雖然上面沒有製造年月日,但是藉由原廠序號查Wickham Order號碼是72875,查到該車出廠紀錄寫著「Shipped from Wickham on 1st June 1990 to Bidwin Industries」。因此,透過這個可推出本車是在1990年6月1日從Wickham出廠運送往Bidwin Industries。




一開始,我曾懷疑這個Bidwin Industries有沒有拼錯,但後來靈機一動了解此名稱的「深意」。那個Bidwin要拆開看,就是Bid Win的意思,指的是「投標穩贏」的概念。經過網路查閱,發現這是台灣當年的一家貿易公司,所謂的Bidwin Industries是叫「瑩而富貿易股份有限公司」。網路上該公司簡介:「自1985年以來,瑩而富公司已經營34年了。最初以投標政府機關採購設備為主業。 繼之代理國外水力發電廠設備及從事雜貨外銷。取名"瑩而富" 意味著光明正大的營業,經營者一向思索如何推出對社會有所貢獻的產品。」該公司近年來是生產蓮蓬頭,但早年應該有代理或協助政府單位購買外國車輛或工程材料,而這輛車就是藉由這家公司而進入到南迴鐵路工程處去。


除了車身紀錄外,該車裝設的引擎是英國有名的Perkins 4.236 柴油引擎。這個4.236指的是4汽缸,236 cu. in. (3.9 L)的意思,經由該引擎出廠序號查到出廠時間為1989年11月,符合本車在1990年中落成完工的時間點(引擎早約半年完成出廠)。
 

考證至此,本車的身世與出廠時間大致已經獲得證實。該車應該是1990年中由台灣省交通處南迴鐵路工程處透過貿易商向英國威克姆買進來的「Wickham 38」工程貴賓車,本車在南迴完工之後轉手到台灣省交通處東部鐵路改善工程局,後又由交通部鐵工局東部工程處接手。停用後長期滯留於枋寮,最後在鐵道局南工處的協助下,送至國家鐵道博物館籌備處納入館藏。本車後來由鐵道博物館籌備處委由仕佳興修復,最終成功復活運轉,成為廠內很多活動的亮點!
 





台灣鐵路有很多很有意義的火車,但也許生不逢時沒辦法搶救下來,可是小布丁何其有幸,在許許多多人的努力下被保存了下來,他那彷彿被判了死刑的破舊身軀,竟被修好,連引擎都被救了回來,現在還能活蹦亂跳。
 

你相信人與火車之間是有感情的軌道互相連結的嗎?從R24的整修再到小布丁的復活,我想是的,而我們在努力的這一切,也應該是一件很值得的事。在這個世界上,很多事情都不是那麼的理所當然就存在,都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火車的保存、鐵道文化的推廣,甚至渴望有一座鐵道博物館,都是歷經許許多多的坎坷與努力爭取才有今天的成果。


我們很幸運地離這個夢想又前進了一步,謝謝所有幫助過我們的朋友。

 


#WorldWickhamDay #WickhamofWare #WickhamTrolley #WickhamRailwayVehicle #WickhamIndustrial #TheRailTrolleyTrust

2022年4月13日 星期三

期許國家級鐵道博物館在串聯台灣鐵道文化場域中應有之角色

 雖然人已經回到師大,但是心還是一直很關心鐵道博物館的籌備進度。所以今天早上立法院教育文化委員會在質詢鐵道博物館的時候呢,還是忍不住的全程收聽。其實並不意外當中有兩位委員,特別是范雲立委跟鄭正鈐委員,都有提到鐵道博物館未來對於國內其他鐵道文化場域跟館舍的看法與態度(先說個題外話,其實我在台大唸書的時候,剛好是范雲學姐出來競選學生會長的喔!)其實遠在我擔任國家鐵道博物館籌備處主任之前,對於國內這些鐵道文化場域的保存與經營、甚至串聯,就已經深入的理解,甚至在2004-2005台灣的鐵道藝術網絡剛起步的時候,我就已經跟當時的文建會中部辦公室曾經走了一趟全台灣所有的鐵道藝術村,去理解這些場域的困難跟經營的問題。所以當我接任國家鐵道博物館籌備處主任的時候,我就一直認為需要以國家級的鐵道博物館高度,來處理這個課題,這也就是今天立委在質詢的部分。
 

不過經過我仔細的盤點,目前的國家鐵道博物館是以行政院的公共建設計劃來支應,這個經費光處理16.7公頃的廠區修復跟建置,人力跟財務上面就已經是捉襟見肘。因此,我們根本沒有能力去接管甚至去代管任何一個其他場域的經營。但是呢,這並不表示我們對於這些國內鐵道場館的問題是漠不關心,而是必須要以國家級的高度,給予一個交流的平台,甚至提供相關資源交流的協助。所以這就是我上任之後,在2020年舉辦了第一次的鐵道文化交流論壇。這個論壇其實分成兩大部分兩天辦理。第一天我們邀請了台灣各鐵道場館的代表來分析介紹他們場域的特色跟經營的一些課題,而另一場次是邀請台灣所有的交通相關事業單位,來分享文資保存的經驗。
 

在我的想法底下,即便現階段我們沒有辦法直接協助這些台灣各地的鐵道場所保存或經營,但至少以國家級鐵道博物館的高度,必須要提供這樣子的平台來彼此交流與經驗分享。不過很可惜的是,在我去年卸任之後,這一個每年請大家一起來分享交流的規劃就被刪掉了,然後今年這樣子的交流還會不會辦老實說也不知道。所以這就是我認為,其實現在國家鐵道博物館在經營的方向跟策略上,是需要全民一起來監督的地方。
 


再回到立委的提問,其實如果我們仔細看我所主辦的鐵道文化交流論壇裡面,我們邀請了各地方的不同鐵道園區經營者或催生者來分享,這裡面包含高雄的舊打狗驛故事館、以及一路以來催生花蓮鐵道文化園區的楊科長、甚至還有帶領保存經營山佳火車站的台鐵文化志工隊俞隊長。當然除此之外,我們也邀請了新平溪煤礦、新北投車站,以及旗山車站的案例,來跟大家分享。最後則是民間的努力,包含了蘇昭旭老師的交通科學技術博物館,以及陳朝強先生的福井鐵道文物館。會邀請這些人來分享的原因就是,大家都面臨了不同的問題,也都在不同的地方努力。我們真的是需要一個雖然不敢說是互相取暖、但是是一個意見跟經驗交流的場域。所以我一直會希望這樣子的鐵道文化交流論壇,是每年都可以持續辦理的。譬如說過去大家一直在提的鐵道藝術網絡,我就一直堅持必須轉型為鐵道文化與藝術網絡,然後這也都是後續鐵道文化交流論壇應該要邀請來一起共襄盛舉的。不過,當我一離開籌備處主任一職之後,這個方向和計劃就被腰斬,然後今年甚至可能連交流論壇都不知道還會不會辦了。從這個角度看,其實立委的鞭策確實是有道理的。 


至於當時的鐵道文化交流論壇,我也邀請了國內各營運交通事業的單位來談談文化資產的保存。當然這裡面包含了台鐵、阿里山、花蓮的林田山,以及糖鐵甚至高鐵都有,以及持續跟鐵道博物館合作的檔案管理局。這些都是要擴大國內鐵道文化保存網絡的努力。不過去年的鐵道文化交流論壇,已經被限縮到鐵道博物館的籌備進度跟我們的調研成果,眼看今年可能根本也沒有東西可以端出來了,甚至我一直堅持鐵道博物館要以國家級的高度,作為台灣整個鐵道文化交流平台的這個努力,也可能會消散,這也是我非常擔心的地方。
 

沒有從小看過我書沒關係,現在可以翻開台灣鐵道文化志裡面是怎麼對於這個問題的分析與規劃,現在看還來得及喔!
 
以下是當時的論壇內容
 

另外,補充一下立委也問到的鐵道藝術網絡我的看法。
 
 
當年台中二十號倉庫的成功經驗,是後來一連串鐵道閒置空間再利用的濫觴。然而,在走向各地的串連之路上,卻有些議題與方向是必須審慎討論與關注的。這其中一個最值得探討的話題,便是這鐵道網絡應為「移動性的連結」,而非「方向性的複製」。 
 

當年,台中二十號倉庫是中部地區當代藝術的新興重鎮。它利用台鐵台中後站旁閒置的倉庫,改裝成藝術家可以進駐創作的空間。這樣的概念,配合一群有理想的藝術工作者,激盪出台中二十號倉庫的一頁傳奇。發展到後來,全台各鐵道藝術村都面臨了不同的問題,有的消失,有的成為二度閒置空間。

 

鐵道藝術網絡的未來,是應該邁向更廣格局的「鐵道文化與藝術網絡」,搭配許多的鐵道文化景點,例如花蓮鐵道出張所、彰化扇形車庫……等鐵道歷史保存區,才能有更廣的發展。

 

當某地有與民眾集體記憶相共鳴的鐵道與文化,這種連結網絡便可以用不同的形式加以規劃來串連,特別是已被閒置的鐵道空間,更可用長遠開放性的方向來走,而切忌以做政績的短線操作來進行。鐵道文化與藝術網絡用的是火車這個移動交通工具來串連,但不應該以沿著環島鐵道路網方向性地用狹隘的「鐵道藝術」複製操作。多元鐵道文化移動性的連結,而非毫無思索的複製,才能讓網絡裡的鐵道結盟有更多元的發展與可能。

2022年2月26日 星期六

E101彰化回送富岡 8712ㄘ@新竹

真沒想到228連假第一天,台鐵就出大料!2022.2.26. 一大早,8712次表定彰化九點出發北上到富岡,原本情報是經由山線,但最後則是改經海線。本日編組為R40 + E101 + R23,用兩輛柴電包夾真是特別,而且先頭還是深藍塗裝的R40呢!

其實想想,二、三十年前拍火車的時候,如果要拍什麼特殊的回送編組,都要靠運氣,遇到了真的會高興好久好久。然後現在是有什麼大料常常都會提前曝光,沒什麼機密可言。

 


以今天的電力機車E101回送來說,過去如果能夠提前知道彰化幾點開就已經是很佛心的資訊了,至於那種計劃走山線卻突然改海線,大概也只有網路時代能夠快速應變。不過呢,竹南以北來拍的話,就不管走山線或海線都抓得到了。千金難買早知道是,竹南待避停那麼久應該到竹南拍才對啊。算一算,以今天的限速時速60公里狀況,竹南拍完可能新竹還可以再打一張,不過反正事後才知道也是來不及啊,反而這個新竹老車站與E101的風景短期內應該也拍不到了,呵呵,也不錯。感謝今天月台上大家的強運,第二月台那班EMU900順利離開才沒有擋到大家⋯⋯。




 雖然說,原本的山線回送突然改海線好像來得突然,但其實當年E100常會牽引普通車跑海線的列車啊~


 

2022年2月20日 星期日

原來2022台北燈節那個TAIPEI 40 宇宙飛船是從士林紙廠用地起的飛啊!

今年2022的台北燈節,有個神奇的宇宙飛船TAIPEI 40,由啟德重機大吊車吊起來,配合聲光乾冰的氣氛營造,吸引許多民眾觀看。在人山人海的現場,是否有人想過這個飛船吊起來的地方是哪裡呢?其實,這就是一直以來受到關注的士林紙廠開發地啦,這幾年當作停車場的這個空地,就是畫面裡這塊。只是,沒想到十幾年前我還前往調查過哩。下圖就是2009年時拍的。



先來看一下這次「宇宙飛船TAIPEI 40」的官方介紹:一艘自超時空的宇宙飛船TAIPEI 40由祥虎組員駕駛迷航來到台北士林,他們決定住了下來,台北市政府邀請TAIPEI 40成為2022台北燈節的主燈。全球因疫情限制了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卻也讓我們對未來更滿懷希望和想像。宇宙飛船主燈,象徵更高的視野無限的可能,也代表城市的包容多元。TAIPEI 40,40是士林的諧音,就是「台北士林」的意思。

 




展演時間:
2/11(五)20:00.21:00.21:57
2/12(六)19:50.20:30.21:00.21:30.21:57
2/13(日)-2/20(日)每日18:00~22:00 每30分鐘一場,最後1場21:57
 
 

這次在現場,其實可以看到拆一半的廠房長這樣:
 


 
不過這廠房在2009.4.我去拍時就已經是這樣了。畫面裡比較小的那兩棟........
 

 
依照士林紙廠這一區的開發計畫,有一些老建物是會保存,但是畫面中一大片的空地除了回饋的公園,開發的商機可是非常可觀的喔~
 
 



 

2022年1月22日 星期六

用樂高拼出自己論文研究特色的世界地圖 (北台灣春雨與PDO的相關)

自從樂高推出那盒據說是截至目前為止零件數最多的31203世界地圖之後呢,身為地理系的教授以及大氣學者,就一直覺得應該要買這一組來把自己的研究用樂高呈現。幾週前這盒終於有了降價,於是買了進來,打算開工來設計一款屬於我自己研究領域的樂高世界地圖。


先簡單說明一下樂高這個世界地圖的設計理念,基本上他非常政治正確地把陸地全部用凸形的白色圓點製作,避免了國界的紛爭,也方便讓玩家能夠把自己到過的國家插上標誌表示到此一遊。至於海洋的部分,就用海底的地形來處理,也可以自己依照喜歡的圖案換成各種不同的底圖。
 

樂高的這份世界地圖底版,是跟其他的ART系列一樣,使用黑色的16×16方塊。類似這樣的方塊一共使用了40塊,南北緯度的部分用了5塊,經度的部分用了8塊,如果以樂高的圓點為單位的話,基本上就是一個128 ×80的解析度。拿到這個基本設計的時候呢,為了配合家裡面的長寬高擺設,我打算把南極切掉,這樣就會變成8x4的比例,大概是128 ×64的概念。如此一來會多出8塊的黑色底版,我只要另外再買一塊,就可以再拼一個3×3的ART系列。在我的這個長寬比例之下,如果要把世界主要的陸塊全部包進來的話,一定要有部分的位移,也就是必須把南北整個往上抬4個樂高單位,這樣子我的南美洲才不會被切。
 

另外在處理經度的部分,雖然說樂高提供三種不一樣的排列方式,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分別是以亞洲為中心、美洲為中心,以及歐洲為中心的排列方式,但是對我們大氣海洋學者來說,我們希望的是陸塊海洋切最少,所以經度一樣要位移4個樂高單位,才能在他16×16的黑色底板上有個比較好的分割。
 

在這個新的設定底下,陸地就依照樂高的說明書來拼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只是海洋要做什麼圖案呢?我這幾年做的很多研究都跟M J O有關,但是M J O的訊號會跨到陸地上,很難在這個樂高地圖上呈現。如果以海洋為主的話,那就是海溫的各種訊號比較適合了。有想過是不是來拼全球的海溫平均值,後來想一想那不如做聖嬰的海溫訊號,只不過如果拼1997~98聖嬰,那好像太單一個案,如果是各種聖嬰、反聖嬰的合成分析當然也是可以,只不過跟我這幾年的研究又沒有太多密切的相關。這時候突然有個想法,不如把我2004年那篇P D O跟台灣春雨相關的論文中海溫的訊號做出來。

2004年這篇發表在G R L的論文,在我的大氣學術生涯裡面是非常重要的一篇文章。這篇論文是我回台灣以後,在博士後階段所發的第一篇論文,也是在我離開指導教授Yanai博士旗下之後,開始的另一個研究主題。感謝當時許晃雄教授的收留,讓我能夠自由發揮地做了這篇論文。

我原本在UCLA的博士論文階段,主要關注亞澳季風的研究,之前也做過ITCZ的分析,但是回到台灣之後,還是希望能夠對於台灣的氣候有更進一步不同時間尺度、跨越到年代際的探討,所以才會有了這一篇論文的產出。因此總結來說,P D O的海洋訊號,是我大氣海洋研究一個很重要的研究重點,既然如此,這次的樂高地圖設計,就用P D O正相位的海洋海溫特徵來做吧!

在製作的過程當中,當然就是把陸地用白色的珠珠先處理完,接著再把海洋的部分依照色階來做。
 
 
 
當我很興奮地把太平洋的主要P D O訊號做完時,發現一個可怕的事情就是,樂高提供的色階珠珠不夠,特別是印度洋跟大西洋的部分,雖然不是P D O最主要的海溫訊號地方,但是就沒有足夠的顏色可以做了。這也就是我在整個世界地圖的左下角,只好用多餘的珠珠做成+ P D O的圖案來填補空位的原因。另外右邊下面的色階,是我覺得身為一個大氣海洋分析出來的圖,還是需要把基本的色階表示出來,因此特別加上這個。所以經過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努力,這個專屬於我自己研究特色的世界地圖就這樣做好了。
 

上面的陸地,打算未來用方塊來貼上我自己去過的國家,這部分後面再來補。



最後還是來打一下廣告,就是如果大家想要知道台灣春雨有什麼有趣的長期氣候年代際變化,可以看這篇論文喔!
 
Hung, C.-w., H.-H. Hsu, and M.-M. Lu, 2004: Decadal Oscillation of Spring Rain in Northern Taiwan. 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31, L22206m doi:10.1029/2004GL021344.
 
 
北台灣春雨年代際變化與 PDO 之相關 
 
在先前的台灣氣候研究當中,有相當多的重點都放在臺灣降雨的年際變化上,特別是其與太平洋上南方震盪/聖嬰現象之間的關係。但是,臺灣的春雨除了在某些年代與聖嬰現象有著顯著相關之外,卻有更明顯的年代際變化。這顯示了與臺灣春雨相關的東亞季風系統,與其他地區之間的海氣相關事實上並非一成不變。近年來,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受到相當大的關注。季風地區年際變化的趨於不正常,加上年代際上的大幅度變異,讓整個季風系統在1970年代後期的氣候突變(Climate shift)發生後,進入了另一個不同的氣候狀態(Climate state)。根據個人發表於GRL的Hung et al .2004 當中所指出,在臺灣北部的春季降雨,與北太平洋年代際震盪Pacific Decadal Oscillations(PDO)有著非常顯著的相關。基本上,台灣地區春雨季節(二到四月份),除了北部地區測站有明顯之降雨外,中南部地區均為乾季,雨水甚少。近幾年,台灣地區有漸入「弱春雨」之傾向,此與PDO的相位有著明顯的關連。根據Hung et al. 2004 指出,PDO在北太平洋的變化與赤道地區海溫變化是類似但反相,因此當PDO指數是正號的時候,北太平洋海溫是較冷,但熱帶中到東太平洋是較暖。這個較暖的海溫,會在菲律賓海造成一個海面氣壓的正距平反應。此氣壓正距平在菲律賓海地區的西部邊緣帶來西南向的距平風場,這樣的西南風分量很容易加深台灣地區春季的槽線,因而造成台灣的春雨較強現像。從PDO的相位變化來看,PDO似乎從1990年代中後期又開始變相。當PDO指數漸漸變成負號後,台灣地區將近入一個「弱春雨」的時代。

 
補充一下.....我下學期會開台灣氣候的課,會講到多重尺度的台灣氣候特色!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