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1日 星期五

藍皮DR修復工程開工囉!

今天(2021.6.11.)籌備已久的藍皮DR修復工程,終於在台灣車輛的廠房開工囉!這真的是值得紀念的一刻,畢竟這四輛藍皮柴油客車,是文化部接手北廠改造為國家鐵道博物館的計畫中,最早與交通部開啟的合作維修案,不過卻也是來來回回奔波最久的。很高興這四輛車的動態修復最後由台灣車輛得標,回到當年改造它們的唐榮進行整修,期待一年後的重獲新生。
 
因為疫情的關係,今天的開工典禮相當簡單,由我及台鐵馮副局長、台灣車輛許總經理一起開工祭拜後,就算是這個修復工程的開始。其實,回首鐵博車輛的修復,真的是很多的曲折故事呢!
 

如果回到2018年那個當下,文化部除了文建會時代就已經購入的一輛代用行李車外,對於台灣珍貴火車的收集其實還不知道如何著手進行,而當時的台鐵也只能想像文化部大概就跟一般文化局處理展示車一樣,把車子請台鐵修一修擺一擺就好,不太能理解何為「活的鐵道博物館」。
 
我記得當時,文化部在爭取館藏珍貴火車時,比較容易的反而是從外國下手。像是JR東日本就無償慨贈兩輛583系寢台車,跟泰國國鐵洽談台北機廠製造的守車也都還更容易。但是台灣的珍貴火車呢?各縣市政府不放手、台鐵局也不放心交給文化部。我記得當時文化部的長官問過我,有什麼車的納入館藏可以象徵我們開啟鐵博保存火車的決心呢?當時我就說,就是那一批四輛放置在台東日曬雨淋好多年的藍皮柴油客車。那是一定要救的,但卻一直救不了。
 
於是,經過很多很多的協商,交通部與文化部終於達成協議,先把這四輛車回送進鐵博,再來展開修復吧!於是,2018年上半年這批車從台東陸續回送七堵,之後陸送進園區內,並在2018.6.9.舉行了修復的記者會。
 

這次的整修案,由文化部委託台鐵主辦,花蓮機廠辦理,但因為招標是由台鐵承辦,因此來來回回拖延許久。而鐵博籌備處成立之後,博物館等級的車輛修復逐漸上軌道,反而像是與台北機廠合作修復的R24,或者與高雄機廠合作整修的一大堆客貨車,或者是鐵博自己承辦的許多車輛整修都陸續完成,剩下最早開始的這四輛柴油客車,反而一直留在廠區內一放三年!不過,最後終於還是啟動了這個計畫,並且由台灣車輛來整修,確實非常值得期待。
 

依照與台鐵的合作協議,未來這批車中的兩輛將回到鐵道博物館作為園區內動態運轉的使用,另外兩輛則恢復車籍轉交給台鐵運用。也就是說,在這個合作的修復案完成後,鐵道博物館將有兩輛藍皮柴油客車可以在廠區內運轉,而台鐵也有兩輛可以不定期回歸各支線運轉,勢必會造成轟動。
 
今日開工的第一輛是DR2303號,預計明年中就會修好,敬請期待!
 
以下是2018年回送時的一些照片。




2021年6月8日 星期二

台灣第一輛重新塗上二戰間車號表記的保存車ワル10015號

臺灣有那麼多的保存火車,很多也是製造於日本時代,但是當要拍電影或電視劇時,卻很少有能忠實呈現時代氛圍的,主因是很多車輛在拍攝的時候,車號或台鐵局徽都會跑進來入戲,轉向架換過後若沒修掉又會呈現很奇特的現代感。不過,鐵博收藏的一輛代用行李車,將在考證後塗裝回二戰時的表記塗裝,忠實呈現那個消失年代的歷史。
 
 
就像KANO是一部幾年前相當轟動的電影,故事裡的主線當然是日本時代嘉農的野球隊進軍日本甲子園的傳奇,但整個電影裡卻有另一條小小的故事線,不斷地提醒觀影者有關戰爭、殖民這些更深層的課題。而電影中這條線就是一開始那位十餘年後在二戰間前往戰場前,踏上台灣土地的日本軍人錠者博美。錠者博美在片中是嘉農進軍甲子園時遇上的札幌隊投手,在那個未竟的甲子園之夢將近十年後,變成軍人身份要趕赴前線,踏上台灣這個島嶼無論如何也要一探孕育嘉農的土地。為了這條故事線,片中出現了許多的火車場景,例如基隆港邊的上岸,以及火車沿著縱貫線一路到嘉義。


片中一開始的基隆場景,是在西二西三碼頭所拍攝,雖然請來了CK124蒸汽火車,但片中最後呈現時,大部分真實火車的樣貌都被電腦動畫給修過了,所以成為一種超現實的架空意象,大家也就不會執著是真是假。但是,電影裡一開始卻有個車輪轉向架很搶眼,那個民國六十幾年唐榮製造的35F20029平車,裝有RCT軸承,一整個就回到現代。經過後來的了解,其實當時台鐵還提供了另一輛比較符合史實的貨車,亦即當時車身寫著25C10077號的代用行李車,已經經由高廠巧手裝回日本時代原裝時的TR-76菱形轉向架,只不過這輛車的戲份幾乎全被刪光光,只剩一張當年電影公司釋出的劇照中,有著錠者博美與這輛車的留影(右圖為果子電影提供的劇照,左圖為當年參與拍攝的車輛)。

據台鐵高雄機廠張簡副廠長回憶,當時這輛代用行李車已經換回TR-76型轉向架,並且還2013年時回送到基隆參與拍片,可以是最符合片中1940年代初期二戰間的設定,但最後畫面幾乎都沒用,反而片中民國六十幾年出廠的平車超級搶戲,甚至在電影裡嘉義那一段又再度演出


目前,最能代表二戰時氛圍的這輛25C10077號代用行李車,已經納入了鐵道博物館的館藏,並且在經過考證後,證實車體來自原本的10015號。因此,在縝密的塗裝考據後,這輛車將重新恢復日本時代鐵道部時期的表記塗裝ワル10015號,訴台灣經歷二戰時的那段歷史。

當然,這輛車的車體來自10015號的考證,是經過很多比對與整修參與者的回憶才確認(這個之後有空再來寫),但之所以能真的恢復ワル10015號的標記塗裝,也是因為原廠的日本車輛留有完工初期的該型車形式照,加上一些陸續出土的表記文獻,才可以很明確地恢復日本時代的樣貌。此車恢復成1940年代前期的塗裝,剩下的大概就是後來被拆掉的通風器不知要怎麼補了,不過大部分的外觀與表記,都已經可以訴那個二戰時代的故事,完全不用電腦特效去修改喔~

 



2021年6月4日 星期五

鐵博館收藏搭載過「金門之熊」戰車的35F5000型平車

最近軍武圈出現了一張約在1950年,於后里拍攝的「金門之熊」戰車於平車上移防的老照片,因為最清楚的那輛金門戰役66號而引起很多討論。至於搭載這輛車的平車比較少被注意,因此就此針對此車考據了一番。(老照片直接翻拍自 FB  張郎 之網站方便說明,畫質不佳請直接至原連結觀看)
 

 
結論就是,這張照片裡的車號是非常短暫出現在台灣的車輛編號法,若照片確定拍攝於1950年,那可以是這個編號法的很末期了。明的是,雖然照片裡這輛車的車號不能完全確認(個位數看不清楚),但是鐵道博物館籌備處目前典藏有一輛同型車35F5035號,且在去年底修復完成。只不過此車後來經過很多改造,轉向架換過,而平台的部分也改造為可供貨櫃搭載使用,鐵博籌備處保存的此車甚至是台灣第一輛搭載國際標準貨櫃的試驗車呢!只不過,這批車在改為貨櫃開第二春前,也是軍運的要角啊~



首先明一下,因為沒有取得照片拍攝者或收藏者的授權使用(我是從FB網友張郎的貼文看到),為了解只好先粗略翻拍電腦螢幕上的照片來作為考證明。基本上,可以看到這輛車上的車號有幾個字,分別是7952,然後最後一位數可能8,也可能是3,但只能推斷,因為該表記的最末碼剛好因為車身結構的關係跳過。這個795xx的編號是台鐵在1946年開始使用的一種編號法,用了大約只有五年而已。當時的平車是以FC為代號(Flat Car),本型車當時形式為FC79500型,編號從FC79501開始編,改號時共有44輛。


這款平車FC79500型,其實就是日本時代的台鐵ナオ5000型(ナ指長物車,オ指載重35噸),也是後來改成35F5000型的平車。這款車是由日本的田中車輛於二戰期間生,分三批於1942 (10)1943 (15)1944 (20)製造出廠,共有45輛(1946年改號時推測缺的是5025號)。在那張老照片拍攝時的1950年,算是不滿十年的車,且是日本時代台鐵除了大物車以外,載重最大的平車,可以到35噸。
 


這款車當時裝設的TR-77轉向架可以在老照片裡看到,側面可加裝直條柱的孔洞也都在,相當趨近於原貌,反而是鐵博典藏的35F5035號,後來因為換過轉向架,整個車架也為了貨櫃裝載而有所改造。不過從車籍上看,原來這批車也搭載過金門之熊戰車啊,看來博物館典藏車的故事又多了一筆!

 



 

2021年5月29日 星期六

早年車身畫有紅十字、可搭載傷患的台鐵「傷兵車」

 
過去這一年多來,因為COVID-19疫情的關係,不少人都注意到印度鐵道把臥車改成臨時的病床用客車,甚至也提到他們也直營了醫院。其實,台鐵以前也有鐵路醫院呢,而且至今還有幾棟留存,有的還有文資身份(例如彰化鐵路醫院)喔。不過,是否有火車也曾被改成可以載運傷患的呢?當然也是有的,不過不是因為疫情,而是跟軍事考量有關。
 
在受這波COVID-19疫情影響而暫停開放之前,相信已經有不少民眾到鐵博參觀時,曾經看過有一輛塗著「紅十字」的火車。這是一輛怎樣的車呢?為何有著這樣的塗裝呢?其實,它確實是載運傷患用的車輛塗裝,而且跟二戰後台海情勢緊張,鐵路支援軍事有關的「傷兵車」樣貌。

在民國四十二年的紀錄中,台鐵曾將十八輛的25C10000型車(25C1011110125號及101361013710073號)改造為「傷兵車」,並在外表塗上方形紅十字標誌。它們每輛的定員在使用時以80人計,並以三等車費來收取。車裝用日光燈,板塗裝為淺藍色,車側除了有木板長條椅外,還有一根根直立的鐵桿,上面更有L形倒勾可以掛放擔架,因此被當作傷兵車用。

過去,傷兵車多跟衛生車(Hospital Car)、給養車(Kitchen Car)連掛,並且留置於萬華車站待命。這樣的編組,其實很受二戰後美軍的影響,因為日本在美國佔領軍時代,也曾改過很多以這款車來改造的軍用車廂,甚至還有「軍籍號碼」、並被取了英文名呢!台鐵的衛生車、給養車後來都被報廢解體,傷兵車則曾移到高雄港站留置存放,但最終還是被拆光很可惜。

其實,這款曾改為「傷兵車」的25C10000型,就是大家熟知的黑色「代用行李車」,最高峰時總數曾超過百輛。這款車是1930年代後期日本發動侵華戰爭,緊接著二戰開打,台灣籠罩在戰爭陰影下的物。台鐵貨車是戰時物資運輸的主角,因此1939年由日本引進台灣的這款25C10000型鋼皮轉向架式篷車,不止擔任過貨車,也充當過後來的代用客車、代用行李車。
 
本型車有車端貫通門,車側裝設二扇1.7m寬的拉門,都是為了軍隊物資與士兵的快速及有效率運輸而設計,甚至有些改作為代用客車用的車,還設置有可坐人的簡易式長條座椅、甚至還有簡易廁所呢。這批代用行李車在台鐵的歷史上,也一直是舉辦巡迴展覽的常用車輛。在國共時代氛圍下被改裝為反共抗俄列車,也曾擔任CK101號蒸汽火車環島巡迴之旅的文物車廂。

對於世界各國的鐵道博物館來,為了不同的鐵道故事,在車輛的展示塗裝方面,往往會因為展覽需求而有一些考證後的變通。通常來,就是歷史事件的實車已經拆光光一輛不存,但為了「故事」的展示需求,便會以同型車來替代某種特別的塗裝,作為視覺展示上的實體物件。基本上只要在展示明上能講清楚,便不會有誤導的疑慮。

至於車輛的修復,是否完全考證到一模模一樣樣,則牽涉到經費與車輛結構等問題,就像是古蹟修復一樣,有時候幾十年間使用上的過程改造,都可成為展示解的一部分時,也就不一定有要完全修回去的必要,端視博物館要什麼樣的故事,想傳達怎樣的資訊,只要講清楚即可。

目前,因為全台留存的25C10000型仍有相當多輛,而鐵博本身就有二輛,因此在展示塗裝上就可以有比較多的選擇,特別是當年曾改為傷兵車的那些都已經解體的情況下,若能有一輛改塗回有紅十字的樣貌,也才能這段故事。在這樣的考量下,25C10024號便成為榮膺這重任的一輛車。而它的修復改塗裝,正好在COVID-19疫情肆虐的這一年中,也提供了未來展示上可以訴鐵道與醫療的一個切入點。
 
這輛25C10024號其實是文化部最早擁有權的一輛保存車,更是鐵博第一輛納入典藏的台灣火車(最早獲得權的是日本國鐵583)。因爲本車最早是展示於台中的二十號倉庫外,是當年由文建會時代的中部辦公室購入,而後轉交給改制後的文資局,所以才可以在北廠轉型為鐵道博物館時,直接納入館藏不再需要與台鐵接洽。(當然,當年中辦之所以這麼有「慧眼」挑了這輛車,其實也是我在幕後建議的啦,呵呵。下圖為當年在台中二十號倉庫外的樣貌)

不過,本車因為之前在台中長期置於室外展示,來鐵博後雖然轉入有棚架的場所,劣化的情況有減緩,但還是需要表面修復。因此從去年底到今年初,經過外表以「博物館展示等級」的整理後,重新換上新的深藍色塗裝,以有紅十字的外貌,作為訴本型車「傷兵車」歷史的素材。未來,若COVID-19疫情趨緩,大家來鐵博就可以看到這輛車修好後的樣子囉~

 

2021年5月22日 星期六

還原台鐵車內中華風「月洞門」的發展始末,原來是來自觀光號餐車啊!

相信很多人看到火車上「月洞門」拱圈,應該是印象深刻吧!大部分人看到這個,都會想起,啊這不就是往返東部以前常會搭到的柴聯自強號?既使是鐵道麻瓜,也會跟你,這就是東線那些「臭臭車」中間有的設計。當然,這幾年很多網路新聞、網站梗圖,都用這個當話題,「大驚」原來月洞門拱圈的部暗藏排煙管,很多「達人」都是這樣解釋。但話回來,台灣鐵路何時開始在車廂出現這個中華風月洞門拱圈?真的最早是來自柴油客車的排煙設計嗎?

其實,答案並不是。台鐵最早使用這種「月洞門」拱圈在車的,其實是那三輛日本車輛製造的DC32750型觀光號餐車。而這也是鐵博要把SP32773改回DC32751號當餐車用時,特別要把這「月洞門」拱圈做回來的原因。那麼,餐車為何要有「月洞門」拱圈?又怎麼變成柴油車的設計呢?


(圖為早年莒光號餐車上的月洞門拱圈,取自台鐵早年宣傳照)

 
這個緣由,其實跟日本國鐵戰後新型客車的發展有關,要從1950年代後期開始起。

過去,日本國鐵的餐車,大多是2+1的桌椅配置,也就是一邊為四人座的桌子,一邊為二人座的桌子。這個發展到10系輕量化新型客車登場時,因為車體加大後,才改為2+2的全席四人桌設計。這款1956年誕生的オシ17形食堂車,與大部分10系輕量化客車為新造所不同的,是以一些美軍在佔領軍時代用完後陸續返還的戰前製客車底架改造,不過車體上部完全新製,並且確立了往後國鐵食堂車大致以4*10=40人這樣的定員設計的基準。也就是,食堂車,除了這40人用餐的餐室外,其餘約1/3空間就是留作廚房用。 
 

目前オシ17形食堂車,只留一輛後來改為教習車的オヤ17形在碓氷峠鉄道文化村展示。



這款オシ17形食堂車的設計,廚房出餐口是在走道中央,為了區隔廚房與餐室,便有了一個小小的隔間設計。當時,是以簡略的字形來隔開,但其實這種作法也仍在更早期的食堂車見過。

 
 (圖為オシ17形食堂車內,photo by JNR
 

真正影響到台灣觀光號餐車的設計,其實是緊接著在1958年誕生的20系寢台客車用食堂車。20系是劃時代的日本國鐵固定編成寢台客車,當中配屬的食堂車為ナシ20形。當時日本國鐵為了強化設計的美學(一甲子前的「日本國鐵美學小組」?呵呵),特別讓製造的日本車輛與日立分別就同樣的車體做了不同的設計。日本車輛的裝部分,是由幫皇室、知名旅館設計的高島屋設計部門擔當,至於日立的裝,則是該公司很多家電品設計所倚賴的KAK設計事務所(秋岡芳夫等)來協助。


日本車輛所設計的ナシ20食堂車,燈光是以日光燈走在中走道,兩側有冷氣出風口的方式設計,食堂與廚房的隔間,比オシ17形食堂車要隔得更徹底,其形狀被稱作「蕈菇形」,不過角度要方正一些。日本車輛的設計,最特別的是那個椅背為心形的餐車座椅,後來就這樣移植到台灣鐵路的觀光號車上使用,成為台日兩種車的共通備品。

 (圖為日本車輛所設計的ナシ20食堂車內,photo by JNR

目前,僅有一輛ナシ20食堂車保留在京都鐵道博物館,不過該車是日本車輛最末期製造的一批,裝簡單許多,但仍可見「蕈菇形」的設計。



雖然台灣的觀光號餐車是日本車輛製造,但其實裝的月洞門拱圈,反而類似日立的ナシ20食堂車裝設計。日立製的部,冷氣是以圓形出風口裝在中間,燈光以間接式照明營造氣氛,各餐上再另外補光。其座椅是倒三角形的椅背,而食堂與廚房的隔間,用的是馬蹄狀的圓弧形,非常有現代感的設計。


 (圖為日立所設計的ナシ20食堂車內,photo by JNR
 
雖然1961用的台鐵觀光號,那三輛餐車是日本車輛原裝於1960年製造,但其設計基本上就是在日本國鐵20系寢台客車用食堂車ナシ20生產背景製造,因此其食堂以40人為定員,廚房與餐室的比例這些,都相當類似。至於食堂與廚房的隔間,並沒有用日車的「蕈菇形」,也不完全是日立的「馬蹄圓弧形」,而是營造出有濃厚中華風的「月洞門」設計。當然,這樣的設計,除了在中國傳統建築的庭院常見到外,中華料理屋也是常用,放在當時的台鐵進口車一點也沒有違和感啊!於是,有著中華風的餐車月洞門,就這樣在1961用的觀光號上跟台灣民眾見面,之後1970年後續引進的莒光號餐車,也一樣有著這樣的中華風月洞門了。

那麼,為何原本餐車用的月洞門,後來又變成普遍用在台鐵的柴油客車上呢?其實,台鐵在1966年引進的DR2700光華號柴油特快車,是一種雖然為日本東急製造,但是由美國Budd所授權生的車輛。美國的RDC,在澳洲或加拿大也有許多在使用,不過其設計最大的特色,大概就是位於車體中央車頂上方突起的排煙設備了。

 


如果我們看一下這些RDC的原始設計,煙管等設備都是走到車的中間再往上排,因此客室就要多留煙管等的空間。 


RDC的設計,就是在車體中間直接做成像是隔間那樣隔開,把客室分成兩半

 


但是東急給台灣的設計,運用1961用後廣受好評的觀光號餐車中華風月洞門概念,包覆排煙等設備,成為台鐵往後柴油客車的一種特殊樣態。


因為DR2700這樣設計,後續的DR2800也就如法泡製,直到日立製造的DR2900DR3000,也都一樣把煙管等引到車體中間,成為台灣民眾搭乘柴油客車的共同回憶。君不見很多小屁孩,把月洞門拱圈當溜滑梯?沒座位時,很多屁孩喜歡坐在這邊。
 
這種柴油客車的煙管設計,其實未必要引到客室中間,像是唐榮改造後的DR2100 ~ DR2400就沒有啊,飛快車也沒有。因此,當台鐵要採購DR3100時,鄭銘彰曾拿著日本基哈85的設計去找當時任職機務處的蕭輝煌前輩討論,以排煙管放在客室中容易造成噪音,並且影響客室的完整等理由,請製造商參考移到車端,後來DR3100才取消了月洞門拱圈,但支線用的DR1000仍維持。(所以,台鐵的中華風月洞門,始自1961年的日本車輛製觀光號餐車,卻也終結於該廠製造的DR3100型,還真是有趣的歷史巧合)
 
最近,鐵博在把SP32773號從莒光號座席客車改回DC32751的餐車以供未來博物館營運用時,特別把這個餐車的月洞門拱圈做回來,目的也是希望還原這段台鐵從1961年開始,愛上中華風月洞門超過一甲子的故事,不過考量到SP32773時代的壁板已經都換成木紋,真的也是找不到觀光號當時的綠色石紋面板,因此拱圈是以木紋搭配不鏽鋼收邊重製,才能搭配車內部分保留的壁面。不過,這個重製的尺寸是依照原本的半徑來還原,應該還是能讓很多當年的小屁孩找回小時候的記憶吧!
 
註:其實,台鐵有月洞門的餐車,不止早期觀光號與莒光號才有,依照照片比對,DC32101號在後期也曾仿觀光號的月洞門改造,但實際運用情況不明。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