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2日 星期六

用樂高拼出自己論文研究特色的世界地圖 (北台灣春雨與PDO的相關)

自從樂高推出那盒據說是截至目前為止零件數最多的31203世界地圖之後呢,身為地理系的教授以及大氣學者,就一直覺得應該要買這一組來把自己的研究用樂高呈現。幾週前這盒終於有了降價,於是買了進來,打算開工來設計一款屬於我自己研究領域的樂高世界地圖。


先簡單說明一下樂高這個世界地圖的設計理念,基本上他非常政治正確地把陸地全部用凸形的白色圓點製作,避免了國界的紛爭,也方便讓玩家能夠把自己到過的國家插上標誌表示到此一遊。至於海洋的部分,就用海底的地形來處理,也可以自己依照喜歡的圖案換成各種不同的底圖。
 

樂高的這份世界地圖底版,是跟其他的ART系列一樣,使用黑色的16×16方塊。類似這樣的方塊一共使用了40塊,南北緯度的部分用了5塊,經度的部分用了8塊,如果以樂高的圓點為單位的話,基本上就是一個128 ×80的解析度。拿到這個基本設計的時候呢,為了配合家裡面的長寬高擺設,我打算把南極切掉,這樣就會變成8x4的比例,大概是128 ×64的概念。如此一來會多出8塊的黑色底版,我只要另外再買一塊,就可以再拼一個3×3的ART系列。在我的這個長寬比例之下,如果要把世界主要的陸塊全部包進來的話,一定要有部分的位移,也就是必須把南北整個往上抬4個樂高單位,這樣子我的南美洲才不會被切。
 

另外在處理經度的部分,雖然說樂高提供三種不一樣的排列方式,可以很清楚的看出分別是以亞洲為中心、美洲為中心,以及歐洲為中心的排列方式,但是對我們大氣海洋學者來說,我們希望的是陸塊海洋切最少,所以經度一樣要位移4個樂高單位,才能在他16×16的黑色底板上有個比較好的分割。
 

在這個新的設定底下,陸地就依照樂高的說明書來拼沒什麼太大的問題,只是海洋要做什麼圖案呢?我這幾年做的很多研究都跟M J O有關,但是M J O的訊號會跨到陸地上,很難在這個樂高地圖上呈現。如果以海洋為主的話,那就是海溫的各種訊號比較適合了。有想過是不是來拼全球的海溫平均值,後來想一想那不如做聖嬰的海溫訊號,只不過如果拼1997~98聖嬰,那好像太單一個案,如果是各種聖嬰、反聖嬰的合成分析當然也是可以,只不過跟我這幾年的研究又沒有太多密切的相關。這時候突然有個想法,不如把我2004年那篇P D O跟台灣春雨相關的論文中海溫的訊號做出來。

2004年這篇發表在G R L的論文,在我的大氣學術生涯裡面是非常重要的一篇文章。這篇論文是我回台灣以後,在博士後階段所發的第一篇論文,也是在我離開指導教授Yanai博士旗下之後,開始的另一個研究主題。感謝當時許晃雄教授的收留,讓我能夠自由發揮地做了這篇論文。

我原本在UCLA的博士論文階段,主要關注亞澳季風的研究,之前也做過ITCZ的分析,但是回到台灣之後,還是希望能夠對於台灣的氣候有更進一步不同時間尺度、跨越到年代際的探討,所以才會有了這一篇論文的產出。因此總結來說,P D O的海洋訊號,是我大氣海洋研究一個很重要的研究重點,既然如此,這次的樂高地圖設計,就用P D O正相位的海洋海溫特徵來做吧!

在製作的過程當中,當然就是把陸地用白色的珠珠先處理完,接著再把海洋的部分依照色階來做。
 
 
 
當我很興奮地把太平洋的主要P D O訊號做完時,發現一個可怕的事情就是,樂高提供的色階珠珠不夠,特別是印度洋跟大西洋的部分,雖然不是P D O最主要的海溫訊號地方,但是就沒有足夠的顏色可以做了。這也就是我在整個世界地圖的左下角,只好用多餘的珠珠做成+ P D O的圖案來填補空位的原因。另外右邊下面的色階,是我覺得身為一個大氣海洋分析出來的圖,還是需要把基本的色階表示出來,因此特別加上這個。所以經過如此如此這般這般努力,這個專屬於我自己研究特色的世界地圖就這樣做好了。
 

上面的陸地,打算未來用方塊來貼上我自己去過的國家,這部分後面再來補。



最後還是來打一下廣告,就是如果大家想要知道台灣春雨有什麼有趣的長期氣候年代際變化,可以看這篇論文喔!
 
Hung, C.-w., H.-H. Hsu, and M.-M. Lu, 2004: Decadal Oscillation of Spring Rain in Northern Taiwan. 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31, L22206m doi:10.1029/2004GL021344.
 
 
北台灣春雨年代際變化與 PDO 之相關 
 
在先前的台灣氣候研究當中,有相當多的重點都放在臺灣降雨的年際變化上,特別是其與太平洋上南方震盪/聖嬰現象之間的關係。但是,臺灣的春雨除了在某些年代與聖嬰現象有著顯著相關之外,卻有更明顯的年代際變化。這顯示了與臺灣春雨相關的東亞季風系統,與其他地區之間的海氣相關事實上並非一成不變。近年來,氣候變遷與全球暖化受到相當大的關注。季風地區年際變化的趨於不正常,加上年代際上的大幅度變異,讓整個季風系統在1970年代後期的氣候突變(Climate shift)發生後,進入了另一個不同的氣候狀態(Climate state)。根據個人發表於GRL的Hung et al .2004 當中所指出,在臺灣北部的春季降雨,與北太平洋年代際震盪Pacific Decadal Oscillations(PDO)有著非常顯著的相關。基本上,台灣地區春雨季節(二到四月份),除了北部地區測站有明顯之降雨外,中南部地區均為乾季,雨水甚少。近幾年,台灣地區有漸入「弱春雨」之傾向,此與PDO的相位有著明顯的關連。根據Hung et al. 2004 指出,PDO在北太平洋的變化與赤道地區海溫變化是類似但反相,因此當PDO指數是正號的時候,北太平洋海溫是較冷,但熱帶中到東太平洋是較暖。這個較暖的海溫,會在菲律賓海造成一個海面氣壓的正距平反應。此氣壓正距平在菲律賓海地區的西部邊緣帶來西南向的距平風場,這樣的西南風分量很容易加深台灣地區春季的槽線,因而造成台灣的春雨較強現像。從PDO的相位變化來看,PDO似乎從1990年代中後期又開始變相。當PDO指數漸漸變成負號後,台灣地區將近入一個「弱春雨」的時代。

 
補充一下.....我下學期會開台灣氣候的課,會講到多重尺度的台灣氣候特色!


2022年1月16日 星期日

有關2022.1.15.虎尾運蔗小火車事故的一些記錄

在2022.1.15.週末當天,在村長號召下不少鐵道迷朋友都到虎尾拍糖鐵五分仔車,不過沒想到最末班車回廠時,卻在虎尾市區復興路、北平路間發生了事故,因此原本拍完要北返的我及友人,就轉回去看了一下,並且有了一些相關紀錄。今日整理當天在10番裝車場拍的照片,更加確定當天出事的一些狀況,特別記錄下來可以提供事故原因調查之用。
 
從事故現場看,牽引的德馬牌124號機車頭沒有出軌,其後接了好長一串的蔗廂車,依照我照片上的紀錄,機車頭後共有20輛蔗廂車沒有翻,前面的這20輛也沒被撞,因此這個事故不可能是機車頭與汽機車在車頭相撞所造成。而第20輛的蔗廂車的車號是11732,這輛車跟下一輛車11563號(第21輛)的連結器斷裂,是很重要的關鍵。不過要特別注意的是,被扯斷的是11563號的連結器,然後這個連結器是連在11732(第20輛)上的。下圖右邊的車是11732號,左邊斷掉的是來自11563號。
 
 下圖是
11732(第20輛)事故後的照片。

從這個斷裂的狀況看,應該是11563號這輛蔗廂車不知道什麼緣故卡死不能前進,硬扯之後出軌,甚至最後連結器斷掉。從現場看,蔗廂車出軌後可能卡到停在旁邊鐵道上的汽車,所以最後才大翻車。整個大翻的車,就是11563這一輛。
 


再來,說明一下這列車的組成。當天下午我們一夥人都在10番裝車場拍,所以有不少影片跟照片可以比對最後的出發前狀況。下圖這個位置,就是10番裝車場。
 
 
基本上這天這最末一班車,開進10番裝車場時,由德馬一共拉了16節蔗廂車過來。


然後這一列一直開過道岔後,倒車回去接原本放置在10番的一整列載滿甘蔗的重車,然後才一起一整串開回虎尾糖廠。



基本上,出車禍而翻掉的車是在10番加掛上去的。10番掛上去的車,因為有拍到影片,所以前面幾輛的編組是相當確定,分別是:11431 + 11764 + 11071 +11732 + (斷掉連結器)11563 + 11705 + 11139 + 11670 + 11410 + 11436 + 11435  + 11434 + .......。所以說,出車禍的車是加掛完成後的第20輛與21輛間連結器斷裂,然後出軌翻掉的有11563 + 11705 + 11139 + 11670 + 11410 這幾輛。
 
先回頭看一下11563在出發前拍的照片,畫面裡右邊的連結器就是後來斷掉的。


以下是翻掉的車的現場畫面:
 
 





 

 

 

2022年1月6日 星期四

原展示於台鐵苗栗的331號糖鐵蒸汽機車搬至蒜頭了,但卻變成日曬雨淋保存~

 

原本,展示於台鐵苗栗的331號糖鐵蒸汽機車,前陣子搬至蒜頭糖廠了,但卻變成日曬雨淋的保存方式實在很可惜。這輛車之前的保存狀況其實不錯,因為台鐵放置於有遮雨棚的通風場所,因此並不會繼續爛掉。幾年前,在苗栗的展示內容重新規劃後,糖鐵與林鐵的車都將因為空間有限而移除至其他地方保存,所以就開始有很多車輛要送往哪裡繼續保存的討論。





這些討論其實在我任職鐵博籌備處主任時都一直有參與,因此也牽線讓阿里山鐵路的車能回歸阿里山林鐵文資處,至於糖鐵的車,當時因為台糖在搬運的運費經費與場地的眾多考量下,以及本型車台糖還有很多的狀況,所以曾在幾次的協調會上,是朝向改由鐵博接手保存展示的。鐵博在考量場域精神的車輛保存策略中,比較不會收毫無關係的火車,但身為國家級的鐵道博物館,仍必須關照台灣各種鐵道的一些基本介紹,因此收幾輛的糖鐵火車來說明糖鐵的興衰是最初時的考量。不過後來台糖發現這批車狀況不錯,所以就轉而要回這些車,也就是這批車最終於去年搬至蒜頭糖廠的原因。不過,這批車之所以狀況不錯,是台鐵放在遮雨棚內的典藏環境避免這車的日曬雨淋,但台糖拿回這批車後,卻露天擺放,看起來這幾輛車在台糖這樣的照顧下,很可能難以避免跟其他車一樣走上爛掉的命運。這車最珍貴的,是保存以來並沒有經過大規模的修復,因此保存了外觀相當多原始面貌,不像是蒜頭另一輛650修完後,很多車身特徵都被毀掉,特別是後來加的煤水車幾乎是「毀容」的修復。期許台糖既然把331給迎回去,就要好好照顧,不然就可惜了這輛車了。

 
以下是這批大日本製糖日本車輛製三動軸15t標準型蒸機的考古,可以理解這輛331號的來歷始末。


下圖是當年在台鐵苗栗展示時的樣貌。

其實,之前在協助溪湖糖廠做所屬蒸汽機車的調查研究時,我就很好奇他們那邊一輛日車製造的0-6-0標準蒸機的購入源由。因為這批車數量很多,是臺灣現存糖鐵蒸 機中的多數派(最多的三類就是戰後比利時造,臺灣鐵工所/台機造,與日車造),這批日車造的車數量不少,若推測來歷多跟戰前的大日本製糖有關,再縮小一點 範圍,都跟虎尾或者雲林一帶的糖廠有關。

關於這批車為何有很多保存下來這點比較好解釋,因為這批車的大量增備是1930年代中期以後的 事,所以我們若回到二戰後的時間點,這批車可是差不多才滿十年的車輛,如果是那批最後1942年才購入的,根本就是不滿五年的「新車」,所以當然會一直用 下去而不會淘汰。運輸業者或主管階層在決定哪些車要先報廢時,除非某款車有全面性的瑕疵要先淘汰,不然常都是用車齡做考量,把比較舊的先汰換。當然,這樣 的思考與第一線使用者的理解往往不一樣,對使用者來說好用好維修的車不一定車齡就比較新,但主管階層一刀要砍下來時,車齡高的車就會先汰換掉,所以日車這 批車年紀比較輕,也就有機會一直用到1970年代的糖鐵蒸汽火車最末期,而後留了下來保存各地。

至於另一個比較值得研究的問題是,大日本 製糖為何在1930年代中期,更精確的說是1935年要一舉買那麼多這一款日車15t的0-6-0標準機呢?從日車原廠的製造記錄來看,這型車確實是日本 時代的大日本製糖會社非常愛用的一種車型,以大日本製糖名義所注文購入的同型車,包含1935年8輛、1937年1輛、1942年5輛,前後加一加有14 輛。日車在新高製糖那輛製番21,22車的記載裡有說,這款15t的三動軸蒸機,是日車製糖會社標準型的樣貌,類似車一直製造到大日本製糖1942年購入 者。不過比對新高製糖(戰後台糖274號),可以發現吋法類似,但是水櫃煤櫃作法不太一樣,1930年代中期購入的這款那個斜斜的煤櫃是最大特色,與 1931年一樣日車製由大日本製糖購入的三輛15t並不一樣。總之,我們今天看到的一堆15t標準型0-6-0日車製造蒸機,大致上是始於1935年一舉 購入八輛的這批。

我很好奇,為何大日本製糖在這一年要買這樣一堆的同款車?結果答案揭曉,是因為該年度大日本製糖設立了龍岩製糖所的緣 故。依照中研院GIS中心製作的介紹如下:「龍岩糖廠,原名龍岩製糖所,位於台南州虎尾郡土庫庄,現於雲林縣褒忠鄉。原為龍岩農 場,1935年大日本製糖株式會社於農場之西北側設立製糖工場,稱為龍岩製糖所,是大日本製糖在台灣設立的最後一間糖廠;光復後,屬於台灣糖業公司第一分 公司龍岩糖廠1950年改行總廠制,屬虎尾總廠。由於經濟效益不高,於1967年除原料課以外皆併入虎尾總廠;廠區建築與廠區原有之臥龍山,於中山高速公 路興建期間剷平,廢土作為填充路基之用,故目前廠區多已做為農地使用,而原立於臥龍山上之「臥龍山」碑,現置於虎尾糖廠旁之同心公園;原製糖工場區範圍, 現為中央廣電台褒忠分台使用中。」http://map.net.tw/taisugar/?dir-item=%E9%BE%8D%E5%B2%A9%E7%B3%96%E5%BB%A0

這麼一來事情就很清楚了,因為大日本製糖在1935年新設立龍岩製糖所,當然要有額外的機車來運 送。比對總督府方面的年報記錄,1936年度就可以看到該製糖所有C tank的15.24t五輛,15.3t二輛。比對戰後初期的台糖蒸機配屬表可知,330-334這五輛配屬在龍岩的都是日車製造的此款蒸機,因此可以推 得15.24t應該就是指這一批車了。而因為龍岩在1967年併入虎尾,自然這批車都會跟虎尾扯上關係,甚至常在虎尾看到。因此,後來曾保存在台鐵苗栗的331 號,就是來自龍岩的車。


不過,記錄上大日本製糖這一年買了不止這些,比對之後發現,原屬東洋製糖但已經併入大日本製糖的北港製糖所,也在 1936年度記錄裡跑出二輛15.24t的C tank車,因此北港應該也有同款車。如今,保存在北港糖廠內的329號,就是出廠後便來到北港貢獻一生的這款車。該車很難得還有日車原始銘版存在,可看 到製造年是1935,製番381!台糖的記錄上此車從1934年12月啟用,一直用到1977年為止,代表著大日本製糖在1930年代中期購入此標準機的 時代背景。


 
至於如今保存在溪湖的326號,原屬大日本製糖的虎尾工場所有,很可能就是分配給龍岩與北港後,1935-1942年間製造所剩下的那些車了。不過台糖記錄上的製造年1940年與日車紀錄不合,那一年日車根本沒有生產此款車啊!究竟326號真實身份上造於哪一年仍待查。

基本上,這款日本車輛的15t三軸標準型蒸汽火車,外觀最大的特色是駕駛室末端並無煤櫃,裝煤的位置是在駕駛室兩側連接水櫃處。因此,其車輛側的箱狀水櫃,後端其實是裝煤的,開口在頂部,而為了讓煤可以滑落至駕駛室內,底部還做成傾斜狀,而形成其外觀上的一大特色。

此 外,日車蒸汽火車外觀上,往往會在煙囪後的圓狀凸起steam dome處放上銅製的日本車輛標示,這輛326號也有,因此很容易就認出是日車製品。至於駕駛室的大圓窗, 當然也是日車蒸汽火車的特色。依照台糖的記錄,此車在1970年代由虎尾轉往月眉糖廠使用,而後陳列在月眉,2008年後則調至溪湖保存展示至今。

2021年12月28日 星期二

「莒光50X觀光60」白色座椅枕巾,將陸續於全台莒光號上登場嚕!

很高興由鐵博與台鐵合作的「莒光50X觀光60」座椅枕巾活動,終於要在2021.12.29. EMU3000登場、幹線部分改點的當日展開了。這是鐵博今年籌劃的「莒光50X觀光60」特展原本要配合的企劃,不過許多的公文往返與細節流程一直延,我都從籌備處主任歸建回師大了,這個合作才在在年底正式上線。雖然如此,還是很高興這個理念能夠最終成形,也即將在全台的莒光號車上可以看見。不過,原本以為最後一輛的餐改車SP32774是有機會可以掛這個座椅枕巾的,但可惜的是,這輛車已經在今天 2021.12.28. 被抓下運用,掛不到了。雖然說,台鐵還是有許多的自動門莒光號會在這活動中使用正面白色的座椅枕巾,但是折疊門的莒光號據說「大限」將在明年的六月,所以若要拍的話,真的就要快了!
 

為什麼會有這個與台鐵合作的企劃呢?以前台鐵車上的座椅枕巾,特別是莒光號上,多是素雅的白色。最近這幾年,除了一些彩繪車或美學設計過的車廂座椅枕巾外,台鐵大部分的火車使用的布質枕巾,都是由觀光局所贊助的「花花枕巾」。這些「花花枕巾」如果單看的話,圖案豐富資訊量很多,但整節車廂都掛起來就會真的變成「花花車廂」了。
 



因此,在莒光號已經半世紀快要走入歷史的這個關口,鐵博透過與台鐵合作,在全台所有莒光號上合作了這個白色素雅的座椅枕巾,讓車廂內恢復比較單純的樣貌。
 



這個枕巾的設計,旅客乘坐的那端是全白沒有圖案,背面則是簡單的舊塗裝啞鈴形圖案設計,代表「莒光50X觀光60」的活動,以及兩個合作單位的logo及頭銜。當時在設計時,曾有很多的版本,最後為了讓圖案更簡單,把兩種的舊塗裝啞鈴形以漸層色在中間交疊。
 


雖然說,過去這幾年我們一直想要跟台鐵合作一整列莒光號舊塗裝的企劃從未成功,但至少透過枕巾的宣傳,能讓國人在莒光號可能會消失前,再一次於實車上看到這個漂亮的線條。當然,鐵博也恢復了一輛舊塗裝車,也歡迎大家來看喔!

 
 
這個「莒光50X觀光60」白色枕巾將會陸續於全台所有莒光號上換上,大約元旦前大家就看得到囉!

2021年12月27日 星期一

ANA星戰R2-D2機JA873A快閃台灣桃園!

果然桃園機場是「爛天出大料」,在這個寒流來襲北台灣好冷好冷的週一,全日空竟然措手不及地派了星戰R2-D2機(JA873A)快閃台灣桃園。如果要挑一架現役我最喜歡的飛機,應該就是這架彩繪機了,而且沒有之一。這架星戰R2-D2機因為之前常飛羽田出去的長程班,所以只要去日本,在機場逮到的機會其實蠻高的(當然也要看人品啦)。不過,要來台灣可就沒那麼容易。因此,之前2016年第一次來松山機場時,造成的大暴動應該是很多人都有記憶的。這兩年因為疫情的關係,根本去不了日本,因此以為這架飛機卸妝前應該是沒有機會再拍一次了,沒想到沒想到2021年的年末ANA居然出了這一個大彩蛋,雖然天氣爛,但至少是白天啊!
 

其實,在疫情期間,自從全日空多飛了一班成田往返桃園,以B789客機載貨的NH9647與NH9648航班後,很多人就在賭看哪一天這架星戰R2-D2機(JA873A)會有機會快閃台灣。終於,在2021.12.27.終於出大料了。這天一大早NH9647於日本時間08:30出發,飛了3hr43,於台灣時間11:13落地。其實當我知道消息時,從台北趕過去桃園也來不及啊,因此沒有拍到落地。不過查了一下過去幾天的NH9648起飛時間,發現多是中午十二點多到一點多間,一定來得及,所以決定衝一發熱血拍一下。


回程的這班NH9648,表定13:05後推,13:15離場,最後是13:20出發,飛了2hr19,於日本時間16:38成田機場落地。

雖然今天北台灣很冷又下雨,但是能再次看到星戰R2-D2機(JA873A)還是很高興。細數這架飛機截至目前為止來台灣的四次,第一次2016.4.16.來松山的那天最多人拍,簡直大暴動。第二次則是中秋連假2016.9.16.時的夜襲,因為天色很暗拍的人都哀哀叫,根本是在考驗相機夜拍能力。至於第三次是2019年末到2020年初來桃園維修(完全不知道沒拍到),因為我在鐵博任職完全放水流,第四次就是今天的快閃桃園了!

 以下回顧一下這架飛機第一、二次來台灣的狀況:
 
第一次2016.4.16.到松山 
 

星戰R2-D2機(JA873A)在2016.4.16.這天破天荒來台北松山國際機場了。幾天前(4/12)突然得知這架飛機要來台北松山,簡直驚呆了,後來經過確認,加上媒體的報導,可以預知機場週邊一定是大混雜。ANA也算很夠意思,選了個週六下午班機,而且還是台北少數這週沒下雨的好天氣。但是會用28或10跑道就很讓人傷腦筋。這天中午還是用28呢,沒想到落地前一小時改成10,一大堆人都在轉移陣地。不過我蠻懶的,一開始就打算在濱江市場上拍囉。這天NH853從HND飛往TSA,表定下午1545抵達。差不多時間,就看到它出現囉!當然是拍跟圓山合照的名景啊!

接著就是真橫流攝!
 完美落地!
經過一小時等待,NH854表定1645起飛回HND,這時可以看到濱江街180巷人山人海。
等了好一會兒,R2-D2飛機終於又出現囉!
補上一些大魄力圖!
第二次2016.9.16.到松山 
 

雖然是在中秋連假中,但ANA於2016.9.16.的班表很特別,NH853大延遲要搞到傍晚19:48才到松山,然後晚上八點五十起飛(最後是21:03起飛)。因為這個大延誤,居然!居然!居然,那個曾經造成大轟動的ANA星戰R2-D2 JET(JA873A)竟然夜襲台北松山。當天下午天氣超好,雲也漂亮,如果沒有晚上來多好啊。晚上ISO開到最大,完全就是拍心酸,不過還好沒下雨,不然更慘。

其實這班當天的運用很好玩,從德國慕尼黑回到羽田後,抓來飛一趟羽田松山。上次我在羽田因為颱風延遲晚飛時,也曾肖想是否會抓慕尼黑回來的來飛,但那次回來後就抓去停機坪休息只好ㄎㄎ,沒想到ANA竟然在中秋連假玩這招。拍攝時本來都是大燈好難拍,還好在等一架飛機落地時駕駛關了大燈,才拍了以下幾張。
 轉過去很快就起飛了~ BYE。

 其實我在日本也拍過很多次這架飛機,某次晚班機抵達時在HND看到巧遇。

另有一次是回台灣時,在HND觀景台上晃阿晃,沒想到這架飛機就滑過來了。
某次晃去羽田半個小時,竟然也在大雨中看到它。

當時,這架飛機還有很多周邊可以收集呢!記得那陣子ANA飛機上有這架飛機的模型在販售,也有明信片與一款紙折模型可以拿。最特別的是,這架飛機有特殊的卡式登機證喔,是當時空姐特別送我的!

總之,在疫情期間,還能再拍一次這架飛機還是很高興,特別是沒拍過的桃園啊!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