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4日 星期二

懷念的台鐵淡水線與那個有著張雨生的夏季

我一直記得,一九八八年的七月,是張雨生「我的未來不是夢」紅遍台灣大街小巷的那個夏天。對於我來講,那個夏天,也是一條我從小熟悉到不能再熟的鐵 路——淡水線,即將告別人間的時刻。還在讀高中的我,跟好友打算趁著停駛之前的最後機會,拍攝一些它的最後身影,在校刊上製作一個「最後的淡水線」專輯。

那 個酷熱的七月盛夏,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拿起相機去追火車的日子。我們坐著橘紅色R20型車頭拉著的藍色長條椅通勤客車,一路晃蕩於 淡水線上。在關渡圓弧狀的月台下車,瞧著列車一溜煙地躲進了淡水線唯一的隧道裡遠去,怎知幾個月後王傑跟葉歡會在沒了火車的山洞裡拍著「你是我胸口永遠的 痛」MV?


在豔陽下,我走著從沒走過的路,沿著鐵道平行地一路踱向竹圍去。途中,忽然聽到賣汽水的小攤收音機裡,傳來了張雨生那首「我的未來不是夢」的歌聲。也許是歌與廣告搭配得真好吧?大太陽底下的酷熱,讓人不得不想起冰涼的汽水,也無可抑制地買了來喝一口。

在關渡大橋旁的一座螺旋觀景台上,高中時代的我們,喝著冰涼的飲料,居高臨下好滿足地等著火車的駛過,然後按下快門捕捉那青春記憶裡的一剎。

觀音山美麗的仰望頭形,在藍天與淡水河的水影映照下,搭配出一副古典美女仰躺水面上的絕景。橘色的車頭,倒像是淘氣的小鬼,噗噗地帶著藍色車廂爬過身邊。

這個封存於我高中記憶裡的鐵道之旅,是我對淡水線的最後告別。之後,我再也沒有機會去坐台鐵的淡水線列車,甚至,再一次去那個有著螺旋觀景台的地點,也是捷運淡水線快要完工之時的好多年以後。

不 知道是何時,美麗的觀音仰望圖形,竟被聳立起的高樓遮住了臉,彷彿櫻桃小丸子額頭上的直線,由上而下地畫出了一片陰霾的天空。在 大雨滂沱的陰雨中,我又一次地坐著捷運的電聯車來到了關渡、竹圍。感嘆的是,人事全非以後的世界,變得我再也不認識了。也許,就像大海帶走每條河流一般, 所有的這一切,也都已經隨著時光的流逝,全部被帶走了罷?

我常常想,要不是家裡有一個張雨生的超級歌迷,收集了他的專輯、海報、簽名照、所有電台訪問、電視打歌錄影,我也不會那麼去注意他之後的一切的一切。

是在整理過去淡水線照片的那個晚上,我又一次巧合地放著那收錄著「我的未來不是夢」的「六個朋友」合輯,才記起了那個夏天的往事。

看著不再有的火車身影,聽著只能從錄音中回味的高亢聲音,我想,我會永遠記得那個難忘的夏天,那個年輕時代追著一條八十七歲老鐵道最後身影,而且,還有著張雨生「我的未來不是夢」歌聲的那個夏日…。

淡水線 Tam-Sui Line
淡水線是縱貫鐵道興建時,為了資材的運輸而築的鐵道。施工之際為了工程費的節約,很多建材都是以清代舊線的廢物利用湊合。全線在一九0一年八月二十五日開業,但開通式是在同年十月二十五日與台北到桃園的改良線通車一起舉行。淡水線在一九八八年七月十六日駛出最後列車,原用地改建為台北捷運淡水線。

2020年6月27日 星期六

《台北之晨》與《台北發的早車》

國家影視聽中心在端午連假的週末,首映了一部1964年的經典台語片強檔《台北發的早車》數位修復版,並且搭配另外一部數位掃描電影《台北之晨》(林強全新配樂版)合映,簡直是超級豪華套餐!而有趣的是,《台北之晨》裡那樣版的欣欣向榮台北,與台語片裡苦情的台北,代表的是新舊時代城鄉差距下的不同視角,映後座談也請來林強分享,更是精彩。

今天的放映先放了白景瑞導演當時甫從義大利學成歸國的初試啼聲之作。這部片子從還沒被王大閎設計拉皮的松山機場開始,穿過1960年代台北的公園、寺廟、天主堂、市集、紡織廠、車站等地,還可看到送報生拋出日報到家家戶戶,逐漸進入一個甦醒的台北早晨。之前這部片在空總放映時我就一直想看,但卻沒搶到,後來參訪時看過片段,那個超震撼的聲音體驗就已經很令人期待,如今沒想到在《台北發的早車》放映場會一起播放。

《台北之晨》裡可以看到台北橋的鋼梁,可以看到車站內的DT580,也可以看到裝著TR22的SP32700型坐臥兩用車,還有整排蓄勢待發的金馬號。當然,有趣的還有我小時候念的聖心幼稚園,以及旁邊的主教座堂呢!

相對於《台北之晨》的欣欣向榮台北,《台北發的早車》可就是另一種的城市印象了。影視聽中心的簡介這樣介紹這部片:秀蘭(白蘭 飾)與火土(陳揚 飾)是彰化農村裡的一對青梅竹馬,秀蘭為了還清父親留下的債務,前往台北找工作賺錢。火土後來發現,秀蘭竟被誘騙至夜總會當舞女,絕望之下,搭台北發的早車返鄉,秀蘭挽留不及,撕心裂肺。然而這只是他們悲慘命運的開始.......。故事描述六〇年代農村人口開始移入城市,產生的「都市化」現象。片中用許多對比呈現極大的城鄉差距,除此之外,多次入鏡的火車和軌道亦有「時代巨輪」的隱喻:絕不回頭的現代化進程,將不合時宜者輾壓過去。
 《台北發的早車》裡,那班早晨05:20開的南下列車,是逃離台北的火車,是讓男女主角相隔兩地的無情列車,沒想到火車是這樣映入了這部電影的主題。片中一直出現的是R20柴電機車,可以理解1964年時台鐵剛柴油化後,這批車被用來跑縱貫線長途車的時代氛圍。而片中出現的火車,大多已經不是木造車,但有出現17m的TP/TPK32600,也有許多日本時代的鋼體客車32000/32100,畢竟這些車在當時還沒被抓去更新成第二代的SP/SPK32100。
  《台北發的早車》是1964年的作品,是繼前一年大受歡迎的《高雄發的尾班車》的續作。今天看完後想想,如果這兩部片一起播放,可能也是個有趣的安排囉!

2020年6月21日 星期日

2020台灣嘉義日環蝕

今天(2020.6.21.)特地跑了一趟嘉義去拍日環蝕,跟之前經驗一樣,大地變得好像戴了太陽眼鏡般,透著詭異的光線。而這次比較傷腦筋的,是日環蝕發生時,原本調好的相機光線整個更暗了,於是只有拍到兩張環蝕,就開始回復了。雖然地球上還是不斷會有地方可以看到日蝕或日環蝕,但你我有生之年,卻是不太可能在台灣再看到日環蝕了啊~

 今天阿里山鐵路也排了特別的列車,可惜早上ㄎㄖ降臨下大雨,很崩潰,還好下午放晴大家才有拍到。

最後一班跑完後,林鐵特別把25號蒸汽機車擺在北門等著與太陽同框,真的感謝林鐵的特別安排。原本以為手機拍不出太陽被吃掉的感覺,結果後來才發現,原來反射的光影,竟然出現了太陽被吃的樣子⋯⋯
這次嘉義於下午2點49分開始「初虧」,4點13分42秒日環食開始,4點14分12秒「食甚」,4點14分42秒日環食終,5點25分「復圓」。
回家的路上大塞車,才發現路邊的廣告根本就是滿滿的日蝕啊!今天的嘉義真的是人進的來出不去,嘉義發大財⋯⋯
好多人都跑去嘉義了,整個嘉義高鐵站大塞爆~
希望大家都有看到日環蝕,早上的雨真的太令人吃驚了,不過好險最後是幸福作收。祝福大家~






2020年6月6日 星期六

即將在鐵博迎接第二春的R24號柴電機車

今天(2020.6.6.)是我這陣子連續第五個週六得加班的日子,當然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鐵道博物館的修車持續進行著,總是得持續關注。其實很感謝台鐵同仁在週末還加班替我們修車,而今天更感動的是,聽著資深鐵路人說到對於這些車子的情感與不捨,讓人覺得能把它好好保存在鐵博館內是一件多棒的事啊。
服務台鐵修車幾十年的台鐵機廠員工跟我說,這一輛一輛的車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每次維修好就是要讓它好好地出去服務民眾。但是,總是有些車在外面會碰上一些意外或事故,當他們回廠時,我們總是會盡心盡力將他們修好,然後健康地再出去跑。但是,有些車在外面出了意外,回到廠內經過檢查,若實在太過老舊,或者修復成本太高,就會報廢不修了,這時候總是會感到難過與不捨。像是R24,以前是彰機狀況最好的一輛,所以常派去跑台中港線,但就在一次事故後送回廠被評估無法修而滯留廠內後,若報廢解體就太可惜了,所以才在報廢之後還被留在廠內當調車使用。

這輛R24號當時被抓報廢真的是很可惜,所以鐵博能把它重新修好納入館藏,可以說是給他一個最棒的六十歲生日大禮,也讓這輛台灣第一代的柴電機車能夠在鐵道博物館內繼續他的人生第二春。感謝台鐵北廠同仁的協助,下半年這輛車就將會修好公開亮相了喔!

2020年6月1日 星期一

再會與感謝,六福客棧!

在很多人都在送別敦南誠品的2020.5.31.,其實台北也有一間老牌飯店六福客棧要走入歷史。這幾年對於這群戰後近代建築師的作品感到興趣,從王大閎、修澤蘭、明修、高而潘、張肇康等等,當然還有設計六福客棧的蔡柏鋒。蔡柏鋒有很多的作品是你我大概都有記憶的城市印象,例如萬年大樓、日新戲院、馬偕淡水分院、高雄國賓飯店,以及已經拆除的韓國大使館。至於這次要消失的六福客棧,也是蔡柏鋒的作品。

六福客棧完成於1971年,而於19721月開幕。小時候,六福客棧幾乎是老台北高級飯店的代名詞,曾經風光一時。我旅居日本的親戚回台,一定住六福客棧,和她約會面,也都是在中庭的咖啡廳。但是走過將近四十八個年頭的老飯店,設施的老舊到關門時,也就只剩下懷舊與記憶可以販賣了。
蔡柏鋒設計的六福客棧有著中國傳統式的外觀,外皮貼有專門為了這棟建築而燒製的「六福客棧」磁磚,處處都可見1970年代的飯店風華。
在我小時候,六福客棧的後面開始有了「四面佛」而成為台北的另一個拜拜的名景。
六福集團的創辦人是莊福,在六福客棧一樓的大廳有他的銅像。莊福二戰後起家的地點,其實我小時候就知道,那就是在太原路跟平陽街口的遠東戲院。小時候,遠東戲院是我們大稻埕人看電影的一個好去處,遠東戲院就是蓋在日本時代的醬油會社。這個醬油會社因為有煙,導致二戰時美軍會以為這是個工廠而成為轟炸目標,也是日新到蓬萊國小戰爭時被炸的一個原因。戰後,莊福買下這個醬油會社的工廠,開始生醬油而發跡,後來則在這個地上蓋了遠東戲院,接著就是六福客棧。
遠東戲院早就拆了,但六福客棧撐到2020年才走入歷史。以下是一些六福客棧最後巡禮的照片。
 

有趣的是,六福客棧旁的六福大樓,則在1980年代由六福集團接手並且開了長春戲院(如今改為國賓長春)。這個長春戲院,在十年前的2010228結束營業,最後一天最後一晚我們也是一群朋友去含淚送終,當時的文章貼於最下面。沒想到十年之後,要告別的則是旁邊的六福客棧~

當年的長春戲院再會與感謝文:

20100228
再見了!長春戲院
一轉眼,去年十月底送走新店國賓大戲院之後,又過了好幾個月,今天(2010.2.28.)則是要替長春戲院送終。儘管長春戲院是被六福老闆賣出經營權(仍佔百分之四十),但國賓集團未來將與旁邊的學者一起經營商業片,主導整個的排片與經營機制。因此,「長春戲院」這個名稱會不會走入歷史,也就在未定之天。屬於「送終派」的我們,當然是要來記錄一下囉!

說起我跟長春的記憶,要追溯到二十多年前有次去六福客棧吃飯,突然發現居然有個雜誌叫做「六福旬刊」,於是便拿回家看看。這個雜誌原來可以訂閱耶,而且不用錢,於是我便成為訂戶了。每十天就會收到一次的六福旬刊,記得上面除了六福集團的新聞,還有什麼體操活動的消息,最多的就是長春戲院的電影介紹,這大概是我與長春戲院最初相識的機緣

最近幾年,由於跟幾個電影公司有合作,因此開始會受邀到長春看試映,又開了我到長春看電影的緣分。長春戲院其實改裝過,原本一大間的戲院空間,隔成樓下二廳樓上二廳,因此仔細研究空間結構,便可以發現這種分隔前後的趣味。因為知道長春戲院今天要走入歷史,昨天就先去瞧瞧過,並且知道今天下午五點五十分這一場還有特別附贈點心的感恩活動呢!今天看完「刺蝟的優雅」這部好片,果真現場是人山人海,而且還許多人在拍照留影呢!

令人感動的是,現場的阿姨,依然穿著筆挺的制服,她是開幕就來工作,這樣一做二十多年,今天也要跟著戲院離開,百般不捨。這樣的電影人生,在戲院關門這天劃下句點,真得很讓人感傷。

























2020年5月16日 星期六

2004年的老文章回顧「從台灣高鐵700T抵台看台灣的鐵道技術文化」

今晚(2020.5.16.)因為NHK與公視合作的「路」播出第一集,有好多當年的故事就這樣隨著劇情浮上心頭。與書中文字給人感覺不一樣的,影像上更為具體呈現,不過當然也就還是有很多時空上的破綻,但也已經看到劇組的用心,曾經身歷其中的人應該會有更多的感受。劇中提到的Taiwan Original,其實當時就有一個所謂的Best mix理念,而很多日方與高鐵不同的堅持,也真的發展出一個台灣獨特的高鐵系統。以下這篇文章,是原刊於中國時報時論廣場2004.5.30.的「台灣鐵路的買車文化」,算是考古文,提供大家參考,搭配那個劇中的時代場景與氛圍,可以讓我們一同來思索。

從台灣高鐵700T抵台看台灣的鐵道技術文化

(本文原刊於中國時報時論廣場2004.5.30.「台灣鐵路的買車文化」) 

最近幾天,台灣高鐵700T列車順利抵台,連串的活動讓國人欣喜不已。然而,核心的號誌整合進度,亦經媒體披露出落後的消息。事實上,高鐵的引進是繼捷運系統之後又一次先進鐵道技術輸入台灣的嘗試,過程中確實有相當多值得國人玩味的鐵道文化展現。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再次顯示台灣對於「造車的文化」欠缺完整概念,但卻有「買車的文化」與高明之「改車的文化」。

台灣高鐵與日本新幹線系統本來就不是完全一樣的產物,這必須牽涉到台灣高鐵從歐洲系統轉用日本新幹線系統的淵源,因此高鐵公司認為這是一個Best Mix的最佳混合體,但日方卻覺得這是個沒有實戰經驗的產物。以進度落後的號誌與行控系統來說,歐方的高鐵因為有些路段與傳統鐵路共用,高鐵列車跑的路線在晚上仍要供其他客貨列車行駛,因此無法像日本新幹線一樣在晚間完全封閉路線專心維修,而必須使用雙向號誌(雙單線設計)以應付白天可能的單線封閉情況。台灣高鐵轉用日本系統後,並沒有顧慮到台灣並無歐鐵的列車混用現象,卻依然要求使用雙單線方式而非日本固定方向的複線運轉,因而牽涉到所有號誌雙倍投資、軌道電路設計困難、控制系統ATC難以配合……。但是,台灣高鐵認為日方在當年能簽下這樣的合約,也就必須如約造出答應的系統,這是現階段高鐵公司面對系統整合問題時的處理態度。

此外,台灣高鐵與日方對於車輛設計上的分歧意見,則必須從台灣的「買車文化」消費者觀念來分析。所謂買車的文化,就是不顧慮車輛研發的用意與技術理念,而是以消費者立場「要求」所需要的性能與配備。因此,買來的車最好跑得越快,車上能裝的配備最好越多。這是台灣鐵路百年來的購車文化。以台鐵為例,到近幾年買進的支線用冷氣柴油客車,一樣是裝了許許多多不當配備而後變成國際間覺得非常不可思議的「笨重火車」。日方以鐵道車輛研發的角度來看,多年來不斷致力於車體的輕量化,因為輕量化的高鐵列車不止跑起來節省能源,對於路軌的磨耗也較輕微,可說是「環保概念車」。可是,台灣高鐵開出的要求,是要比日本700系跑得快,卻又裝了許許多多日方覺得不必要設備後更笨重的車體。這兩個相斥的車輛製造邏輯,只能說雙方思考立場並不相同。

在鐵路先進國家,鐵道技術的發展常常是建構在許多人命的犧牲上,譬如說一九五0年代初日本的櫻木町事故,失去電力的電車造成車門無法開啟而讓旅客被困車內燒死,便完全改變日後車輛設計上的「安全考量」。這些鐵道技術的思考是人命換來的,但在以輸入鐵道技術為主的台灣,便很難理解這些淵源。以地震發生時的緊急停車處理程序,日方新幹線是以最直接的變電站斷電送出零訊號強迫停車,但是台灣高鐵卻是讓地震訊號繞一大圈到號誌系統裡再傳到車上停車。這些安全邏輯上的概念,都是台日雙方思考上的差異。

以目前的發展趨勢來觀察,日方應該會依照合約將台灣高鐵要求的Best Mix系統製造出來,但是真正實際上線運作後能否順利,便是台灣高鐵未來最大的挑戰。因為,這樣的車輛與系統到台灣後,一定會讓高鐵公司像當年的捷運一樣,花費意想不到的成本及社會代價,重新摸索出怎樣的設備是多餘、怎樣的設計徒增維修成本、怎樣的規章會有漏洞、怎樣的號誌設計是根本用不到。這時,台灣高鐵將會展現台灣人最厲害的「改造精神」,將日本新幹線變成一個適合台灣的高鐵系統。這時候,台灣高鐵才是一個真正的「安全的鐵道」。

2020年4月25日 星期六

觀光號 BIENVENUE~



台鐵的「觀光號」列車,在1978425日停駛之後走入歷史,但原有超過50輛的客車,卻早從民國66年起,就陸續開始送進唐榮更新為莒光號再度投入運輸行列,因此台鐵至今仍有很多前身為觀光號的客車存世。
  觀光號登場的1960年代,正好是台鐵開始動力柴油化的時候,因此觀光號的標準牽引機就是當時剛登場的R20型柴電機車。而相當特別的是,在R20型的車頭,台鐵也開始掛起了列車名牌(Head Mark)。觀光號的列車名牌是以淺藍背景的淡綠色臺灣為畫面主體,上面再以紅色字體寫上「觀光號」三個大字。而推出的初期,這個名牌是以歡迎之意的法文BIENVENUE寫在牌子之上,因為當時台鐵把觀光號以相當國際化的視野取名做BIENVENUE,是後來才改為KUAN KUANG的中文發音。

       台鐵火車上寫著法文列車名,觀光號應該是空前絕後的一次。而非常有趣的是,鐵道研究者吳小虹父親吳文鴻所拍攝的一張
R24號柴電機車牽引觀光號攝影名作,後來竟成為374期(1965515日開獎)愛國獎券的經典畫面。這期愛國獎券圖案的原圖,係以吳文鴻所拍攝的一列藍色塗裝時代觀光號列車行駛於舊山線上的畫面來臨摹,但原本掛著的大大「觀光號」車頭名牌則以台鐵的局徽所取代。類似的畫面,也曾躍上郵票的圖案當中,成為一個時代的印記。
目前,R24號已經確定納入國家鐵道博物館典藏。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