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日 星期日

莒光五十:莒光號全形式神展開

今天是莒光號誕生五十週年的日子。你知道臺鐵的莒光號一共有多少種形式嗎?我想,拿這題目去問人,大概也沒有幾個能如數家珍地幫你回答。因為其車號之混亂,根本是「一言難盡,說來話長」啊!比起光華號或EMU100阿婆車,莒光號的鐵道文化價值一直沒被重視過,其實有些可惜。

老實講,莒光號大多數的形式能保留至今,也算是一種奇蹟。或許是老天要我們多爭取更多的時間,來保存它。台鐵的莒光號更新延壽計劃,從2000年以降的復興號更新改造為莒光號規劃,基本上是從「最新的舊車」開始送廠改造,且以較新的輕量化車體復興號為優先。在此方針下,改造完了由唐榮(後之台灣車輛)所承接的10500系列之後,另一波計劃中的112輛空調客車更新案,則把西部縱貫線電氣化後引進登場的莒光號、復興號增備車也送廠更新。此案由位於高雄的隆成發車輛廠得標,但過程中卻出現採購的車廂隔間材料凱德板有嚴重瑕疵而進度落後且中斷,後又爆出合約糾紛而導致改造案終止,總計2002~2003年間只改造了39輛出廠。由於此改造案是意外終止,讓原本台鐵規劃這112輛若能全改造完後可淘汰老舊32xxx各型莒光號的計劃生變,也意外讓原生型莒光號,以及觀光號改造而來的老式莒光號又多活了好多年,甚至很多原本應該送隆成發改造而會形式消滅的莒光號車廂,竟仍能以原形式原編號又多活超過十年。

也許是冥冥中自有天意,10600系列的改造失敗,讓許多有著歷史意義或劃時代的莒光號車廂,都因此多活了好多年。去年下半年的10500觀光車更新案,加上美學車的出現,很明顯地莒光號在台鐵各種新車的導入下,仍將會再延命好一段時間。不過,折疊門的那些莒光號,就真的是該好好思考如何保存了。

PS:前幾年寫的這本橘橘書,細數莒光號的種種變化,讀完就可以知道有多少種形式囉!還有存貨,歡迎購買。
購書傳送門:https://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830390094100




2020年2月1日 星期六

中華商場回憶:點心世界

最近因為「天橋上的魔術師」拍攝,中華商場的許多回憶又被招喚了回來。中華商場有很多的美食, 最讓人回味無窮的,應該是那些餐廳的各種美味了。應該還有人記得中華商場的真北平、點心世界吧?特別是後者,從小我就有著難以抹滅的記憶。

「點心世界」最有名的是鍋貼,就像它店裡牆上表框起來寫著的「鮮肉鍋貼」如此自豪。記憶中的點心世界,長條形的空間,兩面有著中華商場少見的明朗玻璃窗, 挑高的頂上有著好多的吊扇轉啊轉地,冷氣也是超冷的舒適。


裡面的陳設,是一個個轉了45度角的正方桌。顧客點了鍋貼或者酸辣湯後,大陸來的外省大叔總會嘹亮地吆喝著。這對於從小在大稻埕長大的我,簡直是來到另一個國度。「點心世界」的中國情調,是整個中華商場時代背景的縮影。
中華商場拆除之後,點心世界也搬到他處還在繼續營業,近年則是跟小南門豆花一起經營,在台北車站二樓還吃得到。但是那種吃東西的氛圍,卻已經沒有當年在中華商場時,伴著圍牆外轟隆隆火車聲的氣氛了吧!真懷念那個吃鍋貼吃一半,有輛火車隆隆駛過的回憶啊!
 

2020年1月25日 星期六

重慶南路高架道路拆除記

我想,應該沒有人會懷疑柯P市長的拆橋魄力的。自從上次忠孝西路的北門高架橋在2016春節火速拆除後,2020年的春節前後,又再次為了中正橋的改建工程, 利用春節假期迅速要拆除中正橋台北市端的重慶南路高架橋引道。之前拆除北門高架橋時,我曾替這個當時稱做「北門高架道路」的公路橋樑正名,因為當時市府一直把它叫做「忠孝橋引橋」,而忘了1970年代末,當時蓋的這座橋叫做「北門高架道路」,或者是市民熟知的「北門高架橋」。完工時,預留了未來能上忠孝橋的部分。是之後因為鐵路地下化,北門高架橋大部分的分支都被拆光到剩下連結忠孝橋的部分,所以才被市府誤以為是「忠孝橋引橋」。同樣道理,其實下中正橋的這一段重慶南路三段的高架橋,很清楚地在橋頭可以看到高玉樹市長1971年題的字,上面寫的正是「重慶南路高架道路」,這個與北門的稱呼法完全ㄧ致呢!
如今,我們看這些市區內的「高架道路」,一定覺得它像個怪獸一樣,阻礙市容,甚至纏繞得可怕。但如果大家把時間拉回到1970年代,那個時代的思維,其實認為這種高架道路,是種非常進步的城市象徵。在我們小時候,繞得越誇張,轉得越離譜的道路,根本就是「未來城市」的一種想像。在那樣的時代氛圍下,北門高架橋的誕生,或者這次拆的重慶南路高架道路的出現,也就一點也不意外,甚至成為城市或國家進步的代表。
中正橋在日本時代稱為川端橋,早年的舊橋體仍在,只是多次拓寬增建。經過許多努力爭取,川端橋已經被列為歷史建築將會保存,未來中正橋會蓋一個新橋從旁繞過,但舊橋就保留,因此整個改建工程中的這個「重慶南路高架道路」就得拆除。這次的拆除,橋下的自強市場早已經拆光到剩橋墩,因此整個拆除過程反覆演練後可以快速解決。
就在小年夜(2020.1.23.) 那天,雖然白天仍然有許多車輛在通行,但是怪手早就集結,所有工程人員已經就緒,晚上九點封橋,十一點開拆,連夜敲的結果是第二天除夕一早,橋面早就清空只剩下橋墩跟最邊邊的部分了。
整個進度一直超前,一座曾經矗立在城市內的高架道路就此消失,春節年假過後整個平面道路就可以重新開放。期待未來川端橋與新的中正橋,能為城市帶來新的風貌吧!
以下是除夕時拍的一些拆除過程照片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