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日 星期二

可怕的「意像式保存」景觀與文資概念!

這幾年,我非常害怕「風華再現」,因為風華再現往往就是「風華再見」,主因乃是不管官員、規劃師、建築師或設計師承諾的「意像保存」或「意像再造」,常常都是非常可怕的結果。這是後現代中的亂象,那種「想像空間的再現」,往往成為迪士尼式的滑稽,然而官員或建築師卻可以說,「保留舊的,還不如蓋新的,然後把意像融入,這樣更受歡迎啊!」是啊,更受歡迎,迪士尼的老街,就比真的老街受歡迎。如果這樣,也就不用談什麼是真正的文化資產保存。

台灣鐵道歷史上僅存一輛BK10型的火車,非常珍貴,結果被成大自己亂修搞砸。而在淡水站外,為了重塑鐵道意像,跑去台南成大取經,搞出一輛假的BK20號蒸汽火車,結果如何呢?台南明明有一輛實車可以給他們參考,一比一測量複製應該不難吧?結果!?整輛車的比例抓錯,駕駛室奇大無比,彷彿車輛前後段是不同照片PS拼接。

 BK20字體錯誤,車號碼牌亂七八糟做,駕駛室的荒唐側面看更清楚。
 最扯的是,連結器裝反,這在搞啥東東?
 然後,標示牌也沒校對,Locomotive寫成啥?
 對於主事者設計者而言,這只是個「意像」,樣子到了就好,「還更受歡迎」呢!但是,尺寸跑了?樣子走了?還有意義嗎?它就只是個意像而已。一定有人說,有比沒有好啦!有個火車的懷舊廣場總比什麼都沒有好啦!但是,真的要做,為何不做到好?要用「意像」這種虛無的名詞來自圓其說?

北淡水的偽火車被弄成這德行,南部成功大學以堂堂國立大學之姿,卻又把真正的老火車修得跟假火車一樣。這個亂世就是,「真的修成假的,假的修成想像的」,反正只要有意像就好啊?

成大發生什麼事?請看以下回顧:

我常說,台灣的文化資產只要默默地不被注意,也許還能苟延殘喘留個原樣。只要有錢有預算,或者是出了哪個有鬼點子的長官想要來個風華再現,那就是風 華再見,直接GG。騰雲號當年被噴砂(噴殺)修成跟新的一樣之後,就再也不是古董了,台博館也只是抱著一個早已被臺鐵給毀掉的老火車靈魂而已,永遠記錄著 珍貴火車怎麼被玩壞。

成大這次更扯,而且是交管系主導,找來廠商免錢修復,透過「刮漆、除鏽、補土、防鏽處理、上底漆、上環氧樹脂與上彩漆等一道道繁複工序」後,直接毀掉這輛 車的文資價值。這些搞交通的,特別是交管系的,很多都是未來的交通人才,臺鐵裡頭成大幫也不少。但是這個系最缺的,就是好好教一下什麼是文化資產,怎麼去 對待文化資產。這輛老車是全台唯一,很珍貴沒錯,多年擺在籠子裡是生鏽也該處理,但是你不亂碰它也不會怎樣,但你這下沒有任何文資調查就亂修,就是在破壞 珍貴鐵道文化資產,而且還是堂堂國立大學帶頭做這種蠢事。

大家都笑說淡水有一輛偽BK10型,笑說那輛車很扯,沒想到成大更扯,自己把真的車修成假的車,看了真的很想哭。其實這種車,如果是靜態保存,先要做外表的現況調查,理解是否有改造痕跡,原廠銘版孔洞,甚至仔細審視各種零件或水箱改造情況等,做好完善的文資調查記錄,才能看怎麼修。冒然補土,噴砂,還上底漆、上環氧樹脂與上彩漆,根本就是化妝遺容,整個就全GG.....。

成大交管系於民國104年11月8日下午3點至3點40分於國立成功大學工資系館旁廣場舉辦「BK24火車頭剪綵與巡禮」,『讓BK24火車頭以嶄新的樣貌現身』!『讓BK24火車頭以嶄新的樣貌現身』!『讓BK24火車頭以嶄新的樣貌現身』

很多同好想看BK24到底被搞成怎樣,以下是柯凱仁先生拍攝照片提供大家參考。

其實,對於鐵道文化遺產要怎麼保存,並不是不能整修,而是有一定的規範。鐵道文化協會曾特別翻譯並透過里加憲章的中文翻譯,嚴肅地宣揚鐵道文化保存的正確理念。(最下面會附上由鐵道文化協會理監事會通過的該憲章中文翻譯版)

 火車的修復跟所有古蹟的修復是一樣,必須要有很謹慎的調查研究後才可以下手,甚至要去考慮到要整修到什麼年代,不能把一輛車修成部分是清代,部分是日本時代,然後還有部分是依照模型製作的混和體。如果,火車的修復,是「砍掉重練」的野蠻作法,其實都是在破壞鐵道文化資產,下手前不可不慎。當以下重手的「不可逆式」方式來修復,不管花多大辛勞,都無法證明其是在尊重文化資產,或者重視文化資產。因為其以整修「文資」名義所做的破壞,是實質且永久性的破壞,儘管當事者毫無這方面知識與背景,一樣無法以此裝無辜,而仍需要受到譴責。

通 常來說,整修珍貴老火車的第一個考慮問題,就是「要復原到哪一個時代的樣貌」,而不是隨心所欲胡亂整修。在外國,多是把車輛復原到「登場時之姿」,除了因 為復原到登場時代的樣貌最有意義外,通常登場時製造廠或者鐵路當局本身所保存的資料最為豐富,因此不論外觀形狀或者塗裝上,都可以精密地完整復原。國內目 前幾次所謂「老火車再現風華」的噱頭,往往都是某部分零件或結構修成某個年代的樣子,所以完成後的車輛,便是融合了各種時代於一身的「時空怪胎」。再加上 一些奇奇怪怪上級官員的「指導」,又裝上了許多「新發明」的零件,再配合胡亂考證的研究者背書,很多奇怪的展示車於焉誕生。
對 於這般的亂象,鐵道文化保存者曾謹慎地不願意質疑,因為害怕各單位一氣之下完全不再珍惜珍貴火車,賭氣地直接拆除殆盡永絕後患。但是,看到如今這樣荒腔走 板的車輛保存與維修,卻又不得不以研究者的良心提出批評,以免後世子孫被這些四不像的火車所誤導。當然,台灣僅存的一些珍貴老火車,實在也是再也經不起沒 有考證的整修蹂躪。
或許,當台灣還沒有真正夠水準的修復技術與修復把握的情況下,也沒有經費好好調查研究再來整修這些車時,也只好妥善保存這些車輛於不會風吹雨淋的環境中,讓它能繼續留存下去到未來。這樣的保存,比起胡亂整修破壞,絕對是要更正確的選擇。因為,當有個主事者想要抓老火車來做秀時,隨意花個不到兩週就可以將老古董變成一輛嶄新的車,然後文化價值全毀,這種破壞式保存的風氣,實在是非常之不可取,也值得警惕。
以下照片由林志岷提供,在此感謝。



里加憲章——遺產鐵道的國際保存規範

我們期待此一憲章將有益於從事於此的每個人,都有機會作出明智的決策。本憲章與有關遺產保存的其他憲章相輔相成。

目的
里加憲章是規範保護、修復、維護、修繕及運用那些具歷史性及營運中的鐵道設施之原則性條文,盼能幫助會員們作出明智之決策。

定義
本憲章所指的遺產鐵道,包含具歷史性或保存的鐵道、博物館形式的鐵道和電車軌道、營運中的鐵道和電車博物館以及旅遊鐵道,甚至亦包括在全國路網以及其他路線上營運的遺產火車。

本憲章所指的鐵道設施,包含了構成整體鐵道中任何部分的建築物或基礎設施。保存,意指適當的維護某一物件,維持其既有狀態、品相與情感記憶,免於受到破壞、拆解的保全過程。維護,意指不與歷史上或材料上之證據以外的任何方式有所妥協,據以穩定某一物件狀態的過程。

修復,意指將物件恢復為較早期的狀態而修繕或置換佚失部分的過程。修復可能會增加原物件的強度,而且可能超出維護的原旨,此種改變應可辨識,但不宜過於凸顯。

修繕,意指調整或置換部品的過程。為了達成機械條件的特定標準,歷史上完整性的某部分,可能有所更替或捨棄。


第1條
保存及營運歷史性鐵道設施,應該在安全的文化下,利用科學上及技術上的技能與設備,保護鐵道遺產。

第2條
欲保存之歷史性鐵道物件及其附屬作業,無論是否明顯為技術上的遺蹟、交通史上的證物或延續傳統技藝的方法,均應列為保存與修復之對象。

第3條
上述鐵道設施之維護與保持規律的營運,對於遺產鐵道的永續存活是必要的。以傳統操作程序營運具有價值的歷史鐵道設施,並對公眾展現,是詮釋此
一資產的重要方式。

第4條
界定出歷史鐵道對社會有用的貢獻,將有助於促進其保存,惟類此運用可能涉及不可避免的微小改變,然而此類改變應屬完全可逆。

第5條
遺產鐵道不應只反映它在交通系統上的角色,並應盡可能地呈現其歷史淵源,以及對社會的影響力。

第6條
修復的過程極為專業,其目標是為了保存與彰顯傳統鐵道設施在美學上,功能上,以及歷史上的價值。修復工作應盡量尊重與瞭解原始設計及其規格。

第7條
若非安全因素、法律限制,或已無法取得,應使用原始或歷史上正確的材料與技術以維護歷史鐵道物件。但在無可避免之情況下,可適當使用當代的替代材
料與技術。

第8條
一件歷史鐵道設施並不一定需要修復至初造當時的狀態。使用期間所留下之痕跡反而可能更具有歷史價值。對任一時期的復原,只能在審慎評估歷史紀錄及涵蓋該時期的文件後,經描述及認可方得以進行修復。新置換的材料應以簡單永久的標示方式使其易於辨識。

第9條
若依法規定必須強制加裝某些安全設施,亦應與被修復之物件和諧共存,然而必須清楚標示此為新增或替換的物件。

第10條
任何必須之後續修改項目,應盡可能與原物件外觀融合。最好任何此類修改均應具可逆性,而且從原件移取下來的任一顯要部分,也應妥予保留以備未來可
能的使用。

第11條
對歷史鐵道物件維護或修復作業的每一步驟,均應有系統性的規劃與記錄。此項過程的竣工記錄保存期限應超出該物件之壽年。

第12條
有關於修繕、修復、保養、維護和操作遺產鐵道及鐵道設施的所有參與者之工作紀錄和檔案文獻,均應妥善保存。





1 意見:

小玍 2015年12月2日 下午7:33  

借分享~真的是不能同意更多了!自以為是專家的,把一堆專家都搞瞎眼!!!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