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4日 星期四

門司下關之旅

今天(2010.2.4.週四)的行程,主要是去門司與下關走訪。一早,我們搭乘了Hikari552號,從博多(09:37)到小倉(09:54),然 後轉10:03小倉出發的普通車前往門司港。我到過門司港很多次了,但是每次來這個老車站,都總是會有新的發現。這次拍攝了當年的連絡船連通道,以及一些 早前沒有細拍過小地方。而最值得說的是,我哈了很久的門司港驛二樓,這次因為在二樓貴賓室有展覽而開放,因而得以一窺究竟。真棒啊!

雖然港邊好冷好冷,但我們還是搭渡船前往對岸的下關。船在11:10出發,大約11:25就抵達對岸。這趟特別要搭船過門司江的旅程,主要也是想體會阿祖當年的走法。

在1907年4月24日晚上十時,洪以南與子洪長庚搭乘九州鐵道北上。洪以南搭乘的九州鐵道夜車,夜晚十時出發,隔日一早「天開曙色」時便到達門司。這段 夜行列車的體驗,洪以南以詩作描述「汽車輪展任驅馳。疊水重山總不知」的火車黑夜中運行,而在車內的狀況則是「屈膝斜眠」,最後被烏鴉從夢中喚醒。在洪以 南此首「曉者門司」詩作的註解中,寫著「九州鐵道止於門司」,蓋當時之門司乃如今的門司港站。此九州鐵道最北之起點車站門司是在1891年4月1日開設, 這個初代的門司木造站房,在今天的門司港站東側。隨著1901年5月開始行駛的「關門連絡船」連接下關與門司間,旅客與貨物的運輸,也都在九州與本州間透 過門司的連接而興盛了起來。

洪以南此番行程,是搭乘九州鐵道到門司後,搭乘連絡船往下關,因此在「過門司江」一詩中,會有「片刻濟川輕筏渡」這樣對於搭乘關門連絡船的描述。而同時, 「過江一道入山陽」的文字,正是說明上岸後,又接山陽鐵道的車船連結。所以啊!為了體會阿祖的過門司江,我們今天也搭了關門間的渡船哩!

1907-07-21洪以南發表之詩作「曉者門司」:
汽車輪展任驅馳。疊水重山總不知。屈膝斜眠鴉喚夢。天開曙色著門司。

1907-07-21洪以南發表之詩作「過門司江」:
兩肩風月志觀光。不計前途路短長。片刻濟川輕筏渡。過江一道入山陽。

到了對岸「下關」,我們開始步行要前往春帆樓以及赤間神宮。春帆樓的日清講和條約記念館是日本領有台灣的重要歷史場景(雖然現在的春帆樓內景,是重建 的)。相信對於臺灣人來說,馬關條約而造成日本領有臺灣一事,總感到慚愧。因此,當年阿祖洪以南在搭乘連絡船上岸抵達下關後,詩作「羞過馬關」便描述這樣 的心境:「催車速過下之關。畏見春帆惹厚顏。回憶當年成底事。鐵心人亦淚潛潛」。蓋春帆樓乃日清戰爭後,日方與清國代表李鴻章議和之處。此令人羞愧之地, 還是「催車速過」為宜。

1907-07-21洪以南發表之詩作「羞過馬關」:
催車速過下之關。畏見春帆惹厚顏。回憶當年成底事。鐵心人亦淚澘澘。

所謂的「馬關」地名由來,其實仍有略加說明之必要。事實上,日清戰爭之後講和簽約地點為山口縣的赤間關市。而「赤間關」實為「赤馬關」之漢文表記轉用,蓋 因江戶時代漢學者曾將其濃縮為「馬關」,而讓「赤間關」又有「馬關」之別名。因此,所謂的「日清講和條約」,便又有「馬關條約」之稱。不過,赤間關市的地 名,在1902年時改為「下關市」,僅剩馬關條約的「馬關」用語,仍存於中文的歷史描述當中。在洪以南的「過門司江」與「羞過馬關」詩作補註中,則都以 「馬關」之舊地名稱之。也因為赤間關這舊地名,今天我們也就順道拜訪旁邊的「赤間神宮」。

在走訪完這些景點後,我們到唐戶魚市場吃中飯,老爸點了日幣一千元的鮭魚卵飯,可真超級豐富呢!接著,我們又搭渡船回到門司港,這次要去造訪車站旁的九州 鐵道記念館。當年阿祖洪以南的赴日,能搭乘到九州鐵道的火車,時間點上也可說相當有意義。因為日本在1906年公布的「鐵道國有法」,是將各私有會社主要 幹線收歸國營的劃時代改變,當時的九州鐵道會社,在1907年7月1日便被國有化,改由帝國鐵道廳管轄而解散消失。因此,洪以南此番能搭乘九州鐵道列車從 長崎到門司,也算是一種很特別的經驗。所以,為了探訪九州鐵道的點滴,這個記念館當然不能錯過囉。

看完之後,我們搭16:00門司港開出往大牟田的普通車前往小倉(16:13),然後開始額外的鐵道之旅。因為很哈500系變成短八輛編成後的狗達瑪號, 於是特別挑了小倉16:39開的狗達瑪768號,搭到新山口(17:25),體驗此車的魅力。我們特別搭第八車自由席,因為此車前端有給小朋友玩的迷你駕 駛台,還蠻有趣的呢!一到新山口,立刻跳到對面拍攝這一整列的500系外觀,也緊接著搭由100系擔當的狗達瑪755號17:31開,回到博多18:25 結束一天的旅程。

晚餐吃了博多一幸舍的味玉豚骨拉麵(750日圓),實在是好吃啊!怎辦,我覺得一幸舍比一蘭要好吃耶。呵呵!

2 意見:

C君 2010年2月4日 下午7:38  

以後你的後世子孫會不會也來研究你現在這篇遊記呢?

Sewingkit 2010年5月18日 下午9:30  

If 臺灣人 read the history of 1895...「羞過馬關」. 臺灣人 need to face it, just 「羞」 is not a solution. 1895 臺灣人got sold by 清, will it happen again?

ECFA -- may make your 後世子孫 be sold by 中國 again and again.

神 bless 臺灣人.

A Taiwanese American -05/18/2010 visited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