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1日 星期六

蓬萊國小教室記憶

昨天早上,我在一個很懷舊的夢中醒來。原來,我跑在那個即將被拆除的蓬萊國小崇愛樓(老實講,我超不喜歡這個名字,只是我們畢業後樓被這樣叫,也只好跟著 叫了),就好像是我小時候的那種記憶一般。因為,在那的前一天,在郭老師的通知下,我九早十早(不是七早八早)跑去搶拍已經開拆內裝的教室內景。這次,我 一每一間教室都拍,以免錯過任何的內部。當然,也就因為這樣,我把小學一年級到四年級的教室又重新拍過一遍,那些歡笑與怨恨的記憶,全都一一回來。

這一間,是我一年六班時的教室。那時候老師是個李姓胖胖的新老師。因為是新老師,所以上課認真有愛心。雖然我開學沒多久就跌斷手脫臼,老師也特准我上課期間去上廁所以免跟人擁擠。我記得我們教室外,有一個很臭的獨立整排廁所。進去後一邊是女廁,一邊是男廁。



二年級是二年六班,我們這間教室是在側邊最後一間。我記得那位李姓老師曾經追著一個頑皮學生猛打,那學生一急跳窗,結果穿短褲的腳被玻璃刺入,血流如注,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血淋淋的血。當然,老師馬上送他去學校斜對面(民生西路寧夏路口)的那個啥外科的。誰說體罰不會「見血」?




三年六班是在這個樓上二樓樓梯邊的第一間。我的那個老師姓曾,也是個阿肥仔。如果說,我的童年有什麼最痛苦與最怨恨的回憶,這個老師堪稱第一名。我從沒見 過這麼口是心非,做盡假事,又一副正義凜然的老師。她整天說要反攻大陸,教我們作文最後一定要想到水深火熱的大陸同胞,講到蔣公與國父要立刻坐正,而且全 班的椅子要發出聲音表示坐正。明明不能課後輔導,偏偏她要賺錢,還讓我們躲督學。最誇張的是,她有體罰學生的癖好,月考前喜歡幫我們複習,一個一個問,不 會的就坐「太空椅」,到最後全班都坐了,她卻很爽。說陳德星堂是該拆的就是她,讓從小喜歡古蹟的我覺得怎有這種老師,唉!最後的諷刺是,這個老師居然落跑 去美國。實在不知道她的愛國是愛到哪兒去。




因為我三年級過得很苦,被這個曾胖子搞到快發瘋,自認為跟大陸同胞一樣水深火熱,所以那時候過世的阿媽,病中也一直聽我念這阿肥仔欺負我們之事。我阿媽往 生之後,馬上顯靈讓我四年級轉班,轉到新來的廖進忠老師班。這個剛從金門退伍的年輕小伙子,讓我小學過了最快樂的一年。這一間是我們的教室,在三樓的最後 一間。廖老師上課很愛扯屁,講他金門的經歷,讓我至今印象深刻。他的故事,當年我一回家都還要跟老爸重講一遍。不過那時候我就發現,老師上課愛打屁,學生 一定很愛聽。多年以後,老師教的都忘記了,但打屁內容一定記得。所以,一定要在打屁中加入人生大道理,這樣學生一定一生受用無窮。




那天的最後巡禮,看到203教室內這個講台,品質這麼好!請學校保留,竟然說空間不夠不留了。我緊急請人問看有誰可以搶救,朋友阿賓想要,但學校卻說要拿 去新教室用(意思是我們要丟也不會給你啦!)。到時候我們就來看看學校是否真的有保存拿去新教室用囉!我都把這件事PO在網路上,對阿賓你夠意思了吧!

1 意見:

JeffreyChoy 2009年7月14日 上午1:14  

我很喜歡這樣寫實的作品:)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