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5日 星期日

CT251/DT609身世調查報告

上個週末(2011.6.3.-6.4)趁著去高雄演講的機會,去了一趟打狗鐵道故事館,替CT251與DT609這兩輛車做了一下身世的檢查。這兩輛車 一直以來,CT251的車號最有問題,我也很想把這件懸案搞清楚,因此花了一些時間比對,而剛好RCS的調查研究與修復計畫也開始把一些關鍵部分的數字刻 痕磨出來,因此很多部分已經可以確認。原則上,簡單說,CT251是一輛偽CT251,這輛車的前半部完全確認就是CT259/C559,至於後半部煤水 車應該是某種原因新造或換過,車輪轉向架甚至是CT270的後期型。另外本來以為沒問題的DT609號,煤水車確認是DT586號的,也就是805號留 用,另外前半部看起來為汽車會社狀,可能是原本的,但還要經過動輪確認。以下是這次的調查結果報告:

CT259(偽CT251)公式側的 三個動輪,上面有三菱的標誌,C559車號,另外寫有シ13-11(小字)與シ12-7(大字)的時間表記,都說明它的下部結構,是昭和十二至十三年間製作,三菱製造出廠的C559這輛 車。有趣的是,車側部分連桿等連結裝置,部分結構應該是戰後有替換過,所以上面還有出現「二五九」或「259」之刻痕,但完全不脫C559/CT259之 推測。台鐵的C55一共有九輛,前四輛是C551-C554為三菱製造,C555車號很讚,但卻是川崎製造(當年照片很多,因為這輛比較早到臺灣),至於 C556-C559是後期型。C55這一款車跟1935年臺灣博覽會有關,是臺灣與日本同步使用的新銳機種,但唯一趕上博覽會開幕的是1935.8.製造 出廠的C555,三菱製造的C551-C554都在該年的10-11月才到。台鐵後續買入的四輛,C556-C557本來是1937年度要買入,但資材延 遲導致到1938年度才與C558-C559一起製造出廠輸入臺灣。





C551-C554與C555-C559的外觀上,空氣壓縮機的裝設 位置與外觀是分析上的關鍵,這從出廠照片就可以辨認出。原則上C551-C554的空氣壓縮機比較大會突出那個白色線條的踏板,但C555-C559則是 在這個白線條踏板以下。從外觀簡單判斷,目前的偽CT251空氣壓縮機是整個比較小而沒有突起來的,怎麼看就不可能是C551的了。


當然,安有仁很多關於CT259的照片,也提供了比對的線索。像是根據駕駛室的細部推敲,這輛車的駕駛室至少也是1968-69年間的CT259,另外鍋 爐下一個兩道的裂痕,用簡單銲起來黏住的痕跡,都說明「偽CT251」是CT259的前半沒錯。所以推論是,這輛車在保存時,被偷換過號碼(而真的 CT251在台南,這是另外一個故事了)。不過,除了動輪,那個駕駛室下面的從輪,居然是從CT278這輛車流用來的,夠神奇吧!


至於煤水車的部分,這是最令我困惑的。它那個煤水車轉向架根本不是C55的東西,反而是CT270後期型的,搞不好是某次「事件或事故」後,直接 新造,或者拿CT270的來瓜代的產物。這次的調查,我們也仔細檢查了煤水車的四個輪子,那竟有更驚人的發現。以公式側來說(括號內為非公式側),從前面 開始的輪軸記錄如下:L4 C555 (R4 C555)、R2 D518(25369 シ15-1)、R3 C576 (42266 17-11)、10-7 A434(L4)。基本上除了第四個的輪子外,其他三個都是讚讚讚!第一個輪子,沒想到是來自名機C555。也就是說,臺灣的川崎製造唯一一輛C55,也 是唯一一輛趕上臺灣博覽會開幕,日台同步啟用的第一款新銳蒸機之代表C555,就只有這一個輪子留下來!彌足珍貴。另外,原裝的D518與C576居然也 都有輪子留著,這也算是台鐵拆一堆車後,意外透過工場維修時交換而換得的器官保留文物!




至於DT609號的考證,這次做得少一點,但煤水車的車輪動軸,都寫著805與12-10的刻痕,也就是說,這煤水車來自早年805號,後來DT586號 的機會非常大。這12-10意思是大正12年10月製造,不過據查805號是屬於1924年度入籍的803至806號之一,為汽車會社製造(製番741至 744號)。因此,805的製番為743。這輛車最特別的是,汽車會社百年史上有一張近乎完工照,是臺灣首批汽車會社製造的9600,也是第二批的 9600。不過,我比對當年完工照還有現況,這個煤水車的外部卯釘大概都沒了,應該大翻修過。但是比對前里孝以及很多安有仁的照片,這輛DT586的煤水 車至少在1970年代就已經是現在這輛DT609的樣子了,因此推測所謂的DT609煤水車,可能是比較後來,甚至是在決定保存時才被台鐵給偷偷對調換過 的。為什麼我說這輛煤水車是DT568的呢?因為公式側的照片可以清楚看到,一個兩側下彎的管子,是獨一無二的特徵,到目前為止,我看這麼多DT580, 沒一輛長這樣的。但是,關於現在DT609的前半部,我還沒完全確認,因為DT609是屬於後來汽車會社製造的,同樣是汽車製品,因此比較難比對,還需要 動輪的關鍵來調查。





為什麼要如上述這樣地來深入調查車號,而非只看上面的號碼版呢?特舉出我「臺灣鐵道文化志」裡的一些文字加以說明,大家有興趣也可以去找這書來瞧瞧 囉!--------------保存車輛的修復與對於車號的考據,若能被認真對待,那也就不會有車號混淆的問題。可惜的是,台鐵的很多保存車車號可說是 一團亂,並且面臨了更嚴重的「冒牌車號」問題。所謂的冒牌車號情況,與車號更迭歷史的混淆不清並不一樣,而是指明明留存的是某一輛車,但卻不知什麼原因, 車號卻被改掛另一輛車的情形。這樣的結果,往往會造成很大的歷史錯亂,因為博物館裡若擺了這樣的一輛車號不對火車,有可能所有的展示資訊都是錯的:包含製 造廠、製造年、甚至所有的履歷!這樣的冒牌火車聽起來似乎很荒唐,但確實是存在於台灣各地的保存車中。這個問題,筆者早在1996年出版的《台灣鐵道趣味 漫談》一書中就說明過,但是卻一直未被重視。還記得當初說明這些冒牌火車情況的文章刊登於中國時報之後,台鐵還非常謹慎地回了公文說明,並由當時的機務處 蕭處長來電跟筆者說明情況。根據當時台鐵的說法,蒸汽火車的維修,可能同時有數輛一起進廠,為了讓其中某一輛趕快修好上路,可能會有零件互用而造成車號與 車身零件編號不同之故。這個說法可以理解,因為台鐵歷史上確實也有蒸汽火車因為事故或者性能不佳,由兩輛拼成一輛改掛新的編號重生。但是,這個說法顯然明 顯與保存車的冒牌車號並不相同。如果說,真的如台鐵所解釋的,某輛車是如此「零件拼裝」出廠,那麼照理說各部零件應該是混雜著不同車號才對。但是實際狀況 卻往往是,整輛車都是一個相同的車號——除了那塊掛在上面的號碼牌之外!因此,台鐵的說詞顯然並不合理。」上述的說明,交代了C551/C559的情況, 但這次的高港經驗,讓我更深一層地發現這種考古,還會意外找出很多名機的器官,原來在台鐵維修時曾經被交換而意外保存!對於C555的一個原裝輪子,被留 在煤水車上,這是多麼驚人的事情。若我們能把全臺灣保存蒸機都做一個普查,也許還會發現更多的驚奇喔!

2 意見:

test now 2011年6月6日 上午2:10  

這大概只有老師您辦的到了!
到台鐵上班真的只是領領薪水嗎?號稱一百多年,台鐵的教育訓練都沒提醒嗎?文物、廢物古蹟、賺錢,很難分辨嗎!

Amorfire 2011年6月8日 上午4:03  

還有戰爭被美軍轟炸的殘餘機件
也是可能被撿回來當替代零件的原因

在台灣貧苦的年代, 賣了當廢鐵無可厚非
但是在台灣富足的現代,各單位的材資主管與老闆們
還在將台灣的珍貴歷史物件, 送進貪婪的融煉爐, 這才是最大的道德淪喪 ~~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