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9日 星期日

一定要都更嗎?老台北記憶消失了

就是因為郝市長一直真心的以為剝皮寮、迪化街這些夢幻不實,而且與真正庶民文化及城市風貌相悖離的歷史記憶保存是成功的,所以才令人擔心與不安啊!看起來 北市府似乎沒有搞清楚為何大家會有這麼大的疑慮,為何會反彈如Widodo學者所說的迪士尼「米老鼠城」歷史風貌規劃了。

一定要都更嗎 老台北記憶消失了
【聯合報╱記者蔡惠萍/台北報導】

2010.12.20 03:09 am

初冬午后,被四周高矗大樓包圍、大隱隱於市的城中市場,人潮散布在擁擠逼仄的巷弄中,連棟三層樓、曾是詩人周夢蝶擺舊書攤的騎樓下,如今是如繁花盛開的連排成衣攤,不絕於耳的叫賣聲,展現出傳統市集慣有的生猛,拾階走上二樓明星咖啡廳,遇見了時光不走的「老台北」。

明星咖啡廳 原貌快不見

超 過一甲子的明星咖啡館,「封存」了無數台北人的歲月記憶,儼然已成台北文化地標。不過,曾歇業十五年、五年前重新點燈開業的明星咖啡廳,也捲入了台北市這 一波洶湧的「都更浪潮」中,一旦都更啟動,迄立在此六十餘年的明星也得「跳槽」,暫時搬到附近營業,等都更完成後再回到原址「武昌街一段七號」。

緊 鄰台北車站的武昌街一段與重慶南路一段間的街廓,由於地段「誘人」,已被民間建商相中為都更標的,打算興建為地上廿七層、地下四層的豪宅。位在武昌街一段 十一號的老店「排骨大王」,已被建商高價買走,於十月底歇業。隔鄰的明星咖啡廳創辦人簡錦錐已簽下都更同意書,不過,從美國返台接手經營的女兒簡靜惠卻極 力反對,掀起家庭革命。

「台北一定要做都更嗎?」冬陽穿過明星咖啡廳的木造窗櫺,打在簡靜惠略顯激動的臉上。她說,原本武昌街一段這一排 的街廓有廿七個地主,現在被一一收購只剩十一個地主,她望著對街被香煙繚繞幾乎不見屋頂的城隍廟說,明星咖啡廳就是在這樣獨特氛圍的土地中長出來的花, 「you can't replace(取代)it!」雖然建商承諾日後會再搬回原址,但她很懷疑:到時住進豪宅的「明星」,還是「明星」嗎?

只管換幾坪 心中只想錢

簡靜惠說,現在大家只討論「一坪可以換幾坪、一坪值多少錢?」但有誰關心台北的歷史與記憶會不會一起被「都更」掉了?她說,台北要找高樓大廈,可以到信義區,但要找明星,就要到武昌街,但現在都更卻像要把台北全部變成信義區,「那是一個多麼乏味的城市啊!」

「我 女兒說她要去台北市政府抗議!」八十高齡的簡錦錐說,剛開始他很猶豫,但是附近地主不斷來遊說,「我壓力很大,不要擋人財路啊!」他後來也想,明星這一排 老房子也舊了、沒有電梯,很多老客人根本爬不上來,他自己年紀也大了,如果改建後有了電梯,明星可提供客人更舒適的環境,他考慮一個月後,點了頭。

簡錦錐與簡靜惠父女的家庭革命,其實就是台北人面對都更的縮影。台北市推動都更,公家、民間一頭熱,但是卻少有人關注到都更背後的文化層面,台北人的集體記憶與歷史軌跡,會不會就此淹沒在都更浪潮中?

城市沒記憶 文化也沒了

「失去記憶的城市很可怕!」師大地理系助理教授洪致文說,都市更新、再生是必要的過程,但都市更新與新的都市計畫是不同的,都更是在既有城市的脈絡下,以人民為本位,兼顧歷史層面、住民權益下進行更新,在都更的過程中,城市的集體記憶要被保留,而不是將整個記憶都摧毀。

更令他不安是,現在北市府用了許多容積移轉獎勵來大改造,但以人口、交通規畫來做為布局的都市計畫,在這種毫無限制、缺乏上位計畫的容積移轉、獎勵下,會導致整個城市「失控」。

老街老房子 一一被輾平

台大城鄉所博士候選人、無殼蝸牛政策研究員張維修也有相同的觀察。他說,現在的都更談的都只是建築物的改建,政府大力鼓勵都更,但建商往往只願意進行精華區的都更,大量資本的投入,只會造成台北房價愈來愈高,更多的人買不起房子。

他 說,一個城市的特色在於歷史的記憶、味道的記憶,但現在台北市推動的都更鼓勵封閉式的社區,有大樓管理員、門禁、向上發展的大樓、獨立的開放空間,使得台 北傳統街面的連續面被打斷,同時也取消了騎樓這種反映南方氣候的建築型式;他更批評,台北市推動都更的過程中,該是扮演維護城市記憶、文化風貌角色的台北 市文化局卻彷彿被徹底「隱形」,任憑都更巨輪輾過老街、老房、老台北。

牆新但樹小 這就是台北?

一個看不到文化,也不在意集體記憶的都更,最後的結果,會不會把台北從此變成一個「樹小、牆新、畫不古」的城市?

【2010/12/20 聯合報】

軸線翻轉多年…西區居民提到就氣
【聯合報╱記者吳曼寧、莊琇閔 /台北報導】

2010.12.20 03:09 am

台北市長郝龍斌選前頻訪西區,保證上任後致力軸線翻轉,大同、萬華居民聽了雖然心動,卻不敢抱太多期待,居民認為,唯有了解在地需求量身改造,西區才有機會風華再起。

「感覺好像沒辦法救了!」西昌夜市旁的雜貨店老闆陳文雄說,西昌夜市廿年前車水馬龍,是全萬華最繁榮處,攤位租金一晚要價兩萬,但現在降到兩千「還沒有人要租」,原因出在艋舺公園街友聚集,一到夜晚無人敢經過,逛街人潮減少,才會造成周圍商圈沒落。

萬華青草巷內百年老店老闆藍秀鑾表示,街友睡在銀行、商店門口,政府應該要想辦法安置;自從SARS過後,青草巷遊客銳減,直到電影《艋舺》上映才帶動觀光人潮,周六、日彷彿過年般熱鬧,「政府要趁勝追擊」,繼續推動文化產業,不要讓現況成為短暫光景。

此外,龍山寺地下街商場冷冷清清,藝品店老闆娘朱小舞抱怨,商場缺乏整體規劃,開幕後商家陸續遷出,原本給算命、藝品和輕食的攤位,現在換成卡拉OK店,吸引街友,「政府有管理嗎?我們完全沒感覺!」

朱小舞認為,市府不能只在捷運站上面辦活動,下面的店家也要顧,結合龍山寺人氣宣傳,做出商圈特色,硬體設備也要加強,像台北地下街定點放置飲水機,龍山寺地下街卻「一台也沒有」,垃圾桶同樣少得可憐。

曾經風光的大理街服飾商圈,現在逐漸被五分埔取代,服裝店老闆許秋琴望著艋舺大道感嘆,「交通對大理街的殺傷力太強。」由於周圍缺乏停車格,廠商暫停在店門口補貨,一定被開罰單,火車每天又只有三班次會停靠萬華,桃園新竹的客人全部流失,業績掉了七成。

萬華區青山里里長李昭成認為,要促成萬華繁榮,首要加強衛生清潔,熱門景點周邊的停車場增建更迫在眉睫,目前觀光客能到達的範圍有限,無法活絡商圈。

同樣老舊房舍居多的大同區,民眾也引頸期盼都更,在迪化街賣了廿五年古早味冰飲的嚴浩褀說,老街八成店家已整建完成,維持傳統巴洛克式建築特色,但商家的營業使用執照卻遲遲拿不到,「商圈熱不起來」,還有店家苦等三、四年,最後放棄轉賣房屋給市府。

他 表示,迪化街是南北中藥雜貨聚集地,每逢過年又有年貨大街,知名度夠,民眾採買一次都會帶回好幾大袋,無奈停車位少,大眾交通運輸又不便利,「難道要民眾 大包小包走廿分鐘走去捷運站?」他建議增加捷運接駁小巴,也可結合周邊景點,如寧夏夜市、後火車站商圈、大稻埕碼頭、霞海城隍廟,規劃半日至一日遊。

隔壁的雜貨店老闆李榮華也表示,迪化老街的路標告示非常不清楚,經常遇到日本觀光客攤開地圖問路,但指了半天還是無法意會,他指著一旁的永樂市場說,「光是要到樓上,都不知道電梯在哪」,迪化街廣場、街道上應增設導覽圖,並加註中英日版本。

關於老街發展,住在大同區廿多年的藝術工作者簡倢妤認為,大稻埕迪化老街「還不夠有氣氛,路樹也不美」,文化局在廣場推動歌仔戲是很好構想,但宣傳不足,許多民眾等到開演時才得知有演出,浪費原本美意。

廿四歲的居民吳靖雯認為,大同區「要現代不現代,要傳統不傳統」,定位不夠明顯,雖然近年推動商圈發展,但都只有在地居民在參與,喊了好久的寧夏圓環,規劃好幾次都失敗,就是因為設計不符在地人文風情,從地方角度規劃建設,絕對是成功的關鍵。

【2010/12/20 聯合報】

郝龍斌保證:都更不毀老店 房價要靠中央
【聯合報╱記者錢震宇/台北報導】

2010.12.20 03:59 am

郝龍斌:未來每個行政區都蓋社會住宅 / 高詩琴

台北市長郝龍斌表示,台一冰店、明星咖啡廳這些老店,是老台北人的共同記憶,如果因為更新而消失,「我也會很失望」。但這些老店經過都更後,周邊環境一定會更好,「像這樣生意好的店家一定會另起爐灶」,很快就會復出。

郝龍斌說,都更對絕大多數民眾都有利,他多次跟市民座談,不少市民跟他反映居住的公寓屋齡已經快卅年了,沒有電梯、公共設施不足、消防救災等安全很令人擔憂,但已經習慣生活在這裡,跟老鄰居也比較有話聊,捨不得搬走,希望就地更新。他聽了很有感觸。

至於如何保存老舊文化店舖,郝龍斌指出,他去上海考察,仿照上海新天地及一九三三的「拯救如舊」老舊城區再利用,包括紅樓、剝皮寮等都是成功的案例,未來會要求文化局在都更時納入整體考量。

談到萬華、大同區重生,郝龍斌表示,龍山商場有其地區特色,經營績效不好是事實,他會要求市場處積極檢討,明年也會有新方案。

至於遊民的問題,郝龍斌說,遊民也有人權,無法強制要求隔離或是安置,但若有遊民、流動攤販甚至流鶯,占據人行道或影響周遭住戶,警方都會立即處置。

郝龍斌指出,萬華區有剝皮寮、紅樓帶動,周邊房價已經上漲;大同區受到北市舉辦花博效應,人行道、安全島、騎樓、招牌等都已經美化,景觀已有大幅改善,遠景可期。

郝龍斌說,房價問題主要責任在中央,地方政府能做的有限,像是購買第二棟以上的購屋者的貸款成數、利率適度調整,也才能抑制炒房、炒樓及短期投資客炒作,但這權限是在中央。

台北市要做的就是增加公營出租住宅,增加供需,盡量抑制房價,公營出租住宅包括青年住宅、社會住宅,日後新婚或青年首購族。

【2010/12/20 聯合報】

買不起房 親愛的台北我要和你分手
【聯合報╱記者何醒邦/台北報導】

2010.12.20 04:40 am

五都新市長本周六上任,不僅帶動全國都市化的腳步,也寫下台灣自治史的里程碑。新五都的市民,都希望這五名「超級市長」上任後,能帶來新建設、新氣象。

聯合報記者深入五都各角落,採訪上百名各行業的代表人物及小市民,呈現基層心聲,以及民眾期待新市長解決的問題。將以一天一個都、一個版的方式,分五天刊登「五都市長請聽我說」專題。

萬華區老舊房舍多,居民期盼政府推動都更改變市容,圖為南機場夜市周圍民宅。
記者吳曼寧/攝影
一波波無聲而洶湧的台北市青年移民潮,正在發生。近來台北的「外移效應」愈來愈明顯,許多人都當起「橋民」(過橋之民),但這批「橋民」多為被迫遷徙,而與台北市「分手」的關鍵之一,就是高房價。

只能買北縣 無奈當橋民

冷 鋒過境,上高架橋後下林口交流道,從車窗向外望,濕重的霧氣迷濛。「這裡會成為未來之城嗎?」邱小姐就是其中一位「橋民」,新婚的她,與先生每天開車到台 北市上班,雖然政府的合宜住宅要蓋在這,周遭「施工中」的標誌越來越多,近年房價也不斷提升,但放眼望去,高樓只透出稀微的燈光。她說,入住率低,是因為 氣候、交通環境都讓人卻步,「沒辦法,只買得起這裡。」她無奈地說。

打開信箱,看看房仲公司的廣告單,北市房屋一間比一間貴,想要有個安身立命的地方,竟是那麼困難。這是一位在台北工作的四十歲上班族心聲,工作十幾年,買不起一間房子,成家的夢離他很遙遠。

負擔極嚴重 成家夢極遠

台北房價已經高到「負擔極度嚴重」程度,庶民要不吃不喝數十年才買得起房;台北居大不易,許多人乾脆選擇逃離台北,不少民眾為求合理房價與良好居住品質,開始往外圍移動找房,房仲業者統計,今年至少有五萬多人搬離台北市。

講更直接點,北市的高房價,逼走不少年輕人。據房仲調查,北市廿至四十歲想外移購屋者超過五成以上,而政府規劃興建的合宜住宅,因地處偏遠,很多人並不埋單。這樣一種年輕居民流出的現象,其實是代表城市活力逐漸衰退。

青年移民潮 減城市活力

就連年薪百萬者,也都認為自己很窮。三十多歲的劉先生擔任媒體主管、年薪近百萬,事業有成的他最近準備結婚,開始在北市找房,但看了一輪才發現,「自己好窮」,也笑說,因不少建案紛紛躋身「百萬俱樂部(每坪百萬)」,他一年的薪水剛好夠買一坪。

同樣三十多歲、在北市執業的陳醫師,最近決定離開從小長大的信義計畫區老家,在板橋買了新房子,一家三口定居北縣;高薪的醫生階級也開始把北縣當成居家落戶的第一選擇。

高薪醫師族 也選擇出走

而住在台北市裡的,也好不到哪去。最近才在萬華買了一戶八百萬、四十多年老公寓的簡茗薇說,北市老舊社區因房價低,年輕人接受度較高,但生活水平不如市中心,「甚至還輸給新北市,」她很怕家裡老人家爬不動樓梯。

住市中心的林小姐說,對她們家而言,房價上漲毫無意義,因為賣了之後,也買不起別的地方,就算已結婚,她與先生要繼續窩在家裡,當「啃老族」,希望家人不要趕她出去。

房價若能降 挺郝選總統

從南部來台北打拚十多年的租屋族林正中,最近打算買房,發現動輒一千萬起跳,「兩棟台南老家房子都賣掉,也買不起台北一間小屋。」他認為政府提供租金補助最實際,由他自己來找房子,他還開玩笑說,「房價降到每坪卅萬以下,就支持台北市長郝龍斌選總統。」

政大教授張金鶚認為,雖房價的政策調控屬中央執掌,但政府是一體的,且都是藍軍執政,就算是地方政府,也要積極作為,不能「置身事外」。

大樓拚命蓋 沒庶民呼吸

要不要離開台北,應該是民眾衡量本身需求與喜好後的抉擇,而不是價格決定一切。試想,當台北的大樓如雨後春筍般聳立,不斷挑戰天際線時,這些美麗房子的背後,卻少了庶民的呼吸,又有何意義?

【2010/12/20 聯合報】

1 意見:

Inhelix 2010年12月20日 上午6:41  

那天聽你們說是Disney,真是讓我差點笑出來,我只敢說是奇幻的街屋建築師,美學文創的推土機啦!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