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6日 星期一

台北舊市議會這個路口的歷史空間意涵

在跟很多市府官員談到舊市議會的保存時,不管是建物保存或者退到立面保存,他們的觀點往往一開口就說,「ㄟ,這又不是什麼經典或多好的現代建築作品」「這建築不好看啦」「很醜啦,應該拆掉」。但城市的歷史,是一層一層地疊加,你覺得不好看或不成熟的作品,未必沒有內涵,沒有歷史,沒有保存的價值。而且,今天你看不起一棟1960年代的建築,可是可能你拆光後明天就會反悔了。

我看著忠孝西路與中山南北路口的這個角落,突然發現一個有趣的空間特色,也正是舊市議會若能保留下來,可以訴說的城市歷史。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發現,這個角落的三個官署,監察院(台北州廳1915),行政院(臺北市役所1940),舊市議會(1964),每一個角落剛好相差約二十五年。如果拆除舊市議會,這個特色將永遠消失!而這個遺憾,將會把柯P寫進歷史。

而且,我覺得這個地不該是作「城市願景館」這種歌功頌德的規劃。這塊地有清代以來的重要歷史意義,是做為「城市博物館」的最佳用地。如果有40%的回饋,應該用來做城市博物館。請文化局必須責成文獻會立刻開始籌設。文化局不可自外於這個計畫中!


以下,讓我們來看看這棟建築的一些特色!

這棟建築最初二層樣貌完工於1964年。由臺北市政府工程處設計,名建築師高而潘任職基泰工程司時做為設計顧問。其外觀分為內部議場的內圈與外部辦公室的外圈,扇狀排列。因此成為忠孝西路與中山南路口的一個重要臺北城市景觀。其完工時樣貌如下圖:

原本格狀外觀,在增建三~樓時,部分保留部分遮起來,所以目前來看,仍有許多建築構件保留當時的設計樣貌。(很有可能是把本來環形全部的格狀,集中到部分去。這個施工的工序值得好好研究一下
這棟建築的外觀,除了這種格柵很有民國五十年代的特色,外表一樓處也用了高檔的花蓮大理石石材。這些門柱大量使用大理石板做為裝飾材,正好反映1961年榮工處大理石廠在花蓮設廠後大量開採運用的歷史。
這棟建築的扇狀結構,正面玄關在中正分局使用時曾把兩邊的部分略微封閉,因此比較不氣派。以前門面比較寬,進入大廳後有相當寬廣的樓梯直通二樓。目前整個格局仍在!
 二樓回看的樣貌~
從一二樓間的連通道,可以通往大議事堂的後棟,也就是議員開會之處。這棟建築的扇狀特色,學者凌宗魁有提到:舊臺北市議會原址採用扇形平面議場,並反映於外型量體,回應位於路口面相轉角的城市表情,放眼臺灣地方自治史,屬於極為特殊的案例。在議會建築設計中,「民主的傳統」是最重要的表現元素。

從前棟可以看到後棟的情形:
 從一樓與二樓間進入的大議事堂,彷彿時空凍結,議員桌子扇狀方列。
(老照片由國家文化資料庫提供)

在議事堂外,有一個鋪著紅地毯的旋轉梯,相當特別,可以直上議場頂側的旁聽席。
旁聽席的座椅都拆了,但是階梯狀仍在。
旁聽席的view很好,如今一樣可以看到整個議堂的樣貌。
當 然,舊市議會裡大家可能好奇,為何主席台上的桌子都不見了,只剩議員的呢?根據比對,台上那些很可能都搬去新的市議會繼續用了,不過還要詳細調查才知道 (市府會調查嗎?)。下面的圖是中央社的檔案照片,是在新的市議會內,前排主席那些似乎都是從舊的市議會直接搬去新的用,連市議員的沙發,可能也是舊的 喔。
這棟建築其實也有電梯,也有其他一般的樓梯。
台北舊市議會其實仍有許多1960-70年代留存至今的特色,只不過如今我們在保存現代建築時,往往有很多質疑聲浪。這就好像小時候你要保存日本時代建物,很多人說它們不夠老,這也算古蹟或歷史建築?但隨著時光飛逝,很多1960-70年代的建築一直拆,越來越少,很多能反映那個時代的建築構件也一一消失。像是舊市議會的燈具,冷氣出風口,格狀金屬窗,這些都是不會再有的時代特色。
因為舊市議會最後使用者市警察局,所以目前內部仍有一些警局時代的遺跡,值得保留做歷史見證。
總之,我是覺得,以這棟建築在臺北市議政史上的重要性,開發時留下中山南路與忠孝西路扇狀的立面並不為過。只不過台北市府看不上這種1960年代的現代建築,想要以文青的浪漫想像去蓋新的,剷除舊的。未來,這裡可以是城市願景館,一個有願景的地方,卻沒了歷史的虛偽空間,正符合柯P西區門戶計畫一路以來缺乏文化歷史深度,想要幹掉三井歷史老倉庫,搞個偽甕城假護城河的敗筆。

聽說柯P可能在兩週內就要把台北市舊議會給用怪手拆個精光!我們當然都相信柯P的魄力,就像我們喝采於他一上任就拆除雞肋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一樣。但是,舊市議會是台北市重要的議政歷史。難道,你做的那個城市願景館,只放舊照片嗎?只放怪手拆剩的瓦礫堆嗎?都沒有立面保存的可能性?拆除前有沒有先把建築測繪過?如果都沒有,就請怪手進場拆,那柯P跟以前好幾任沒有文化的野蠻市長又有什麼不同呢?這個案子很急,市府會怎麼做,很快就可以知道了。

我真的不希望柯P的西區門戶計畫,就是一個從舊市議會一直拆到三井倉庫,剷除臺北城市歷史的「大道」。如果真是這樣,柯P的政績,很可能就從拆除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的魄力,直變成城市文化劊子手。柯P可以開玩笑似地把文化保存人士當成「文化恐怖份子」,但是真正的「歷史文化殺手」,其實是柯P的市府團隊!

對於舊市議會應該怎麼做? 以下是我的建議:

1.郝市府作的文資鑑定太過粗糙,有需要好好重新檢視一下以免拆光就什麼都沒了。 
2. 建物內仍有議政歷史相關文物,需要清查後才能拆。 
3. 建物本身需要先做測繪。既使要拆,也要先測繪。 
4. 最好請高建築師回來指導一下那些建築構件,是可以保留作為未來所謂的城市願景館的展示用(市府官員說,以後展示廳可以用大圖輸出或做模型呈現,這也太糟糕了吧!)
5. 慎重考慮立面保存與後部高樓興建的整合。

1 意見:

游蒂恩 2015年11月18日 上午1:24  

您好!我們是聯合新聞網,轉載報導您部落格這篇優質文章,希望讓更多人關心此事,附上連結請您參考。有任何建議懇請來訊,謝謝您!
http://udn.com/news/story/1/1322609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