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

台鐵舊型普通客車藍色顏色考證

過去,台鐵有自有的造漆工廠,因此車身顏色塗裝上較不會出差錯,唯一可能的差異是外國製的新造車上,其所用的顏色未必與台鐵本身造漆廠的顏色完全一樣。在台鐵關閉自身造漆工廠,車身用漆開始向外面的廠商購買後,車身選色往往就以「臺灣區塗料工業同業公會」常用的幾個標準色色卡為主來選色,但各廠相同色號油漆本身的差異及褪色的程度不一,乃造成台鐵車輛車身顏色塗裝上的不同。


以普通車時代的藍色而言,在電氣化前若不論外國新造車的顏色差異,台鐵的柴電機車用的是比較深的藍色,這種藍色也用在大部分的木造客車上,因此像是木造花車SA4102號便是這種顏色。至於數量頗多的鋼體藍皮普通車,使用的藍色比柴電機車淺,雖然類似「臺灣區塗料工業同業公會」色卡中的「浪漫藍」,但若依照現有車身的剝漆色層分析後可以發現還是有所差異。經過比對,台鐵當年使用的普通車藍色色號大致是Pantone色號中2182C,也就是C93 M44 Y32 K57,或者R23 G74 B91這樣的顏色。

之所以會有要重建台鐵早年普通車藍色的問題,主要是在於台鐵於1990年代後,整個普通車用的藍色逐漸「走色」,特別是高廠開始修客車後,引進了一種很鮮豔的「孔雀藍」,整個格調大為降低,後來花廠與北廠也都淪陷跟著買錯顏色,一路錯到如今。近幾年的柴電恢復舊塗裝,或者是普通車進廠維修,都依然是塗成這種孔雀藍。這樣的孔雀藍在台鐵錯誤使用超過二十年之後,已經意外成為另一種「中華民國美學」的時代意義。因此,未來鐵道博物館保存車的塗裝計畫上,也應適度重建這段顏色歷史,但其他懷舊車輛或更珍貴的保存車,則以恢復正確普通車藍色塗裝為宜。

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台鐵電氣化後新造客車的新編號法

(本文節錄自即將出版的「台鐵全車輛--莒光號客車」一書)

台鐵電氣化後的新編號法是要解決「插空隙擴大解釋時期」的車號混亂,因此仿效原本的方式,一樣以五位數來編碼,捨棄千位數為2 的規定,全新制定編碼邏輯,以期能可長可久。但問題在於這個編號法並無詳細規則制定,亦無明確公告,導致連台鐵機務處管理車輛的承辦員都難以理解當初的制定源由,導致後來登場的新車並未依照原先規劃來編號。 

 基本上,這套台鐵客車的新編號方式,有一個最初的規劃版本,但在後續使用上卻又不完全依照這套邏輯,導致一種相當混亂的現象。這份新編號法最初的規劃,雖仍沿用5位數字的方式編碼,但萬位數與千位數為「形式」,千位數至個位數為流水編號,因此每輛車的車號以5位數表示時,前二碼為形式,後三碼為流水編號,亦即每型車可以從001編至999號,相當浪費車號空間。

在這樣的規劃下,莒光號客車的可用數字為FP/FPK10001~19999,二等冷氣車即復興號為SP/SPK20001~29999號……。很顯然地,這個編號法一開始的邏輯,是要把有車長室與無車長室的車輛分成兩種型,因此10型為一般座席車,11型為有車長室的車型,故形式就變成FP/FPK10型,及FPK11型,而車號即從FP/FPK10001號及FPK11001號開始編。

雖然台鐵最初的新編號法是這樣規劃,但到實際運用時想法卻已變成千位數為0代表一般座席車,為1為有車長室客車,因此10000系的座席車是10000型,有車長室的車為11000型。這個編號邏輯來自最初莒光號 10型與11型的規劃。但當下一批車推出時,形式編號應該編成12000型,可是台鐵卻以百位數的進位來區分,也就是10000型系列的下一款車竟變成10100系,一般座席車編為10100型,有車長室的車為11100型。

這個邏輯的轉變,回到類似32XXX編碼時代以百位數做形式進位的規劃,而把千位數留成一種代表可以代表有無車長室的代碼。這樣的編號其實也是說得通,因此再到下一款車推出時,就是10200系,座席車10200型,有車長室的為11200型。可是這時,負責編號的台鐵人員開始犯了一個編碼上的錯誤。當第一代可供輪椅上下的無障礙莒光號(附車長室)車登場之際,其實台鐵大可以新定義千位數為2來代表此系列車的另種形態,也就是12200型,但是台鐵此時卻很豪邁地將此車編為11300型,以百位數進位成另一種車型。可見,編碼的人並不理解百位數是用來區分整批車差異與否的形式位數,只記得千位數是1代表有車長室,便很浪費地用掉百位數為3的形式。其實1X3001X200的車都屬同一批的輕量化車頂冷氣莒光號,如此隨意用掉形式為300的數字,相當不可思議。而最奇特的是,11300型的車自始至終只有2輛。區區2輛車佔用這麼多可以編碼的數字,相當可議。


而在11300型之後,台鐵新購的新莒光號編為10400系的,分別為10400型和11400型,這並無太大問題。接著下一批是復興號改來的莒光號客車。姑且不論更新車要用4位數編碼的傳統,若用5位數編碼應該就是10500系,各型車編為10500型或11500型。但此批唐榮更新車中的商務車,台鐵竟神來一筆直接進位成10600編碼的BCK10600型,如此豪邁地「形式進位」在另一批10500型座席車二度更新為商務車時,竟更進一步稱為BCK10700型,相當不可思議。

但如果這樣豪邁編號下去,也許就不是台鐵了。因為,另一批大部分非輕量化車體的莒光號改造車,由隆成發所得標的改造案,改造出的車廂竟編成10600系,座席車為10600型,有車長室的為11600型。但問題是,10500系的商務車也被編為BCK10600型!也就是說,同樣為10600的形式數字,有輕量化車體的更新車,也有非輕量化車體的隆成發改造車。這樣的混亂編號邏輯,真的是非常地不可思議。
 

 

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台鐵戰後客車舊編號法邏輯概述

(本文節錄自即將出版的「台鐵全車輛--莒光號客車」一書)

目前現行的台鐵客車車號編碼規則大致可以分解成四個「段落」,第一段為噸數,第二段為英文標記,第三段為數字編號,第四段則為註記。除了第四段可有可無外,其他的三段為每一輛車在車身上都必須寫出來的。下圖中的藍色線段由左至右代表的就是這四段的編碼。

 第一段的噸數,係以裝載客貨狀態時的客車重量,用五的倍數表示出。第二段的英文,則以幾個英文字母的縮寫,表達出車種及用途。這些英文代號,大多是直接沿用自1946年那次失敗的改號,不過有些則與後來使用的並不相同,例如行李車的BK、郵政車的MBK等。第三段的數字編號,是客車編號的重點。基本上都是以個位數為0,十位數為0(或者分為子型後的某特定數字)為車輛形式,然後真實車號以流水號方式編碼。例如32800型從32801號編起,32350型從32351號編起。至於第四段的註記,則是用來標明不同程度的車廂改造,例如廁所改為真空抽取式後的廁所改造車(附加「T」)、改造並增加做為客守車之設備(附加「(K)」),增加腳踏車載運空間(附加「B」)……。

台鐵客車的舊編法中,除了鋼體客車外,整個系統也包括了數量頗多的木造客車。例如無萬位數字,僅用千位數表示的木造小型客車,其車種車型繁多,原因乃1930年代的車號改正就是要把這些車全部「插空隙」編入車籍管理所致。至於萬位數為「1」者,為車體制式化後的中型木造客車,萬位數為「2」者為大型木造客車,至於萬位數為「3」者,就是鋼體客車,亦即戰後大量增備的各式客車。

在舊編號法中,所有的客車千位數皆是「2」,此數字表示該車裝設的為二軸轉向架。因為台鐵戰後已沒有二軸客車、也從未有三軸轉向架客車,所以千位數都是「2」的編碼,也造成車號數字使用上的一種浪費。
台鐵這一套舊編號法因為可用的數字空間不多,特別是進到1950~1960年代大量增備鋼體客車的時期,因火車的車號是絕對不能重複,所以先是有「插空隙」的「擴大解釋」時期,電氣化時才又有新編號法的出現。

所謂的「插空隙擴大解釋時期」是指,原本始自日本時代的舊編號法是希望客車的形式可以從32000開始一路編下去,接著有32100322003230032400……一直到32900。最初的構想是,同一系列的車可以共用相同的數字形式,例如都是32100系的車,可以有各種等級與不同內裝甚至用途(例如行李車、餐車等)的各款類型。因為都是同一體系,所以數字共用,但前面英文車種表記不同。可是,當台鐵車輛編碼數字用,又無新編號法增加可用空間時,就開始解釋成只要英文表記加上數字表記不同,就可以是不同型車,到最後甚至連噸數表記不一樣也可以成為不重號的擴大解釋理由。

基本上,在崩壞前的狀態,台鐵客車的新舊是可以從車號的百位數字大小來理解,但是進到「插空隙擴大解釋時期」後,這些車型的順序就跟數字大小無關。例如莒光號的SP32600型誕生年代晚於SP32850型,SP32700型與SPK32700型是不同體系的兩種車,甚至TP32200型與SP32200型根本無關,加上噸數表記後的35TP32200型與印度仔40TP32200型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客車。


 

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

再會與感謝!原今日百貨的新光三越南西二館關門

就在今晚(2018.5.15.)原今日百貨的新光三越南西二館走入歷史,後續將由誠品接手。這棟建築完工於1977年10月,最早叫做今日百貨,小時候最記得的就是在南京西路上看淡水線火車,以及樓上五樓的翡翠與明珠兩大戲院。

這個外牆完工時就有一格一格很有趣的設計。旁邊緊鄰淡水線鐵路。

 現在看到的大門玄關是整個後來挖空的。這個我印象中是我念國中時才打的,當時真的嚇一跳居然可以這樣搞。
 二樓這邊曾有Afternoon tea
整棟建築後面的鋁窗與樓梯還保有1977年完工時的樣貌喔
這樓梯超有時代氛圍啊!
這棟今日百貨在1990年改由中國力壩集團接手,改為力壩百貨。之後輾轉變成衣蝶百貨,2008年又由新光三越接手,改為南西二館。其地下的大戶屋,是臺灣第一家呢!
 2018年因為租約到期,新光三越經營的南西二館在5.15.最終日。在這之前還辦了不少的特賣活動。最後一天也贈送民眾瓶裝氣泡水。
 最樓上的挑高天井很漂亮。
 一進門的樓梯也很讓人印象深刻。
營業時間一到,21:30開始送客。掰~
今天最後一天關門後,立刻開始大搬家,廠商也開始拆外牆的廣告。真的再會了!







2018年4月28日 星期六

台南市區的疎開空地調查

趁著去台南開會的空檔,實地踏查了台南的疎開空地。主因也是之前看到西港糖鐵保存的汪生貼的一段日記有了明確日期記載,所以才又起了調查的念頭。這個吳新榮日記是這樣寫的:「1944.12.31今晨早餐後,看了報紙報導長谷川總督已更迭,而任命安藤軍司令官。讓人深感臺灣的一切完全投入戰爭的態勢。如此一來,自己個人的問題已不重要,但願全力以赴更大的問題。...到街上散散步。...之後到水仙宮憑弔一番,這裡因防空空地設定而正在拆毀中。...去看新修護的赤崁樓,深覺戰爭是破壞與建設的連續。把有名的古蹟水仙宮拆毀,而修繕赤崁樓,真是歷史性的複雜交叉吧!然而將赤崁樓修得那麼完善,以愛臺灣史的個人而言,足堪欣慰。歸途看到許多被拆掉的防空空地,也可告慰我這個熱愛臺南的老婆心。…

這段記錄明顯記載水仙宮被拆的部分與時間,以及赤崁樓附近的防空空地劃設。其實,依照航照判斷,台南在二戰時有執行的防空空地拆除,大概有三處,一處是戰後變成中央市場的地方,一處是赤崁樓前面的廣場公園,一處就是水仙宮及其附近,現在稱為永樂市場之處。

根據記載,二戰時為了防空空地的闢設,水仙宮的二進跟三進都被拆,只剩一進是原來的。依照目前僅存小小的水仙宮建物,確實只有一進不是在防空空地範圍內。
http://maps.google.com/maps?q=22.996557,120.1981315
水仙宮這附近一整片被劃進防空空地,是因為在都市計劃下這邊本來是要闢設的寬廣公園道,大概認為遲早要拆所以先拆了。
被拆掉的水仙宮二進三進,在後來變成國民黨民眾服務社那一排的後面,沒有還回去給水仙宮,那邊有個巷子可以繞進去。
至於更北一整片則變成現在的永樂市場。
赤崁樓雖然修復並留下來,但前面的廣場則被闢建為另一處的防空空地。
http://maps.google.com/maps?q=22.996902252528887,120.20254892843622
而另一處防空空地則是在戰後變成中央市場的這一塊。這塊地上的市場攤商後來被趕走,然後不知道怎樣的產權移轉就變成現在這個大樓了。
http://maps.google.com/maps?q=22.9950828,120.2035632
旁變的巷子應該就是防空空地最後的範圍。
以上,是台南市內防空空地的簡易調查。若大家對於防空空地或疎開空地不熟的話,可以參考以下的說明:

在1944年10月上旬的「臺灣沖航空戰」,是很多台灣民眾開始躲空襲的記憶。美軍為了徹底摧毀日本海陸軍在臺灣島內的航空軍力, 乃開始一連串猛烈地空襲轟炸臺灣各地飛行場與大型航空基地。這個大規模的轟炸攻擊,雖然主要是以軍事設施為主,但卻促成了臺北市第一次防空空地與防空空地帶指定 (1944年11月),以及台南高雄等城市的指定。

這些在1944-1945年間才緊急開闢的城市內疎開地帶,主要是為了區隔開大範圍的建築,避免一旦遭受轟炸後會整片延燒造成重大傷亡而拆屋劃設。這些非在承平時期都市規劃 中出現的疎開地或空地帶以臺北為例,可發現其劃設的位置與相關都市發展之關連,可分為:(1)以既有道路拓寬開闢、(2) 以計劃道路為基線所開設、(3) 未在承平時期都市計劃中出現,但考量到日式木造住宅密度過大而強迫緊急劃設。這些疎開在戰後初期多因市府未立即闢建為道路,乃被民眾侵佔搭蓋違章建築,而又在戰後歷經了違章的時代。有名的龍泉街小吃、圓環附近攤商,均是疎開地帶在戰後初期所形成的特殊臺北城市風情。而像是南北縱貫的金山南路,或者留有狹長師大公園的師大路,亦都是疎開地帶所遺留下的城市遺跡。

我之前有一篇學術論文,專門講這段台北被遺忘的城市歷史。

洪致文 2014: 二戰末期台北市的防空空地與空地帶及其戰後之變遷, 地理學報, 73, 53-77. doi:10.6161/jgs.2014.73.03. 全文下載在此


這 篇文章裡指出,臺北市內在1944~45年間所緊急開闢,為了防空而在都市中所劃設的疎開空地帶,對臺北城市發展有著至今依然可見的影響。本文以臺灣總督 府官報在1944年11月及1945年4月,兩次詳細的防空空地、防空空地帶指定,配合戰後處理這些被緊急徵用之都市用地情形,歸納出第一次指定 (1944年11月) 的六處防空空地與六處防空空地帶,以及第二次指定 (1945年4月) 的二十處防空空地帶位置。依照戰後的統計,第一次指定共拆除房屋351間,拆除房屋基地面積39,285平方米,第二次的指定則規模更大,拆除房屋 2,748間,總房屋基地面積669,007平方米。合計兩次的指定,共在臺北劃設了708,292平方米的防空用空地與空地帶,其中46.3%屬於日產 (日本人之財產),40.2%屬於私產 (臺人之財產),其他則為國庫或市有地。戰後初期,臺北市府認為此空地係為防空而拆除,原則上應該予以保留,並供作道路或公園綠地之設施,故後來有約原指 定面積之40.9%獲得保存。這些空地的存在,不管是轉化為道路,或者變成公園,均是今日臺北市的都市發展中,受到戰爭防空思維所影響下的城市烙印。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