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日 星期二

難忘的大山書店劉萬來翻譯鐵道書

剛剛整理書櫃時看到這兩本書,又突然想起這兩本我童年時期最重要的鐵道書,那就是大山書店直接翻譯自日本竹島紀元名作的這兩本圖鑑。

台灣這幾年,火車迷忽然多了起來,各種各樣的火車書一一冒出來。 有時想想,在以前那個還沒有什麼鐵道迷的民國六十幾七十年代初, 台灣的書店裡哪有什麼給小朋友看的火車書呢?到專賣日本書的書店找找, 也許還有一些日文的鐵道書籍雜誌,或者是那種厚紙板印成的日本圖畫童書, 但說到給火車迷的中文火車書,就真的是付之闕如了。

但是,那時候卻有一個例外,那就是台南大山書店印行的書。他們版的竹島紀元著劉萬來翻譯火車書——「火車‧鐵路圖鑑」與「蒸氣機關車圖鑑」,大概是唯一給喜歡火車的小孩子看的書。它對我們這一輩鐵道迷的啟蒙,恐怕有非常非常大的影響。

我曾經跟一些飛機迷軍艦迷在閒聊時,都不約而同回憶到小時候看書店翻譯日文少 年讀物的往事——原來,不只是火車迷,像是飛迷、艦船迷、怪獸迷、忍術迷……, 都是看大山書店的書長大的那時候,台灣日本間完全沒有什麼版權保護協定,所以大山書店可以一系列地把日本印給青少年看的圖鑑都翻譯成中文。當我們一夥人在 大學時代要籌組火車社團時,才發現原來大家小時候都是看劉萬來先生翻譯的書長大的呢!
這些書裡譯者劉萬來的翻譯,有時也真是超爆笑地有 趣。像是什麼「這輛車看起來好『史麥脫』」、這個「波基車廂」怎樣怎樣,還是把日 文的車輛形式編號直接翻成「基哈八十二型」、「莫哈四十型」。老實說,小時候的我們當然是看得霧煞煞,怎麼會知道「史麥脫」是說Smart,「波基」就是 轉向架bogie,基哈、莫哈其實要從日文的車輛編號規則去理解?

這些書更有意思的是,在那個戒嚴時代,即便是翻譯,譯者都要加油添醋 一些愛國的篇章,以免全書都是翻譯自日本書,會給新聞局當作 「媚日」查禁的藉口。所以,劉萬來先生的字裡行間,就添入了一些要建設復興基地的段落——明明都是在說日本的火車,也要避嫌地改成是「亞洲的火車」,甚至 連一些日本的私鐵,也被刻意變成什麼德國鄉下或法國郊外的火車。

小時候看這些書,其實也沒有什麼分辨的能力,但是就只有它是唯一中文寫 成給小孩子看的火車書,所以我們只好將就一點。長大以後,在 獲得了許多的日本鐵道資訊,才赫然瞭解書中的意思。其實,大夥兒都很感謝大山書局在那個時代提供了我們這樣的一個管道去認識火車,也很欽佩譯者劉萬來「生 動」的日式翻譯,當然原書作者竹島紀元更是功不可沒——我便曾經透過友人跟這位鐵道雜誌編集長的竹島先生表達了我們的謝意。

真的,雖然這些書的印刷品質極差,但是內容卻相當豐富,而且滿足了我們童年時缺乏火車書可以看的「飢渴」。

每當我翻著那已經給我翻了好多好多年,都快翻爛的大山書店火車書時,我總會想起那找不到一個同年齡火車迷的童年,是怎樣抱著這本書度過多少個放學的午後。有時想想,只有走過那個時代的我們,才能體會有一本火車書是多麼幸福的事吧?


PS:台南大山書店的地址電話:台南市自強街133號。062-228769
不知道還有沒有辦法找到遺跡?
 

3 意見:

Eric 滿 2014年9月3日 上午10:24  

GOOGLE街景看的到
還有大山書局的小招牌

翠居主人 2014年9月4日 下午2:43  

只要google一下地圖街景
就可看到2年前的大山書店
舊址掛著房屋出售的廣告牌
牆邊正好遺留大山書店字樣
至於目前現況恐怕凶多吉少

林寬政 2014年9月8日 下午8:09  

約莫20年前到過一次大山書店,當時是一位老婆婆在顧店(倉庫?),裡面的藏書還很多,記得好像一本10元吧?不過書的狀況都很差.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