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4日 星期日

台大的F100將何去何從呢!?

今天(2011.8.14.)到112大學參加F100的保存活動兼演講,而這所大學有著特異功能的校長,也彷彿有預感一樣,竟在活動前給你來個批示台大 不要飛機,送回給國防部拆拆。其實,這一架飛機的保存,你若從它現在被拆解的破爛狀態來評估,根本就比其他狀況較好的F100要爛,也就是說幾乎是沒啥值 得保留的價值與意義。但問題就在於,這架飛機本來狀況還沒這麼慘,是校方沒有文化概念,還想要偷偷拆毀解體運到水源校區,結果被關心校園文化資產的同學阻 擋,才有這許多後續的議題與努力。所以,這已經不只是一架飛機的保存而已,而是一個要求與監督台大尊重歷史文化的挑戰與捍衛!既使最後,這架飛機只保留一 小片機體,都將永遠見證臺灣大學李校長主政下的台大,是怎樣對待一架可做為文物的飛機,是怎樣偷拆,是怎樣卻有一群同學努力在保護它。也就因為這一架 F100在這二年,被如此地被行政蹂躪,所以它更有被留在台大作為一種警惕的不朽價值。

也許你會說,這架飛機擺在校園做啥,學校是教學研 究的地​方,不是做文化保存的慈善事業。這些都好像沒錯,但請記​得,這整件事只是透露出台大校方的一種「態度」,一種不​尊重校園歷史文化與資產的「態 度」。軍機會跑到校園,有​其時代意義,這是另一個課題。但它被「放置」在校園如此​多年,就已經成為校園的記憶一部份,也是種校園文化資產​。你可以去 挑戰為何當年有這種作法,但無法否認這幾十年​來它的存在。尊重與維護校園的歷史記憶,才能薰陶一個學​校的老師及學生尊重自身傳統與文化。我越來越相 信,蓋一​棟大樓只要兩三年,但要塑造一種典範與傳統,卻要二三百​年。台大只想做功利的百大,而忘記自己累積的傳統。於是​,當年竟可以荒謬到要拆掉蓬 萊米之父的實驗室去蓋豪華的​農學博物館。這種心態,對照F100的處境,其實不難理​解台大之所以無法偉大的原因。

然而,令人感動的 是,台大畢竟是台大,行政單位的難以撼動,卻有同學還願意站出來,想要維繫台大的文化資產,真的是值得鼓勵。今天的活動,有很多媒體報導(低調的我躲得遠 遠的,還好我演講時電子媒體都跑光了,好家在),且讓我們來看後續發展。這個案例,不只是保存一架飛機而已,而是可以觀察台大是否是一個只把捐錢校友當校 友,不把其他校友記憶當記憶的無情無義大學。也讓國人可以好好審視台大,是否只想擠進世界百大,卻不想塑造百年傳統的這種膚淺與功利學府。

以下這是台大學生會的聲明:

校 長 , 我 們 的 飛 機 呢 ? 
臺大學生會針對本校文化資產F-100超級軍刀機處理方式聲明

F-100 超級軍刀機是世界第一架服役的可在水平飛行時突破音速的噴射戰機,也是美蘇冷戰的見證者,當時面對中國米格17戰鬥機的威脅,美國支援一百多架F-100 戰機以維護臺海空優,在臺海對峙的時代扮演著重要角色。1989年,臺大機械系從國防部接收一架 F-100戰鬥機,編號0218,作為研究教學與展示之用,從此0218超級軍刀機落腳於臺大校園,成為20多年來臺大人共同的回憶。

然 而在2009年,由於社科院替代道路工程,0218超級軍刀機面臨遭校方解體、報廢的命運,此舉引來全校學生譁然,由學生會出面向校方爭取暫緩解體工作, 並由學生自發成立「臺大 F-100改善小組」,積極爭取0218的保留和修復,並且再現其歷史價值。「臺大 F-100改善小組」從2009年開始,在校內外舉辦多次活動,將老舊軍武重新包裝詮釋,並且積極尋求國內外關心校史、軍事史、航空技術等人士之協助,提 出了「F100」保存企畫書,希望提出完整的保存方案,來說服臺大校方保留0218超級軍刀機。2011年起,由於改善小組成員陸續畢業,保存計畫由學生 會持續推動,在不斷地奔走之下,終於在2011年7月,得到物理文物廳的協助,表示願意出面保存0218超級軍刀機,2年多來的超級軍刀機保存運動終於接 近成功,令參與的學生為之振奮!

但是,就在物理文物廳表達保存意願後,李嗣涔校長卻仍然批示將0218超級軍刀機移交國防部,不願將超級 軍刀機保存在臺大,令學生們失望不已。校方以「超級軍刀機教學價值不足」、「保存陳列不符校園規畫」、「經費與技術不足」等理由,抹煞0218超級軍刀機 的價值,也忽視了2 年多來學生為飛機保存所付出的努力,更讓臺大的重要的校園文化資產就這樣轉手他人。李校長這樣的想法,這樣的決定實在令學生失望、不解,也難以接受!

我 們認為:1. F-100超級軍刀機曾經是保衛臺灣的重要功臣,不管是軍方、學界和民間均肯定其歷史意義和科學價值,絕對有保存的必要性。2. 0218超級軍刀機已經陪伴臺大人走過 20多個年頭,是臺大重要的校園文化資產,校方不應放棄,臺大應該積極保存、維護。3. 自 2009年以來,學生們便不斷的為超級軍刀機的保存來回奔走, 終於獲得物理文物廳出面保存,李校長應該從善如流,將 0218超級軍刀機保留在臺大,切勿一意孤行!

此外,聯合報也有程嘉文一連三篇的大報導,值得一讀:

台大容不下軍機 學生搶救回憶【聯合報╱記者程嘉文/台北報導】2011.08.14 07:12 pm

臺大學生發起搶救F-100活動 / 程嘉文

台灣大學有一架F-100超級軍刀式戰鬥機,已在校園陳列廿多年。近來校方以「沒有空間」為由,計畫還給空軍。一群努力搶救F-100的台大學生,今天下午將在台大工學院綜合大樓舉行「八一四空軍節火炬行動」,希望把這架軍機留在台大校園。

今天的活動,除邀請航空史專家傅鏡平及師大教授洪致文演講,過去曾是F-100飛行員的兩位退役中將宋利川與劉翼天也將到場聲援。

F-100是全球第一種超音速戰鬥機,在我國服役廿六年。除役之後,空軍將部分機體贈給大專院校當教具。編號「○二一八」的超級軍刀,一九八九年進入台大校園,安置在機械系實習工廠旁。但這架飛機歷經風吹雨打與民眾破壞,不僅座艙罩消失、空速管斷折,甚至還被噴漆塗鴉。

前年七月,校方為闢建道路,決定將飛機拆掉,被學生發現阻止。台大學生會發表聲明,認為飛機已是師生共同記憶一部分,行政單位不該為了開路就逕自摧毀。

消息傳出後,空軍也表示,提供各校作教具的退役戰機,產權仍屬國防部,因此要求台大:如果還要保留,就要提出復原計畫;如果不想保留,軍方就以報廢武器的標準流程拆毀。

經過兩年折衝,今年五月空軍提出修復計畫書,表示願意吸收工資,台大僅需負擔卅五萬元的材料費與人員誤餐費,就能將飛機修到可以陳展的狀況,工程約需兩個月。

這個消息讓參與行動的學生相當興奮,總務處卻表示,目前校內缺乏空間可以擺放飛機。校方日前通知學生,校長李嗣涔已經簽定不留飛機,要交還軍方。

台大機械系畢業、現任物理系助理黃宋儒說,一小片草坪就可擺放飛機,難以接受「沒有空間」。哲學系學代洪崇晏說,學生會將發出聲明,希望能將此一文化資產留在校內,而非讓空軍收回當廢鐵拆掉。

【2011/08/14 聯合報】@ http://udn.com/

直言集/不夠尊重 竟容青史盡成灰【聯合報╱本報記者程嘉文】

2011.08.14 02:57 am

台大以「缺乏空間」為由,拒絕修復F-100超級軍刀機計畫。對於向來自詡第一學府,資源冠絕全國,並喊出「世界百大」的台大來說,真是一大諷刺。

事實上,不僅台大如此,從各地陳列的國軍退役軍品破敗狀況可以看出,整個社會對歷史與文化的尊重是多麼不足。

地 方首長熱中於爭取退役武器,好成立所謂「軍史公園」、「戰機公園」,但往往剪綵啟用之後,就沒有足夠預算維護管理,讓這些曾經雄壯威武的飛機、戰車、大 砲,在多年風吹雨淋下變成一堆有礙觀瞻的廢鐵,甚至成為遊民盤據的治安死角。就算撥款重新上漆,也往往是亂噴一通,變成「四不像」。

這其實反映了台灣政壇、乃至社會的通病,就是競炒短線、只顧表面的業績。一旦「業績」到手、享受開幕題字的風光之後,就不再聞問,卻讓後人去收爛攤子。

相較之下,先進國家博物館陳展的軍品,多半能維持良好狀態,有些飛機甚至修復到可以再度飛行。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大舉引進有興趣的義工,協助導覽或維修等工作;二是社會有「沒有白吃午餐」的共識,願意用門票付出來換取更好的參觀品質。

但在國內,雖然軍事迷、飛機迷不少,卻始終缺乏夠好的博物館。不是主事者有心卻難為無米之炊,就是負責人不懂展品也沒有感情,相關法令更使軍方對「以門票換取更好服務」卻步不前。這些情況不改善,「陳列武器變垃圾」就會不斷發生。

【2011/08/14 聯合報】


戰機公園「擺爛」 成「機震」溫床【聯合報╱記者程嘉文/專題報導】2011.08.14 02:57 am

軍 方對於退役武器,標準處理方式是拆毀到「不能再使用」,再以廢鐵名義標售給資源回收商。少數例外是提供給學校當教具,不過,近年為了敦親睦鄰,開始大舉贈 送給各地方政府,供其擺放陳列。全台第一座類似公園,是二○○○年成立的基隆「役政公園」,但多年下來,許多展示的退役武器,都已經破敗不堪。

彰 化縣溪湖鎮是國防部前部長陳肇敏的故鄉,他在空軍總司令任內特別捐出C-119、F-104、F-5給故鄉成立「戰機公園」。十年下來,當初粉刷一新的戰 機,都已經褪色嚴重,機艙寬敞的C-119運輸機,一度還有情侶撬開艙門闖入,在裡面大玩「機震」;鎮公所不但須將門上鎖,甚至連駕駛艙的窗戶都上鎖,才 能阻止「機」床族闖入。

位於台南南化水庫的軍史公園,擁有各式軍機、飛彈、登陸戰車、軍艦桅杆、船錨、火砲等武器,堪稱全台規模最大。鄉 公所原想將公園外包,也喊出「鄉民共同投資」,但都不成功。前鄉長甚至一度為爭取水庫補助費,宣布「住飛機抗議」,將C-119的機窗敲破裝上抽風機,在 艙內裝了洗手台、日光燈、插座。幾天抗議結束後,鄉長光榮返家,飛機卻也未再回復原狀。

如今南化的狀況遠比溪湖更差,園區的草,長到膝蓋高,軍機甚至連輪胎都噴上銀漆;C-119原本用墩座撐住起落架,但在某次颱風中「滑落」,機輪直接壓地,如今輪胎已經完全壓扁。

位於桃園國際機場的航空科學館,當初開幕盛極一時,但卅年下來,除了拿掉「中正」兩字之外,展品幾乎沒有改變;戶外的陳列機雖有定期重噴漆,但顏色、字體也都錯誤百出。

不只地方政府不用心,提供退役武器的軍方,心態也是馬馬虎虎。

例如高雄科工館的F-104,與南投集集陳列的另一架同型機,號碼居然都是「四三○三」,但根據飛機迷考證,兩架飛機都不是真正的「四三○三」。

【2011/08/14 聯合報】

台大軍刀機存廢 考驗校方保存文資態度
【2011/08/16 05:51 李人岳報導 】

在台灣大學靠近辛亥路的校園角落,有1架機身編號0218的F-100A型「超級軍刀」戰鬥機,是1989年空軍捐贈作為教學及展示之用,不過長期下來呈現荒廢狀態,不但機身零件被破壞遺失,還被任意塗鴉。2009年校方以開闢道路為由,將F-100拆解,雖經學生出面阻止,但垂直尾翼及起落架都已經被拆毀。台大學生會為此發表聲明,認為飛機已是師生共同記憶一部分,行政單位不該為了開路就逕自摧毀。學生也組成「F-100改善小組」,兩年多來希望募款修復這架超級軍刀。

近期空軍提出修復計畫,表示願意吸收工資,台大方面只要負擔約35萬元的材料費,就可以修復到可陳展的狀況,不過台大校長李嗣涔以「不符教學價值」、「不符校園規劃」和經費理由,決定不留飛機,交還軍方。為此,台大學生會長鄭明哲強調,這架F-100存在台大校園已經20多年歷史,就算沒有教學價值,也有歷史意義,希望校可以聽見學生的訴求(t)。鄭明哲:『這架飛機在校園中已經20幾年,那個地點以前就叫做飛機草皮,替代道路以後也會回歸草皮,所以沒有校園規劃的問題;她雖然沒有教學價值但有歷史意義,我們希望讓未來的學弟妹能繼續和飛機一起存在。』

曾經飛行F-100累積飛行時數2600小時的宋利川將軍指出,F-100是國軍第一種可以擔任夜間對海攻擊的戰機,直到除役為止,都默默擔任屏障台海、防堵中共萬船齊發、渡海攻台的任務。同樣飛行過F-100的劉翼天將軍則指出,這架F-100放在台大校園中,如果能刺激哪個同學做出了輝煌或有成就的事,她就有存在的意義(t)。劉翼天舉例:『全世界最值錢的那棵樹,就是蘋果掉下來砸到牛頓那棵樹;F-100放在校園中,如果哪個同學受到啟發做出了哪件輝煌或有成就的事,就是一個成功。』

台大校友、師大地理系教授洪致文則指出,F-100在台大被拆毀、或者被保存,已經成為各方檢視台大校方如何看待文化資產的重要指標(t)。洪致文:『F-100這兩年所經歷過的這些破壞,就是賦予他留在台大有更大意義的地方。因為大家都會看這架飛機,都會看台大校方怎麼看待?因為台大看待這樣一個文化資產的態度,就會影響到他以後碰到更珍貴東西時的態度。她就不只是這架飛機而已...如果校方批示是不保留的時候,那其實是賦予這架F-100留在台大校園更大的正當性。老實講外國保存好的F-100多得是,空軍那邊也還有,成大也有1架,大家坐高鐵都可以看的到,所以台大這架沒有什麼稀有性,可是她存在於台大校園裡面,就代表台大對待文化資產的態度!』。

洪致文表示,從過去許多古蹟認定和保存的案例可以發現,當古蹟與文物在沒有遭到破壞前,往往可以以客觀的衡量標準來看待,可是一旦遭到破壞,這種破壞的進程,就將賦予捍衛、修復古蹟更多的正當性(t)。洪致文:『古蹟保存過去經常碰到的案例,就是古蹟在沒有被破壞、沒有變成新聞事件,沒有成為文化保存的標竿之前,可能可以依據比較客觀的建築結構,歷史意義、城市意義來看,可是常碰到的狀況是,明明就是古蹟指定前一天的那天早上,被怪手開進來鏟下去,或放火要把它燒掉,結果古蹟審查委員就說這棟一定要留、一定要修回來。因為如果不這樣做的時候,下次只要有東西一旦進入這樣一個程序的時候,就會有人想把她破壞掉。我碰到很多案例都是這樣,一開始審查可能真的只是歷史建築的層級而已,結果就是因為在要審查的那天被毀掉,它可能真的變成一個古蹟、之後還把它修好。』

洪致文強調,在校友的校園回憶和學校的發展之間也許難以妥協,但是正如對台灣的城市歷史、或土地認同記憶一樣,不同的觀點應該做到互相尊重,去尋求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案(t)。洪致文:『飛機放在這裡有它的時空背景,不管對或錯或你覺得可以不可以,任何的理由是一個層次的問題,但那架飛機在台大校園已經那麼多年,就會和台大的師生有各種形式的交流,不過回到另一個問題,就是你們校友的記憶是記憶,但學校需要空間,可是常碰到的狀況是「有錢的校友才是校友」、你的校園記憶希望保留,但是和每天在這裡上班的人來說,看法絕對是不一樣...如此一來,你的記憶、我的記憶都是記憶,必須要去尊重另外一個人的記憶。』

洪致文指出,其實在台大校園中靠近大氣系館一帶,還有屬於美軍協防時期,駐台美軍的營舍遺址,這架F-100如果可以修復,不妨搬遷到這塊區域,可以結合駐台美軍的歷史,同時兼顧了校園歷史以及文化資產。也是台大校友的航空史專家傅鏡平說,這架超級軍刀已經成為校園景觀共同記憶的一部分,既然有學生出來表達希望保留,就經費比例來說,也不是台大付不起的,校方應該要尊重學生的看法。

洪致文說,台大校園中的軍機和美軍遺跡,挑戰了校方對於保留文化資產的態度,究竟是走在文建會的前面或後面?他在個人部落格中強調,蓋一棟大樓只要兩、三年,但要塑造一種典範和傳統,卻要二、三百年;台大超級軍刀機的案例,不只是保存一架飛機而已,而是可以觀察台大是否是一個只把捐錢校友當校友,不把其他校友記憶當記憶的無情無義大學;也讓台灣社會可以好好審視台大,是否只是一個想擠進世界百大,卻不想塑造百年傳統的膚淺學校。


1 意見:

GW40112 2011年8月17日 下午9:46  

幾個月前去台大英檢,晃阿晃的就晃到那邊去
那時不知道有這回事,台大也沒有解說牌
還在想說,怎麼校園裡會有一架這麼破的軍機?
還一度想該不會是哪次事故摔下的飛機XD

今天終於一解迷惑了
原來是退役的F100呀...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