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2日 星期四

遠東航空的最後一夜!

遠東航空是國內老字號的航空公司,幾年前的停航卻又復航已是一頁傳奇,沒想到復興航空比它先GG,然後遠航用著老舊的MD臭臭機卻也繼續撐了好些年,雖然一度有傳出要買新的波音七三七,但終究只是一場夢。在幾架瑞聯精神號與遠航自有MD客機的維繫下,遠航倒也一直維持飛行。不過,近年引進ATR飛機,看似要重新振作之際,卻一直有著狀況百出的徵兆,今天(2019.12.12.)突然無預警停飛倒也不令人意外,只是可惜了一家國內老牌的航空公司,沒想到就要這樣走入歷史。

今天早上遠東票務系統出現暫停狀況,下午傳出「本公司因長期營運虧損,資金籌措困難,經公司通知,將在12月13日起停止一切飛航營運」通告,無預警停飛。隨後網站也出現以下訊息:
因為桃園真的太遠,於是在處理完辦公室的事情後,立刻殺去松山機場準備拍最後的MD身影。照表訂看,晚上1800左右有一班金門來的MD82,是FE812航班,應該就是松山機場最後的遠航臭臭機了。
 其實,快六點趕到時,剛好看到B-28017要被拖走。
 很快地,FE812航班落地馬上就滑到空橋這邊,今天該班機是由B-28021來飛,看它滑過來心中百感交集,難道就要這樣道別了?
 停妥後,空橋就接上來了。旅客魚貫下機。
 其實沒多久,地勤員工就拿出引擎蓋要準備蓋一蓋收工了。
 第一次看到蓋蓋子。
蓋子蓋完,接著就等要後推出去,然後拉到停機坪放了。
 終於掛好要後推了。可是這次後推沒有要起飛啊,哭哭
 臨別一眼,再見了~ 遠東航空
回到大廳,大致看了一下狀況,櫃檯鬧哄哄,只好拿了時刻表做紀念,這也是最後一本了吧!
其實今晚松山後來還有遠航ATR在飛,但因為很黑不好拍就算了。至於桃園,FE128班機在晚間10時30分左右會回來,如果遠航確定無法復飛,那FE128班機將成為遠航最後一個營運的航班了。









2019年12月8日 星期日

天氣放晴出草拍車補充鐵份去

今天(2019.12.8.)天氣終於放晴,所以出門拍拍火車,補充鐵份。是否有人也出草拍車了呢?最近應該很多朋友都有看到台鐵新車的設計,而未來這些車的加入,也代表著台灣鐵路的面貌將有所改變。因此,一些老車除了精挑細選要送入鐵道博物館典藏外,很多也會從台鐵路線上消失。這當中,復興號與莒光號當可說是「絶滅危惧車」了。今天有拍到復興號很令人高興,然後那個駕駛室裡的台鐵長官,看到有ㄊㄉㄇ拍照還會比YA也真可愛~,跟松山機場跑道頭ANA的揮手機師有得比喔~ 。

在未來,傳統折疊門莒光號也會越來越少了~
 DR2800全編成的怒吼,能拍就要快拍啊!
 PP車也已經有年紀了啊
再來是EMU500,也算是上個世紀末的車種。
以下是一些還會跑個好一陣子的車。
EMU700。阿福號
 EMU800増備車
太魯閣號
普悠瑪號











2019年11月23日 星期六

遠航「瑞聯精神號」B-28035(瑞聯B-88889)健在!

上週去松山拍飛機因為時間關係沒有拍到MD臭臭機,因此今天(2019.11.24.)特地前往補考。目前遠航的老舊MD已經越來越少,畢竟那也是一個時代的眼淚啊!今天拍到B-28017與B-28035這兩架,特別是後者,正是所謂的瑞聯航空開航元老,目前在遠航機隊中被暱稱為「瑞聯精神號」的B-28035呢!

其實,說到當年瑞聯航空的飛機,我相信搭過的人應該都不會忘記,全機在椅背上都有的視訊系統。這樣大手筆的個人視訊螢幕,可以說是國內線的創舉。特別是這個螢幕的頻道,可以讓乘客選擇裝在機體下往前或往後的鏡頭,非常地有趣。在起飛與降落的過程,透過這個鏡頭,可以讓乘客有不一樣的視覺感受。

 不過,當瑞聯快速崛起快速倒台之後,瑞聯的飛機要怎麼處置呢?這些飛機機齡算輕,財務出狀況後停飛放地上的結果更是飛行時數不高。國內使用MD82/83系列的航空公司中,遠航是大宗,自然成為接手這些飛機的首選。瑞聯機隊中的B-88988號,是1997年才購入的新機,在2001年就轉入遠航機隊中,以B-28033機號在遠航服務至2006年被賣出。至於瑞聯的開航元老,堪稱國內線飛機最吉祥的B-88888號,與兄弟機B-88889在2000年起就被停在小港,直到2004年10月才被賣進遠航旗下,變成B-28037與B-28035號,約於2005年重上青天。
對於這兩架在地上躺了好幾年,最後又重整出廠繼續飛的飛機,仍然擺脫不了瑞聯航空的坎坷命運。因為遠航在2008年05月13日起的暫停營運,讓這兩架飛機又再度地躺在地上休息。不過,隨著遠航在2011年的復飛,這兩架飛機經過整檢,又再度起飛迎接多次休眠後的甦醒。今天再次拍到B-28035真是令人高興啊!「瑞聯精神號」B-88889真是不簡單,是臺灣民航發展天空開放的活見證!在遠航的MD被民航局勒令要屆齡退休的這年頭,還能看到瑞聯精神號B-28035依然在天空飛行真是感動~ 這也算是動態保存機了吧!?大誤
當然,今天還看到的還有B-28017喔~ 也是被小朋友趣稱是臭臭機的最後幾架之一。

2019年11月17日 星期日

Good day, Ming大 ~ 飛行順利~

一轉眼,Ming大已經離開我們到天上飛一週了。這一週來,他那精彩ㄧ生中的各界好友回憶文章不斷,大家都在用跟Ming最熟悉與貼近的方式一起回顧著。其實,在今年九月下旬我決定接受鐵博籌備處主任一職時的貼文,用的就是你最愛的那個「鳴」字牌,就是想要給你打氣,十月底你離開前十天,我們用了空壓機真的「打氣」給汽笛叫時,我也拿了那塊牌子,希望你聽得到。但終究,你這一世的身體還是太過沈重,只好放下先去飛了。

從十幾歲認識你到現在,一直看著你追逐著自己的夢想,燃燒生命與熱情。當年認識你時,你還是雄中的小屁孩,喜歡火車,下面這張是1994年時的合照,你站我旁邊,躲在後面的是犬大。
記得當時我去你家,你還跟我說家裡有一個三面有窗的小空間,好像塔台好好玩喔!那時候,你是中分頭髮,最愛酒井法子。

然後,你考上了台北,開始在舞台上的燦爛生活。記得剛考上台北的學校時,好像還是跟春麗一起來我家玩呢!後來,你的大學生活讓你更忙了,但卻也組織了關渡機場,聚集了許多喜歡飛行與航空的朋友。你考上了塔台的工作,開始成為守護天空的隱形人。
這個簽名,是你2001年到美國找我時,住我家裡要離開前的畫鴉。你的小海豚皮箱壞在我LA的家,所以就托我幫你丟了。你畫了飛機,也畫了鐵路邊的「鳴」。那應該是你跟火車結緣的初始。那次的旅行,下一站你去芝加哥,要去看微軟模擬飛行開機的那個經典小機場。
雖然後來,比較少在鐵道場合看到你,但還是常在塔台的頻道上聽到你的聲音。雖然值班很忙,但是你仍然無法忘情舞台,下班後還是衝去排練,參與了許多的表演。於是,我也看了好幾次你那充滿自信的舞台演出。

很多時候,我們都是網路打屁,偶爾看完演出跟你合照。不少我的學生或朋友,都是看你的關渡機場文章或守護天空的隱形人貼文長大,然後投入航空業的工作。



日昨,我特別跑去機場拍飛機。用那種你跟大家最常相遇的模式告別。我知道你收集了很多飛機模型,但ANA那一堆星戰彩繪機你可是不同大小都各收集一隻呢!你雖然不太拍飛機,但我們出草時如果打開無線電聽到你聲音,總會留個訊息給你讓你休息時知道我們也在機場邊,好幾次你下了班就跑來跟大家聚聚哈拉。你也不是要拍照,就是單純與大家一起消磨看著飛機的時間。那是一種很有趣的相遇~
知道你生病後,一直不敢驚擾你養病。我知道,你有一些心願,我們會努力幫你達成。希望你現在能自由自在的飛翔~Good day, Ming! Ready to Take Off~ 


給我的摯友 守護天空的隱形人 關渡機場 李宏鳴 (1976-2019) Ming Lee
http://ming010.pixnet.net/blog

2019年10月12日 星期六

75年前10/12~16台灣沖航空戰期間的大轟炸戰爭記憶

一直以來,戰爭與台灣的近代歷史總是難以分割,而這些年許多文資的保存,遇上的口述訪談也常會圍繞在這個主題上,特別是近代的產業、或者城市記憶與軍事遺產,都免不了碰上。然而,隨著經歷過的老人越來越凋零,如果不用「觀落陰田野調查法」,那能夠活生生描述經歷的人真的已經越來越少,而做口訪的團隊成員很多又沒有基本的近代戰爭歷史訓練與背景,也就很難精準判斷與釐清事實真相,甚至錯過關鍵議題的追問。

這幾年有關注這議題的朋友,應該都會知道1945.5.31.的台北大轟炸,但其實整個台灣民眾開始大規模捲入戰雲,開始親身經歷盟軍轟炸的記憶,則是75年前因為台灣沖航空戰所開啟的連續數日大轟炸。

前陣子我跟多年老友鄭萬經前輩,在北廠組立工場內有一場對談,聊到他才一進入台鐵工作,在1944.10.就碰上這場大空襲的回憶。在那個午後的斜陽下,他很有臨場感地跟我訴說砰地落彈位置,以及後面炸死一堆人的回憶。

組立工場當時被炸的落彈點,在畫面中左邊的上面部分。

基本上,二戰時台灣歷經的轟炸,並不是整個戰爭開始就一直被炸。美軍在二戰期間對於臺灣的轟炸,是始於1943年11月25日時的攻擊新竹飛行場。在此感恩節時刻,美軍用奇襲方式,以轟炸新竹的日本海軍航空基 地,作為測試臺灣島內空防能力的行動。嗣後,美軍也曾於1944年1月攻擊過高雄,不過這些空襲都因臺灣在二戰的過程中,尚未真正進入戰爭的最前線,而仍 未遭受美軍猛烈的大規模轟炸。然而,戰事進展到1944年下半年,美軍開始一連串的反攻,特別是1944年10月12~16日在臺灣東方海面上所發生的 「臺灣沖航空戰」,讓臺灣第一次強烈地捲入了二戰的戰雲中。

其實,這個教科書上沒有的「臺灣沖航空戰」,是很多台灣民眾開始躲空襲的記憶。我媽媽就是出生在這次空戰轟炸的期間,據說我阿媽一開始還挺著大肚子去躲空襲,但帶著球跑起來真的很累,後來乾脆不跑了,而我媽也在空襲中出生。

在1944年10月上旬,美軍為了徹底摧毀日本海陸軍在臺灣島內的航空軍力, 乃開始一連串猛烈地空襲轟炸臺灣各地飛行場與大型航空基地。這個大規模的轟炸攻擊,雖然主要是以軍事設施為主,但卻促成了臺北市第一次防空空地與防空空地帶指定 (1944年11月)。

 
這部分,我有篇論文,專門講這段被遺忘的城市歷史。
洪致文 2014: 二戰末期台北市的防空空地與空地帶及其戰後之變遷, 地理學報, 73, 53-77. doi:10.6161/jgs.2014.73.03. 全文下載在此

下圖是以1944年美軍繪製之臺灣城市地圖為底圖,用不同顏色 標示出二戰最末期在臺北市內所劃設的防空空地與防空空地帶。以紅色表示的是第一次指定的第一防空空地,以黃色表示的是第一次指定的第二防空空地帶。至於以 綠色所標示出的,為第二次指定的二十處防空空地。圖內的編號,係以臺灣總督府官報公告時之番號表示。 
在 這次「臺灣沖航空戰」背景下的猛烈轟炸後,美軍對臺灣的空襲又暫時停歇,直到1945年 起,進入了另一密集城市轟炸的階段。這些猛烈的轟炸攻擊,雖然有事前詳盡的 資料做指引,但因為天候因素,以及轟炸當時的風場與天候影響,往往實際落彈點與預想的最佳地點仍有落差,而 這也造成美軍轟炸初期挑選重點目標的所謂「精密轟炸」(日語稱「精密爆擊」) 較無戰果。於是,美軍在1945年 3月起改變策略,以「無差別轟炸」(或稱盲炸,日語稱「無差別爆擊」) 對都市實施地毯式轟炸,造成相當嚴重的傷亡。
這 「無差別轟炸」就是指空襲轟炸不止攻擊軍事設施與相關軍需工業位置,也同時廣泛轟炸平民百姓都市城鎮的作法。以日本本土而言,1945年3月9日至10日 的「東京大空襲」,便可視為「精密轟炸」與「無差別轟炸」的分界期 (平塚柾緒 1995)。因此,在這樣的美軍轟炸戰術背景變更之下,臺灣總督府才會在1944年11月有第一次較小規模的防空空地與防空空地帶指定,後又於1945年4 月第二次非常大規模地指定了二十處的臺北市內防空空地,且立即開始拆屋疎開,避免類似地毯式「無差別轟炸」造成城市的大規模毀滅。

當然,這第二次大規模的指定,除了美軍的猛烈無差別轟炸因素外,也有其外 在的戰事背景。當麥克阿瑟將軍所統帥的美軍由菲律賓反攻北上,直接攻擊日本本土時,決定 跳過登陸臺灣攻取沖繩,因而於1945年3月底開啟了「沖繩戰」的序幕。沖繩戰一直打到該年6月下旬日軍完全潰敗,美軍佔領為止。雖然美軍跳過臺灣並未登 陸,但就在臺灣東北方的沖繩戰戰場,也讓臺灣同時領受了幾乎天天遭受美軍轟炸的攻擊。因此,臺灣在二戰期間受到最猛烈空襲攻擊的時間點,分別為1944年 10月的臺灣沖航空戰期間,以及1945年1月起至終戰間,包含沖繩戰的這段時期。而這兩階段的美軍攻擊,以及從「精密轟炸」轉向「無差別轟炸」的策略改 變,都導致了臺北市內在二戰最末期的二次防空空地與防空空地帶指定。


希望,以上的資料可以提供後續更多研究的參考。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