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8日 星期六

延平中學憶往-本大樓

我在延平念了六年,這段期間大概是我求學過程中最不堪回首的一段日子。雖然這學校跟我們家很有關係,但,唉~ 不想說了。反正這個學校讓我深刻的體認到許多台灣教育上的黑暗面(很可怕,不要問)。我想,現在大概除了我們這些老延平人以外,很少人會記得那個舊的本大樓吧。

我從小學一直到大學,不斷在經歷唸過的學校校舍被拆,延平的大改變,也發生在我唸書時。基本上,我念初中的時候還是舊的延平,但念高中時就開始大建設了。

以下這幾張照片是我同學洪崇仁拍的,可以隱約看到興建中的新校舍,遠遠那個一整排就是「本大樓」。
從高空往下看。那個操場已經被切一半了。說到這個PU跑道我就一肚子火。那時候學校要蓋這個,要跟家長募款,各班都要「自由樂捐」。於是我就帶了新台幣五十元去。沒想到被那個一心想要爭取班級榮耀的級任老師在早自習時叫出去,擺明跟我說:「你家又不是沒有錢,怎麼只捐了五十元,這樣不好看耶」。於是,第二天只好又拿了五百元去「樂捐」。這個老師真的很誇張,不是說好自由樂捐嗎?為何這樣講?其實,在我們那個時代的延平你就會發現,只有家裡有錢,或者是成績好的學生才會被注意啦.......。
以下這些照片是我前幾年某次延平邀請我回去演講時拍的。不過那次演講氣死我,讓我下定決心再也不去延平或者任何高中演講了。整個來聽講的學生,亂七八糟吵翻天,我還要管秩序,還有人在丟紙條。簡直是亂七八糟。以下這些照片,是我以為本大樓被拆光光後,發現居然還有些遺跡的驚喜。這個舊的本大樓,幾乎都已經貼上醜陋的磁磚,只有靠校內一側還有水泥敷面的原貌。
 這一排還沒被貼磁磚,而可以清楚看到頂樓加蓋痕跡。
 還有木窗好感動!

本大樓靠近建國南路側。左邊這一棟一樓曾當作福利社,是訂便當的地方,二樓以上則曾是物理化學的實驗室。說到在延平的實驗也是一肚子火。我是那種乖乖做實驗填寫數據的學生,可是班上的聰明人都知道,數據是要「做」出來的。他們因為先看了參考書上的標準答案與公式,都知道做好的實驗要填寫什麼數據,而且還會故意加減一下製造出有些誤差的假象。只有我這笨蛋乖乖地做,花很多時間,然後數據又不對......。不過那些聰明人好像也沒進到學術圈去當教授,真是好家在。
 本大樓旁這個,曾是餐廳,中午有賣自助餐,印象就是熱熱熱。
我一直以為舊的本大樓都拆光光了,沒想到還留有這個樓梯與一小段的教室。樓梯上的木門好懷舊喔~ 以前剛進延平時,曾走過這些樓梯呢!
 
這是本大樓殘留的一些教室樣貌。
這個本大樓的頂樓,是我們很多回憶的地方。這個鐵門走出去,是以前的圖書室,是大家留校自習的地方。我記得圖書室末端書庫的書其實不多,兩側倒是放著一些董事的相片,記得有吳三連林挺生。如今看起來,這場地似乎變成烤肉場了。
 來一張俯瞰原圖書室。
 另一側。
 最後,在新教室往建國南路看,幾乎沒有舊的本大樓身影了.....

5 意見:

chroming 2013年6月8日 下午3:30  

學長!我讀了兩年就知道您說的那些黑暗之處了!延平變化最大的兩年正好是我兩重疊的那兩年!本大樓改建,您淡水線文發表在延平青年20期,延平開放成立社團,教室裝空調!

Jih-Ping Chern 2013年12月21日 下午9:51  

真難得還有人記得什麼是"本大樓". 我在延平讀了三年高中部, 自從高二那年建國高架橋通車後, 本大樓就幾乎不能上課: 太吵了. 校方在走廊裝了窗戶企圖隔音, 有多少效果天知道. 還好學校很重視我們那屆高中部(直升班第一屆), 升高三時把高三班級統統安排到旁邊那棟(站在校門口面對操場的右手邊那棟, 是叫南大樓?)上課, 那棟樓的教室安靜些. 熬過一年總算揀到一個大學唸, 三年學費沒白繳.
那年頭延平真是多災多難, 建國高架橋施工中, 出入不便, 碰到下雨天就看到一堆延平學生在那片現在是建國花市的地方"跳來跳去"(據六年老延平說, 從他們初二就開始了), 高一還是高二時學校隔壁富邦大樓施工, 這邊校舍牆壁應聲裂開, 嚇的學校趕緊疏散學生到別處上課, 過了一學期, 看校舍好好的沒倒嘛, 裝上鋼架支撐, 又搬回去上課了.
那個年代延平初中部升學率很不錯, 高中部則是北聯後段和落榜居多, 所以才要搞個直升班提振一下. 講到黑暗面其實各私校皆有之, 有時也要看運氣, 看你碰到什麼老師. 高一校慶的"不樂之捐"我就捐0元, 班長(六年老延平)收回條時有點訝異問我:"你不捐啊?"我聳聳肩說:"是啊."導師也沒找我去問.

水瓶子 2014年5月26日 下午11:08  

本大樓我還有印象,每次在那邊上課,聽到都是建國南路高架橋轟隆隆的聲音,兩個隔音玻璃窗都沒有用,當年沒有冷氣,只有很大聲的電風扇,窗戶又不能開,一開就是汽油味,聲音又吵,當年都不能專心讀書,其實整個高中三年上課時,不是在發呆,就是自己看書,感覺上我都是自學,學校給我的感覺就是考試、考試,不斷地透過考試,讓學生可以順利上大學,不可否認,這樣的填鴨環境,還蠻適合我這種乖乖牌。

本大樓旁邊那棟是女生班,所以我們回校溫書都會想辦法去那間教室讀書,好像很變態的感覺。不過覺得鐵門鐵窗那麼多,不知道是要防甚麼?防止學生跳樓,還是要防色狼?

實驗室那間,老實說班上除了我一個在做實驗外,所有同學的數據也都是作假的,老師還故意給錯誤的數據給我們抄,直接抄的人就會被查出來。我們班的同學都拿一些化學藥劑去玩,鉀、鈉可以起火,碳酸鈣可以讓手掌變白。

印象最深刻的是有很多同學偷餐廳的雞蛋,然後丟往隔壁的富邦大樓,那是一種發洩,也是對大集團似懂非懂的抗議。

本大樓的頂樓是一個溫書的地方,當然都是看女同學的,不過,失望居多。後來我就都跑城中圖書館,那邊有時會有中山女高的學生,當然是比較優。

另外,有關自由捐款的現象,我們的學費因為漲價,分兩次繳,後來有學生拒繳,還上了報紙,這個發起拒繳運動的發起人,也是目前在演藝圈的同學。

延平中學,是一個很小的社會圈,誰跟誰交往,哪個老師跟哪個老師的八卦,哪個學生跟誰搞了甚麼事情,簡直是攤在陽光下的,本大樓拆除後,其實是一個更加開放的年代,至於更加開放,是不是讓學生更吵更混亂?有沒有直接關係,我也不知道。

Marco.Tsay 2014年9月8日 下午6:16  

看來我跟你的年代差不多,我是民國77年進延平初中部,初一在本大樓以及電子科大樓,初二搬去東大樓(? - 就是最靠近附中的那棟),初三好不容自才搬進現在的新大樓,你說的這些場景,真是歷歷在目啊

Joe YW Chou 2014年9月20日 下午5:19  

認識洪崇仁?...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