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7日 星期日

南機場變身成高球場

台灣近代航空的發展,一般係以日人野島銀藏在1914年3月21日駕駛隼鷹號美製螺旋槳複翼式飛機,於台北古亭庄練兵場(後來之南機場,今之青年公園)的 飛行表演為始,台灣總督府更將這一天訂頒為「台灣航空記念日」。這種運用練兵場廣大開闊之地,做為飛機起降的作法,在航空剛萌芽的時代是相當平常之事。台 北的這座練兵場,在松山機場於1930年代中期完成並啟用之前,一直是台北地區唯一的飛行場,既使到今天,仍有「南機場」、「南機場公寓」這樣的名稱留 存。

但戰後這塊地的產權,卻曾在空軍與陸軍間造成「爭議」,過程實在有趣。以一份由國防部臺灣省營產管理所於1950年3月所發的文來 看,國防部認為臺北練兵場(即空總所稱南機場)係日軍經理部正式移交給該所接管並層報國防部核備有案之土地。對於空軍想依照此用地因「該地既改建跑道作為 飛機場,產權當屬空軍」之說法,該所強調該項營地原始移交圖冊均係標明為「練兵場」及「演習場」並無「飛機場」等字樣,故名義應屬陸軍營地無疑。但空總以 「訓練空軍之基地命名為練兵場以甚適宜」來解釋,堅決強調產權該屬空軍。事實上,這塊地叫南機場是臺北市民眾所皆知,其用地的演變正是由練兵場轉為戰爭期 間之簡易飛行場,所以政府公文書內咬文嚼字爭地實在相當特別。而實際上,陸軍之所以堅決護產,主因乃當時陸軍在此「南機場」用地上,已有第六軍開闢農場二 十二甲,並擬建築傷殘教養院與眷屬宿舍,所以空軍與陸軍爭地才會造成兩造之紛爭。

此事發展到1952年,似乎空軍反敗為勝。一份由參謀總 長周至柔發給聯勤總部之文中描述,據空軍總部所稱,查「臺北松山機場現駐有本軍空運機及戰鬥機甚多,且係國際民航基地,民航飛機使用該場平均在二百架次以 上,而民航之教練機亦經常使用該場師師教練,故飛機之起落極為頻繁。為避免小型飛機擾亂大型飛機起落秩序,並增進飛行安全起見,急需在台灣北部另覓一適當 機場以供小型飛機起落使用」。據查,「臺北南機場現仍有一完整之機場地基,倘稍加修理當較另闢一新機場經濟甚多」。不過該機場早於聯勤總部於三十九年十月 二十八日召開分段劃分管理時,已經交給第六軍農場開發並種植農作物,跑道上更有憲兵司令部幹部訓練班軍士大隊的操場及營房等建築。如今空軍想要恢復興建跑 道重新使用,便需要拆除這些建物,停種農作物。 因此,後續衍生的問題就是農作物補償與營舍拆除的事項。

到1953年3月時,由空軍總司令王叔銘發文給參謀總長周至柔,寫明拆除憲兵隊營房及收回第六軍耕種土地估計約台幣五十餘萬元,另該機場整修(道面壓實、增設排水設施、增建空勤人員休息室與地勤人員營舍)共需約台幣七十七萬二千元,幾乎已經確立南機場重新修建後的樣貌。

臺 北南機場這座臺灣航空發翔地經過這些波折,似乎就要重新起飛了,但事實卻不然。依照聯合報1954年10月4日第三版的報導,「台北高爾夫俱樂部位於市郊 南機場水源路與漳州街之間,場地二十三甲,球道全長三千三百碼,可容一百五十人同時擊球,係於去年九月七日開始籌備,共耗資三十五萬餘元……」。這段文字 述明,1953年9月時,「台北高爾夫俱樂部」成立,並在1954年10月2日開幕。聯合報的報導中還指出:「何應欽將軍在開幕式中致詞,強調高爾夫球為 戶外運動中最優美最有興趣最適宜於鍜鍊身體及修身養性的運動,無論青年,壯年,老年人均可適用。台北為我國臨時首都,各國使節美軍援顧問團及其眷屬,有高 爾夫嗜好者甚多,苦無一完備之高爾夫場所,故於年前籌設,並承各方協助,設立此俱樂部,歡迎有擊球興趣的中外人士加入,利用週末及暇日常常擊球。開幕式升 旗禮後,即由周至柔將軍開球,在第一發球台發球,一棍擊出順利飛越二百五碼以上,距第一洞不過五十碼左右,來賓芳澤大使及何應欽將軍等均趨前致賀。」

臺北的南機場,在戰後歷經空軍與陸軍的爭地,最終空軍以訓練為由要重新修復跑道而獲得土地使用權,但卻在短短半年內,整個飛機場用地淪為高官的高爾夫球場,第一位開球的周至柔將軍,更是完全理解南機場修復跑道重新使用之始末,過程可說相當弔詭與耐人尋味。

南機場在變身成高球場後,到我小時候時才又變為青年公園,這段過程林小昇有寫我就不多加敘述。但國府跑來臺灣初期,這些高官搶地的咬文嚼字實在有趣,而居然可以用軍事理由搶回用地後,半年就變成高球場,也是一絕!

2 意見:

et29912002 2011年3月1日 下午6:39  

鷸蚌相爭..........

請教一下
像這種政府公文書的歷史檔案要去哪裡查

H君 2011年3月2日 上午5:46  

國家檔案館有囉~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