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18日 星期五

最後使用在哈崙林鐵池上線的加藤製內燃機車

過去我一直以為林田山的機關車,除了仍留在山林裡的,以及那輛跟客車掛一起的,所有原本放森榮的車都被賣到民間,目前在「盛夏的軌跡」民宿裡動態保存。不過,日前去南華工作站卻意外發現了一輛疑似林田山的加藤製機關車頭,而且神奇的是這輛車的製造年也一樣應該是早於1938年,那這車到底是哪來的呢?

經過許多老照片的比對,幾乎可以確定此車最後期是使用在哈崙林業鐵道從池南上去第一段的中間軌道。簡單講就是,哈崙林業鐵道最重要的主要幹線大景線(會經過新木瓜跟舊木瓜的),從池南上去,是要經過連續三段索道才會抵達。三號索道下來到著處有一小段叫做萬年木線,連接到二號索道發送點,經由索道到二號索道著點後,接的是一小段池上線,然後接一號索道發送點,接著直下到池南。依照日本鐵道迷當年的紀錄,這輛機關車就是用在這一小段約四百公尺的池上線上。

這輛車依照最後期的外貌來看,有著林田山木炭瓦斯車該有的外觀,也就是它的設計會把駕駛室往車的中間移,並把變速機放到駕駛室下,才能空出駕駛室後面的空間裝設木炭瓦斯生裝置,好把一氧化碳送入前端的引擎。這種木炭瓦斯機關車,會在駕駛室後端裝設木炭瓦斯生裝置。木炭瓦斯這種代燃裝置盛行於汽油燃料缺乏的時代,主要的原理是把木炭在缺氧環境下悶燒會生一氧化碳,直接把一氧化碳灌入燃引擎(汽油引擎)使用的方式。台灣在二戰時有木炭瓦斯公車,也有木炭瓦斯火車頭,而林田山就有很多這樣的火車頭!

以前,我對於林田山的燃機車頭為何駕駛室在中間,後面又空了很大的無用空間設計感到迷惑,但後來知道這是原來的木炭瓦斯生裝置拆掉後才多出的空間就完全理解了。而林田山這些車,兩側鏤空的圓洞,也是其主要特徵。不過有趣的是,看了那麼多車,只有一輛不是圓形而是奇怪心形的,因此透過這個特徵比對,就很好認了。而這也是我能從老照片比對出,此車最後是在哈崙的池上線跑的原因。

由於此車外觀實在是太林田山了,因此推測是從林田山移籍到哈崙,並且運用在一號與二號索道間的池上線直到最後,然後才陰錯陽差被送到南華工作站保存。


由於此車車側除了寫有KATO WORKS外,還寫有SHINAGAWA,因此推測是1938年(含)之前的製品。算起來,應該也是林田山的開山元老車輛喔!而且,歷經林田山與哈崙兩林鐵的資歷,也神奇的了呢!

 


 

 

2020年9月17日 星期四

拜見嵐山鐵道平地段太昌線7t加藤君!

這幾年常有人跟我,花蓮的山地嵐山那邊山林裡還有許多沈睡在山中的火車頭,要不要去看看啊!?但不爬山的我只好把這種踏交給古大大去處理了,我心裡念念不忘的,則是嵐山鐵道平地段曾用過的加藤製機關車的下落哩。

將近三十年前,古仁榮前輩跟我第一次見面時,就曾拿花蓮地區的林鐵照片給我看,那時候我就對於花蓮這邊山地鐵道的規模感到驚嘆。而我一直記得古前輩跟我,他最後終於可以搭流籠上去的興奮!但是,這個嵐山平地段的鐵道,廢止了之後火車跑哪去了呢?

我曾跟阿童伯跑去花蓮的水源地找啊找都沒看到,但沒想到日前去一趟花蓮,在林管處楊處長協助下,居然在南華工作站找到了!

 

當年在嵐山山地鐵道的索道下,是有著一段平地段鐵道太昌線,依照古仁榮前輩的記載,是有兩輛7t的加藤製機關車在行駛。1982年的照片裡,都是20號機關車在跑,25號則停用。

古前輩的照片裡可以看到,20號機關車整輛車駕駛室含車門的窗都是加藤原裝版,但是25號的車門則是改造過後以膠條做邊緣。20號的車底架只看到TOKYO字樣,但是25號則是寫有SHINAGAWA字樣。基本上,寫有SHINAGAWA字樣的加藤君,推測是1938年(含)之前的製品,因此25號的製造出廠年代一定比20號要早。

目前保存在南華的一輛加藤君,依照現況對照,發現正是25號這輛!從車側的SHINAGAWA字樣,還有駕駛室的狀態,特別是車門邊的警語,都一一訴是嵐山平地段太昌線的這輛25號!

其實,很高興見到這輛車。終於相見了!仔細看此車的特色,很容易就發現它的駕駛室是往前挪一點的,因為駕駛室的後面,特意有空出一個可以放置瓦斯氣體罐的地方,現在甚至還有遺跡呢。

這輛車依照推測,曾是木炭瓦斯機關車。這類機車頭通常會在駕駛室後端裝設木炭瓦斯生裝置,其外觀特徵就是直立的大氣桶,作為這些一氧化碳生器的一部分。因此,放在南華的這輛車,會把駕駛室往前挪移,主要是要空出駕駛室後面的空間裝設木炭瓦斯生裝置,好把一氧化碳送入前端的引擎!

所以,雖然目前還不出這輛 25號機關車的來歷,但可以明顯知道其曾是木炭瓦斯機關車的過往。而另一個特別的地方是,嵐山的鐵道興建,特別是這條平地段的太昌線都是戰後蓋的,也就是,這輛車一定是別處過來的,至於是哪裡來的,真的就要再來猜猜囉!

2020年9月6日 星期日

有著台灣僅存鑄鋼球軸設計的新店碧潭吊橋

日本時代我阿公洪長庚在拿到眼科博士學位回台灣開始在大稻埕執業後,一直有個興趣就是拍照,畢竟相機的構造與人的眼睛類似,因此他很喜歡玩相機,特別是在從日本學成歸國後,直到戰爭物資管制的這段期間,他拍了許多的照片。

 

從他留下的照片可以看出,阿公喜歡拍一些新奇的現代事物,例如剛落成的橋樑。他常去拍很漂亮的昭和橋(光復橋前身),也會拍碧潭吊橋。而有趣的是,這兩座橋都是結構上屬於使用鑄鋼球軸的吊橋,台灣近代橋樑史上據統計共有六座這樣的橋,戰前五座,戰後一座,然後當中五座都拆了,只剩碧潭橋一座。因此,雖然之前去拍過很多次碧潭吊橋,但今天我還是特地跑一趟去仔細看看。

 

先來看當年我阿公拍的照片。此橋於1936.10.10.落成,阿公的拍攝時間大概是落成沒多久的樣貌。整個橋的設計是當時台北州土木課的台灣人江石碇技手擔當,施工則是陳海沙的光智商會。這個鋼筋混凝土的塔,是中間胖兩端較細的構造。

從另一次阿公的拜訪可以看到,其橋面上的木頭欄杆原始樣貌。照片裡的小男孩是我伯父洪祖培教授。

碧潭吊橋的主要工學設計特色,是在橋塔下使用了可以自由旋轉的鑄鋼球軸。這東西第一次引進在台灣就是1933.9.落成的昭和橋。該橋我阿公也拍了很多照片,除了可以看到這橋的美麗弧度外,也很清楚可以看到橋塔的鑄鋼球軸。

今天去看了碧潭吊橋,當然是仔細看了這個吊橋的鑄鋼球軸特殊結構。

此外,也一窺直入地底的錨墩座。

橋頭的這個柱子應該是日本時代的原物,但被貼上很醜的馬賽克。可惜。 


碧潭吊橋目前假日仍然不少人,但走起來已經沒有小時候搖晃的可怕。

 
有機會,大家可以多到這邊看一下這座僅存有鑄鋼球軸的歷史名橋喔~


2020年9月1日 星期二

經由木紋考證驚喜發現它是最後一輛傳統車身構造的Wickham38!

 南迴工程貴賓車Wickham38的整修已經快要進入尾聲了,在這個整修過程中,除了原本的引擎被克服萬難整修復活外,車體外皮在沒有太嚴重鏽蝕的地方都被盡量保存,雖然外表這樣看起來不像是新車一般地平整,但我真的沒想到這個修復的決定,竟然留下了一個重要的歷史見證與遺跡。

在整修這輛綽號小布丁的 Wickham38時,我就曾在網路上找到一系列同型車於 Wickham廠區內的完工照。照片中這輛車跟後來引進臺灣的這輛很像,基本上就是同款車,因此提供了許多修復上的參考。

是日前在外國的Wickham社團中,有同好指出照片的這輛 Wickham38,是該廠最後一輛傳統車體設計的車,之後生產的就都是上下可以拆解,方便塞入貨櫃內的新款了。所以,照片裡這輛就是 Wickham38最後一輛不可拆解的舊款車了。以下是新款設計的車體。

好,當時,我也沒想到,照片裡的同款車是否就是最後來臺灣的這輛 Wickham38,畢竟也可能有其他同型車出廠啊。鐵博員工裡有有木工背景的同仁,於是靈機一動想到,那一系列照片不是有張是木造引擎蓋翻起來的?木紋這種東西就跟指紋一樣,不可能有兩塊真的木頭木紋會一模一樣,所以只要比對木紋就知道那一批照片是否是最後來臺灣的那一輛了!

好在鐵博修車很機車,所有拆下的重要料件沒有裝回去或換新的都要保存,因此有機會可以在修車的過程中做各種考證。前陣子,經過引擎蓋木紋比對,驚人的發現是,這兩塊木紋一模一樣,證明照片裡這輛車就是後來引進臺灣讓李前總統搭上的車,而此車在國際上則又有另一身份是,這輛車是 Wickham38最後一輛傳統車體的車,它出廠後就都改生產可拆解車體的新設計了。以下是轉了照片方向,臺灣這輛車的木紋照片。

........,鐵博整修過程中,是否讓修復團隊把車體給整個更新換掉整平了呢?老實說,對於這一點,回想過去這幾個月的決策,似乎也是冥冥中有天意。原本,修復團隊為了車體外觀的平整,已經備料打算依照原尺寸把車體外部表皮全都換成新的鋼板了,但我總覺得原本的車體只不過不平整,整體來說狀況不差,因此還是希望能以保存極大化為原則來修。

當然,當時這樣的決定就會造成此車外觀不如新車平整,很怕大家會覺得不夠漂亮。但真的沒想到,這一個決定,留下了車體,最後也留下了 Wickham38發展歷史上,最後一輛傳統車體的原裝車身!

未來,看到這車表面不是很平整的外觀時,不要說維修團隊沒修好喔,這可是全世界最後一輛傳統不可拆車體的 Wickham38呢!我們修復時,把它留了下來。而考證的關鍵,則是引擎蓋上的木紋!

 

感謝  WickhamofWare 社團提供歷史照片與相關討論

2020年8月22日 星期六

台博「高瞻遠矚:高而潘建築作品珠玉展」

台博在南門園區辦了高而潘建築師的特展,可說是台博這幾年努力收集台灣近代建築師圖面資料的一個階段性成果。這個「高瞻遠矚:高而潘建築作品珠玉展」雖然展場不大,但是展出個案都是高建築師自己認可挑出的各年代代表作。很高興能看到建築師身體健康還親自出席許多場的活動。他的建築,真的是陪伴我們成長啊!

高而潘建築師出生於大稻埕世家,每次跟這種老前輩聊天時,總能感受一種大稻埕貴公子的氣息。高家除了賣布,最最最重要的是,他們可以說是台灣公車巴士發展史上重要的一頁,1923年他家開辦的大新自動車會社,就在經營大橋頭到新店的客運路線。

對於臺北市公車巴士的發展歷史,高家很重要。1919年成立的「臺灣自動車株式會社」,是最初經營行駛臺北市內之巴士,為臺灣第一個具有完備規模的客運業者1925年臺灣自動車株式會社因為經營不善,轉賣給高建築師家中的大新自動車株式會社,並改名「臺北自動車株式會社」,後來因為營運漸佳,車輛及班次逐漸增多,乃成為臺灣最大的自動車株式會社 (許雪姬,1995;臺北市文獻委員會,1983)。不過,1930年時臺北市役所為了奪取其營收,下令公辦巴士,乃收購高家的臺北自動車株式會社,改為臺北市營巴士 (臺灣日日新報,19300313)

高家在大稻埕,還曾擁有一棟如今在延平北路上的功學社街屋。這棟建築我印象深刻,因為那是小時候我跟我妹去上「山葉兒童音樂班」的地點啊!(一隻小小鳥,飛到窗戶旁.....),沒想到,我曾在高建築師的老家建築裡度過童年。

其實,我們生活的城市裡,有那麼多高而潘的作品,而我竟然後知後覺。當然,例如早知道的華視大樓(易百拉廣場)、北美館並不意外。我感到意外的,是龍 山寺那個地下廁所(之前就想到誰有這巧思)、龍山寺禪房(想說誰這麼低調用玻璃處理)、還有台大醫院的那棟手術大樓!此外,建國南路的富邦大樓、中國時報大樓、欣欣百貨、芝麻酒店竟然都是他的作品!


這次展覽,有幸見到高建築師本人,合照又簽名的,真是感恩啊!

 感謝林一宏兄幫忙拍照 ,還有謝老大的特約導覽~

以下是本次展覽的展覽文案介紹:

「高而潘建築師是臺灣在二戰之後所培養的第一代建築師,今年93歲,深受學界與業界推崇。在臺灣現代建築史發展脈絡中,高而潘建築師是代表性的經典人物,「高瞻遠矚:高而潘建築作品珠玉展」不僅是向前輩建築家致敬,更是為了彰顯高先生所代表的二戰後第一代建築專業者,能在時代洪流中突破現實的挑戰,並且始終憑藉著厚實的專業能力,穩定地貫徹自我理想的軌跡。

高而潘建築師是臺灣在二戰之後所培養的第一代建築師,今年93歲,深受學界與業界推崇。他與臺博館的因緣,源自2007年臺博館推動「二次戰後臺灣經典建築設計圖說徵集數位化計畫」,他將其執業生涯的8千餘幅建築圖說全數捐贈給臺博館收藏,這些珍貴的現代建築史料已陸續完成數位化。

就臺灣現代建築史的發展脈絡而言,高而潘是代表性的經典人物,臺博館舉辦「高瞻遠矚:高而潘建築作品珠玉展」,不僅是向前輩建築家致敬,更是為了彰顯高先生所代表的二戰後第一代建築專業者,能在時代洪流中突破現實的挑戰,並且始終憑藉著厚實的專業能力,穩定地貫徹自我理想的軌跡。

本次特展所選出的十三件設計作品跨越1960 年代至1990 年代,這也是臺灣政治、經濟與社會發展之重要轉變關鍵的三十多年。是從高建築師庋藏於國立臺灣博物館的眾多原始圖樣史料中所選出,基本上為高先生當年設計之原始建築施工圖與透視圖,可說是臺灣現代建築的第一手史料。」

2020年8月18日 星期二

「小布丁」Wickham 38的Perkins 4.236引擎考證

南迴鐵路工程貴賓車 Wickham 38因為長期留置於枋寮時狀況極差,在運抵國家鐵道博物館(原台北機廠)時,整個車頂塌陷開天窗,車頂還壓到引擎上完全無法判定原本的柴油引擎是否仍有修復可能。原本以為狀況極差的引擎,連廠牌等基本資訊都難以釐清,應該是沒救的狀態,沒想到在經過修復團隊的檢視後,排除萬難整修完成。當這個有名的引擎重新發動發出聲音時,實在是很讓人感動啊!

這顆引擎的製造廠是英國有名的Perkins,型號是屬於 4.236 的柴油引擎。這個4.236指的是4汽缸,236 cu. in. (3.9 L)的意思。在車體的名板上其實寫有引擎序號「3620417」,但有趣的是,經過考證這個序號當年Wickham是打錯的,那個最末碼的7其實應該是T,然後居然是「1989年生」的意思!

 

這個引擎號碼3620417與真正引擎上的完整號碼有些不同,在引擎上我們找到的序號是 LD103627U362041T,這號碼黏在一起有點難解,所以若把它依照Perkins的編碼規則解析,應該寫作 LD-103627-U-362041-T來解釋。

首先,LD指的是4.236引擎,然後接著的數字是order reference number=103627,再來的U意思是指製造地UK,再來的數字是引擎序號Engine serial number=362041,最後一碼是製造年Year of manufacture code,但卻是以英文字母表記。據查這輛車誕生年代時的T,代表的就是1989年,所以可以完全證明這顆引擎是在1989年生。若再依照引擎製造序號考證,可以知道它誕生於198911月。由於最後一碼一定是英文字母,所以更證明這個序號當年Wickham是打錯的,那個最末碼的7其實應該是T。(這個編碼很有趣,特意避開了 I,O,Q,R,Z這幾個容易混淆的字母)

 

以下,讓我們來先看看這輛車開始修復時,這顆引擎終於露出來的樣貌。

 

這幾個月來,經過幾輛柴油車輛的修復後可以發現,這種機械式引擎的車如果好好修很多都是還有救的。而Wickham 38「小布丁」年紀才三十歲,加上當貴賓車用行駛公里數不高,也都是修復後可以繼續行走的原因。看到原本車頂都塌掉的這輛車最後能重生,還有原本的引擎也能修復運轉,真的是很感動啊!來聽聽看這個引擎聲音吧!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