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6日 星期四

鐵道魂的交流,一場難忘的相遇

在臺灣,你常常碰到的文資委員是現勘前不做功課,等著提報人(文恐)把資料找給你。然後到了現場,用「專業」判斷,結果還看不懂,一整個氣死人的狀況。糖鐵我碰了二十幾年,還真的很不熟。但是,好歹我也知道布袋線是臺灣第一條糖鐵客運線,對於台南為了做自行車道把新岸三線的鐵道跟月台毀去,看了真的是頭很痛。為了去會勘,找了好多資料,昨晚還弄到半夜一點多,就只是不希望臺灣珍貴的文化資產被犧牲。但往往努力寫了一堆的文資價值,卻不敵一個看不懂的文資委員一句「這不具文資價值」的評斷。

今晚在找當年我去新營跟岸內拍的老照片時,這張我都忘記了的合照突然浮現。鐵道迷應該都認識,這兩位已經做仙的前輩吧,一個是阿里山永遠的老站長張新裕,一位是新營糖廠的洪清祥洪頭。沒有他們,年輕時的我如何深入這些鐵道的世界呢?看著照片眼眶泛紅,找不下其他的照片了。想想,這張也就夠了。

對於今天很夯的產業文化資產,其實有很多完全不懂學術名詞,那些什麼文化資產文化路徑文化景觀,脈絡性系統性這些那些有的沒的的人,卻是真真實實用他們的生命與熱情,在愛一條鐵路。

因為,他們有著共同的語言,所以那是一種夢想的交流,熱血的相遇。

那天帶張站長去找洪頭, 他們倆第一次見面,但有著相同對鐵道的熱情。我寫過介紹他們的文章,但遠早於我知道什麼是學術界所謂「口述歷史」的時代。那些寫著他們的故事,不是什麼計畫案的口述訪談,而是我們一次又一次的相遇,一次又一次對於鐵道的交流記錄而已。當然,訴諸文字之外的回憶,還有更多更多。

所以回來看今天臺灣的產業文資保存,官方懂得要做口述訪談,學界也有口訪的技術,但那些發問的人問得出真切的問題嗎?有對於這個產業文資真正的熱愛,那個交會的當下,有靈魂的交流,夢想的熱情?有真的很急切想要留下這些什麼給後代的使命嗎?

如同好友,台灣科技與社會研究學會理事長洪文玲教授所說:「不要讓台灣眾多研究產業文化資產,傾心產業文化資產的各方人才『心疼流淚,無法參與』,真是好難受啊!!!」

2018年4月13日 星期五

遇見萬芳2018的[時間仍然繼續在走]

今天為了舊山線的保存為國為民在外跑了一整天,為了講解文資的價值,一起努力的朋友要接受媒體訪問。他很緊張地問我受訪會不會緊張,要怎麼準備......。其實,我當下的記憶,卻飛到了那個我人生裡第一次受訪的場景。人啊,對於第一次的經驗總是難忘,而那個記憶就這樣一直隨著時間烙印在生命裡。對我來說,第一次接受訪問,就是在警廣錄音間裡被影評人景翔訪問,然後訪問我那天,放的那首歌,就是一個叫做「林萬芳」的「時間仍然繼續再走」。

說來好笑,當年在錄音室裡的我,根本不知道「林萬芳」是誰。既使到今天,對於很多喜歡萬芳K歌的朋友,可能都不知道在她大紅之前,曾經用林萬芳這個「俗名」出過這麼一張專輯(是名字很俗,並非「出家」前的「俗名」之意)。錄音的那天,因為是預錄,我記得講完一段話後,景翔要助理播出這首歌,但好像出了一點包,所以又重新再播再錄一次,反正,時間依然繼續在走啊。

我現在回想在1990年代初期那個時候,我怎麼會上廣播呢?其實,那是我開始在中國時報寶島版寫「臺灣火車的故事」專欄時,時報集團也剛好跟廣電基金要一起搞一套鐵道傳奇的節目。那個節目的監製記得就是後來出了許多飛機書籍的傅鏡平大哥。然後,當年景翔是任職於時報,所以陰錯陽差就要找我去上廣播聊聊火車。

在那個年代,是沒有用網路聽廣播的,所以後來的播出,我守在收音機前,用卡帶錄了那個訪問,以及林萬芳的「時間仍然繼續在走」 。而後來的故事可能大家都知道了,廣電基金節目拍了,我的第一本書「臺灣鐵道傳奇」也出了,還拿了個金鼎獎,而很俗的林萬芳也變成萬芳而大紅。

時間仍然繼續在走,不是萬芳很紅的歌,卻因為我第一次上廣播主持人放的第一首歌,而讓我印象深刻。萬芳在演唱會裡其實不常唱這首歌,但是在2007年萬芳跟趙詠華的演唱會裡,萬芳部分的最後一首歌,我好訝異她回到了林萬芳的時代,唱著那首「時間仍然繼續在走」。

大家可能不知道,這張以林萬芳為名所發行的專輯,曾經斷貨好一陣子。我找了好多年,終於在2009.11.下午到唱片行走走時,在萬芳的CD堆中,那最邊邊,一個墨綠色的側標吸引了我。那居然是已經絕版消失多年的林萬芳第一張專輯「時間仍然繼續在走」復刻出版!
這簡直是不可思議之事。因為根據從滾石那邊知道的訊息,萬芳還叫做林萬芳時代的這張專輯,在納莉風災時幾乎全部都泡水「害撂撂」,從此市面上這張專輯就不見了。我曾為了找這張CD,還搜尋到美國的滾石網站,不過那實在是太麻煩,後來也就放棄了。當時看到這張專輯重見天日有點意外,回家看裡面的CD內圈,很明顯是重新壓的。不過滾石大概沒找到原本的版,因此封面是直接拿當年的重掃再印,整個畫質就很差。而且,這個復刻出版悄悄上架,側面也無封套加上導聆介紹,與滾石其他的復刻系列相比要陽春許多。

這首不常在演唱會裡被唱的歌,很意外地成為萬芳第一次在小巨蛋辦演唱會的主題,而且還重新錄了2018年版的「時間仍然繼續在走」。演唱會就是明天了,林萬芳要回來囉~

2018年4月6日 星期五

搭乘半世紀前消失的宇佐參宮鐵道來去解憂雜貨店

因為日本電影解憂雜貨店(ナミヤ雑貨店の奇蹟)的拍攝,九州的豐後高田拍攝地成為不少民眾「聖地巡禮」的造訪地。雖然片中拍攝的「解憂雜貨店」拍完後就拆了,但一個假的冒牌的還在,原本的招牌也保留著,片中一些拍攝場景也仍可以去巡禮一下,因此總還是吸引不少民眾前往體會這個有著濃濃昭和味道的小城市。

基本上,解憂雜貨店拍攝的位置現在是空地。哭哭
不過片中一直出現的廣場還是一樣的場景。
冒牌的解憂雜貨店旁邊也一樣放了牛奶盒。
整個豐後高田因為昭和風而吸引不少電影來拍攝。
 商店街也有很多懷舊商店。
 居然還有這個東西!東亞國內航空耶~
整個豐後高田就是在販賣昭和懷舊風啊!老教室,老三輪車.......
 看到空地的這三個管子我笑了!這不是小叮噹裡面那個場景嗎?
這年頭要去豐後高田,若要搭火車就只能搭日豐本線到宇佐之後,再轉搭公車前往。不過,鐵道迷如果搭公車去到豐後高田,一看那個巴士總站大概會鐵道魂就突然跑出來了。因為,這個豐後高田的巴士站格局,明顯就是一個終端式火車站的樣貌啊!
其實我的好奇跟敏銳一點也沒錯。豐後高田的這個巴士站,正是將近半世紀前停駛的鐵路站房改的。所以那個格局,月台的距離,完全就是鐵道終點站的規格。
這條1916年全線開通的宇佐參宮鐵道,軌距1,067mm,全長豊後高田 - 宇佐八幡間共8.8km,廢止前的車站有豊後高田駅 - 封戸駅 - 宇佐駅 - 橋津駅 - 宇佐高校前駅 - 宇佐八幡駅。簡單說,路線在宇佐與國鐵日豐本線銜接。因此,從宇佐,一邊可以往豊後高田,另一邊可以去宇佐八幡拜拜,所以才叫宇佐參宮鐵道。該鐵道於1945年被統合進大分交通,而成為大分交通宇佐参宮線,最後因為巴士競爭關係,而於1965年(昭和40年)3月廢止。
因為豊後高田駅那個站房1954年才蓋,所以鐵路廢止後修築留用。依照我從老照片中的比對,站房的玄關仍然健在,因為有神奇的天花還留著。
至於候車室也健在,主要是二樓跟比較高聳的部分拆除了。
車站內的股道當然已經不在,但是那個月台基座與格局基本上都仍是鐵道車站的樣貌啊
車站內的廁所超級古老狀,非常有意思。而且還是男女共用的無性別廁所呢。我一進去時,一個老嫗剛好走出來......大驚~
豊後高田駅的駅前通正對的就是這個車站站房玄關,果然是火車站格局啊!
下圖就是當年玄關的內部。
 除此之外,原本的宇佐參宮鐵道在宇佐站內的側線都拆除了,不過仍可見一些空間上的特色。該線以前是以立體交叉跨過國鐵線,非常有趣。
 目前從宇佐,也一樣有巴士去宇佐八幡,可以參拜日本八幡神社的總本山「宇佐神宮」。
 宇佐神宮外面的道路旁就是以前宇佐參宮鐵道的廢線跡,停車場則是站場。
宇佐神宮這邊還保存一輛26號蒸汽火車,是宇佐參宮鐵道改為大分交通宇佐参宮線後於1949年從國鐵讓渡來的。該車屬鐵道省的10型,最初由九州鐵道所購入,德國Lokomotivfabrik Krauss & Comp.於1891年所製造,現在被指定為「準鐵道記念物」。
總而言之呢,宇佐參宮鐵道改成的大分交通宇佐参宮線已經消失超過半世紀,但透過最近很紅的解憂雜貨店吸引,還是讓人意外地探訪了消失鐵道的風情,算是一點有趣的歷史遺跡巡禮了呢。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