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5日 星期六

重慶南路高架道路拆除記

我想,應該沒有人會懷疑柯P市長的拆橋魄力的。自從上次忠孝西路的北門高架橋在2016春節火速拆除後,2020年的春節前後,又再次為了中正橋的改建工程, 利用春節假期迅速要拆除中正橋台北市端的重慶南路高架橋引道。之前拆除北門高架橋時,我曾替這個當時稱做「北門高架道路」的公路橋樑正名,因為當時市府一直把它叫做「忠孝橋引橋」,而忘了1970年代末,當時蓋的這座橋叫做「北門高架道路」,或者是市民熟知的「北門高架橋」。完工時,預留了未來能上忠孝橋的部分。是之後因為鐵路地下化,北門高架橋大部分的分支都被拆光到剩下連結忠孝橋的部分,所以才被市府誤以為是「忠孝橋引橋」。同樣道理,其實下中正橋的這一段重慶南路三段的高架橋,很清楚地在橋頭可以看到高玉樹市長1971年題的字,上面寫的正是「重慶南路高架道路」,這個與北門的稱呼法完全ㄧ致呢!
如今,我們看這些市區內的「高架道路」,一定覺得它像個怪獸一樣,阻礙市容,甚至纏繞得可怕。但如果大家把時間拉回到1970年代,那個時代的思維,其實認為這種高架道路,是種非常進步的城市象徵。在我們小時候,繞得越誇張,轉得越離譜的道路,根本就是「未來城市」的一種想像。在那樣的時代氛圍下,北門高架橋的誕生,或者這次拆的重慶南路高架道路的出現,也就一點也不意外,甚至成為城市或國家進步的代表。
中正橋在日本時代稱為川端橋,早年的舊橋體仍在,只是多次拓寬增建。經過許多努力爭取,川端橋已經被列為歷史建築將會保存,未來中正橋會蓋一個新橋從旁繞過,但舊橋就保留,因此整個改建工程中的這個「重慶南路高架道路」就得拆除。這次的拆除,橋下的自強市場早已經拆光到剩橋墩,因此整個拆除過程反覆演練後可以快速解決。
就在小年夜(2020.1.23.) 那天,雖然白天仍然有許多車輛在通行,但是怪手早就集結,所有工程人員已經就緒,晚上九點封橋,十一點開拆,連夜敲的結果是第二天除夕一早,橋面早就清空只剩下橋墩跟最邊邊的部分了。
整個進度一直超前,一座曾經矗立在城市內的高架道路就此消失,春節年假過後整個平面道路就可以重新開放。期待未來川端橋與新的中正橋,能為城市帶來新的風貌吧!
以下是除夕時拍的一些拆除過程照片

2019年12月31日 星期二

鐵博筆記【鐵道迎新年--點亮EMU100攝影會】

身為一個鐵道博物館,它必須面對的一定是社會各界各族群對於鐵道的想像與期待,因此各種鐵道文化與歷史的保存,必須從最學術、最專業的範疇,一直到普羅大眾甚至小朋友都可以參與並感興趣的規劃都有。不過最核心的價值是,它必須與鐵道有關,不然只是個沒有靈魂的軀體。在鐵博籌備處掛牌才三個月的時間內,我們非常倉促地舉辦了三場很多民眾參與的鐵道電影院活動後,我與同仁發想,接著要如何以僅有的資源,策劃一個提供長期關注鐵博的鐵道核心社群可參與的活動?於是,這個歲末點亮火車的攝影會就這樣誕生了。

無可否認,鐵道迷與關注鐵道趣味的社群,絕對是未來鐵道博物館最重要的客群。如果一個鐵道博物館搞到連鐵道迷都不想一來再來,這絕對是一個非常失敗的鐵博。因此,各種活動(event)的企劃,特別是針對不同社群需求的規劃,絕對是未來要努力的方向。

因此,我們決定在2019的最後一天,在組立工場內請到專業的燈光團隊來替EMU100點燈,並破天荒地舉辦北廠有史以來第一次的「鐵道攝影會」。老實說,目前組立工場除了基本的安全用電力外,無法大功率地打燈輸出強光,因此我們用的點燈技巧,就不是要全面打亮的方式。

這次攝影會的現場,一定很多民眾在白天時,會覺得「真的有打光」嗎?其實,如果我們把密佈的燈源關掉,那個火車是真的會黑到一個不行喔~在測試時,我們就見識到專業打光是如何打光與如何調整的專業。
而當我們決定用EMU100的車頭當點燈主角時,就在思考要用怎樣的列車名牌,才能符合那個時代的美學。最後的決定,是以1960年代觀光號的頭牌配色與設計,加上2020的數字呈現。至於組立工場內的這輛ED104號,一直以來就是鐵博預定展示的車輛,因此在尚未做好嚴謹調查研究與規劃前,是不會貿然整修,特別是在短短不到一、二個月的時間內馬上修好,因此恢復車頭舊塗裝的想法一開始就知道現實上有難度。儘管如此,同仁也曾嘗試要把頭燈跟車頭上的警示燈復原點亮,但最後考量到配線的問題,以及本次攝影會是要把光打到車體上,若頭燈太亮,車頂又一直閃,對於畫面也有某種程度干擾,因此這兩個嘗試後來都先暫緩。
對於白天的開放,現場動線的管控其實難度不高,但冬季天黑得晚,傍晚五點以後廠區非常暗,特別是組立工場內更是漆黑,因此同仁幾乎全員出動在傍晚時照顧所有動線的安全。打燈前一天的試燈,大約五點後場內漆黑一片,只剩ED104號的車頭打得光亮,這要如何是好?
我依然記得前一天晚上我與幾位主管及同仁站在偌大的現場傷腦筋,甚至連號稱有25000V的電鰻都不知道怎辦。沒想到,有同仁說我們剛驗收一批雷射光筆,也許可以試試看。因為幾天前才有一大群ㄊㄉㄇ上阿里山拍蒸機,還拍到星空下的Shay,讓我們這群被公務纏身根本跑不開的人OOXX,因此靈機一動,不如我們自己來投射星空!最後,就是正式登場那晚的星空秀了。由於到前一天我們還一直在測試如何打星空才會比較自然,因此這個彩蛋只能預告不能明說。事實上,最後打出的星空,是以好幾隻雷射筆從不同角度營造出的呢!
當然,原本的主角是ED104號自強號,但背景的583實在太暗,組立工場的結構美也很難呈現,感謝皇哥神救援,立刻搬來了強光補燈,才讓昨晚最後一個半小時的攝影活動有了更多畫面的驚喜。
昨晚的攝影會,吸引了超過250位民眾參與,在空氣冰冷的工場內,大家異常地安靜,彷彿是種神聖的儀式(好神秘喔)。因為安全考量,現場禁止使用腳架,因此大家只能屏氣凝神地按著快門,考驗穩定功力與相機性能。
這是北廠也是鐵博歷史上第一場的鐵道攝影會,在許多民眾參與下順利完成。希望未來,能成為鐵道博物館每年迎新春的定番活動!(感謝皇哥照片提供)
【鐵道迎新年--點亮EMU100攝影會】
2019年的最後一天,我們在組立工場舉辦「鐵道迎新年,點亮EMU100攝影會」,為讓社會大眾能於產業歷史的氛圍中,感受經典鐵道車輛與機械結構之美,透過燈光打亮EMU100型電聯車的車體,並在車輛端面掛上頭牌(Headmark)以迎接新年,讓英國貴婦陪你迎接閃亮嶄新的一年!
 
本場次 #免預約便可以進場欣賞及拍攝
但請遵守以下規則及場內人員指示
 
活動時間:108年12月31日(二) 13:30~18:00(最後進場時間17:50)
開放範圍:組立工場已劃定之區域
活動規範:
1.除免上網預約申請之外,其它入園規範均依現行規定辦理(詳見官網)。
2.為維護拍照品質,至多開放50位民眾同時進場。
3.禁止使用三腳架、單腳架。如使用自拍棒以手持為原則。
4.本園區為工廠設施原址,請遵守現場人員指引,並自行留意軌道相關介面,考量行走的方便,不建議穿拖鞋、高跟鞋進場。
5.本活動以個人使用、分享為原則,謝絕商業型態之拍攝行為。
 

2019年12月13日 星期五

1991年時的台鐵第一代商務車

今日(2019.12.13.)台鐵盛大舉行一個最新環島旅遊客車的亮相活動,最令人注目的當然是「雪恥」成功,號稱台鐵美學復興第一戰的這批商務車、客廳車、餐車的正式亮相了。不管是民眾口碑還是輿論報導都是讚美的居多,顯然台鐵的努力大家都看到。身為最後加入台鐵美學小組的我雖然參與的不多,但還是真心替台鐵感到高興。

而今天當我搭乘從台北特開到基隆的專列時,乘坐在商務車內卻想起一段往事,一晃眼居然二十多年快三十年前,其實台鐵也曾盛大地舉行過EMU100自強號商務車的首航試車,行駛區間也是台北、基隆,而更巧的一件事是,當時的台北站長是張政源,也就是今天的鐵路局長,這真是何等地巧合!我認識的台北站長其實不多,但是張局長當台北站長時,剛好是台北新站落成前後,因此因緣際會反而有所接觸。


還記得民國八十年(1991年)7月6日起,台鐵把EMU100型中的拖車挑選了三輛,改裝爲「商務車」,以較高的票價提供較高級的服務,給外界新的選擇。當時秘三課的老鄧課長,還特別邀請我一起參加試車,於是留下了這難得的照片(照片窗外意外拍到老鄧的身影)。
商務車內全舖灰色地毯,一排僅設三個座位(一為單人座,一爲雙人座),豪華的坐臥兩用椅有折疊桌可以使用,車的一端還裝設電話,讓旅客能在行車中向外聯絡。

這批自強號商務車行駛初期以台北到高雄999元促銷,但業績似乎不太好,搭乘的旅客不算多。1992年3月31日開出最後一班,隨即於隔日結束營業。不過跟大家報告,依照之前的調查,這三輛改造過商務車的自強號拖車,仍有壁板保留灰色商務車特色的車廂保存於北廠內,而北廠也仍留有當時的商務車「大椅子」,因此如果可行,以後鐵道博物館將會有一輛保留下來訴說台鐵從1991年開始的商務車大椅子故事~ 到時候,搭過的耆老就可以來說說往事了~

2019年12月12日 星期四

遠東航空的最後一夜!

遠東航空是國內老字號的航空公司,幾年前的停航卻又復航已是一頁傳奇,沒想到復興航空比它先GG,然後遠航用著老舊的MD臭臭機卻也繼續撐了好些年,雖然一度有傳出要買新的波音七三七,但終究只是一場夢。在幾架瑞聯精神號與遠航自有MD客機的維繫下,遠航倒也一直維持飛行。不過,近年引進ATR飛機,看似要重新振作之際,卻一直有著狀況百出的徵兆,今天(2019.12.12.)突然無預警停飛倒也不令人意外,只是可惜了一家國內老牌的航空公司,沒想到就要這樣走入歷史。

今天早上遠東票務系統出現暫停狀況,下午傳出「本公司因長期營運虧損,資金籌措困難,經公司通知,將在12月13日起停止一切飛航營運」通告,無預警停飛。隨後網站也出現以下訊息:
因為桃園真的太遠,於是在處理完辦公室的事情後,立刻殺去松山機場準備拍最後的MD身影。照表訂看,晚上1800左右有一班金門來的MD82,是FE812航班,應該就是松山機場最後的遠航臭臭機了。
 其實,快六點趕到時,剛好看到B-28017要被拖走。
 很快地,FE812航班落地馬上就滑到空橋這邊,今天該班機是由B-28021來飛,看它滑過來心中百感交集,難道就要這樣道別了?
 停妥後,空橋就接上來了。旅客魚貫下機。
 其實沒多久,地勤員工就拿出引擎蓋要準備蓋一蓋收工了。
 第一次看到蓋蓋子。
蓋子蓋完,接著就等要後推出去,然後拉到停機坪放了。
 終於掛好要後推了。可是這次後推沒有要起飛啊,哭哭
 臨別一眼,再見了~ 遠東航空
回到大廳,大致看了一下狀況,櫃檯鬧哄哄,只好拿了時刻表做紀念,這也是最後一本了吧!
其實今晚松山後來還有遠航ATR在飛,但因為很黑不好拍就算了。至於桃園,FE128班機在晚間10時30分左右會回來,如果遠航確定無法復飛,那FE128班機將成為遠航最後一個營運的航班了。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