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9日 星期日

美國衛生部長行政專機C-40B 10040號飛抵松山機場!

今天2020.8.9.美國衛生部長艾薩(Alex Azar)率訪問團於下午4時48分抵達台北松山機場,讓美國空軍的C-40B行政專機再度訪台。之前該型專機曾多次來台,但是這次的10040屬C-40B的最新改良型,算是「副總統、國務卿、國防部長.....」更高等級的行政專機。該SAM130航班由日本橫田基地起飛,直接飛抵台北松山機場,從28跑道落地後,直接滑到底轉頭滑向松山軍用基地側,吸引好多航迷拍攝。

2018年我拍過的C-40B來台影像可以看這裡 

依照新聞報導指出,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部長艾薩是1979年台美斷交以來,訪台層級最高、也是6年來首位訪台的美國內閣官員。因此這次專機的直抵松山,也吸引了許多航迷來拍。

今天下午松山觀景台滿滿都是人,但因為上次拍時發現玻璃反光很討厭,人多失敗率高,若去跑道頭飛機巷怕它沒有滑到底會失敗(結論是滑到底,而且有好光,可見去那裡的人品好),因此可以預想空軍一號一定是一大堆人。

結論當然是如我所想,空軍一號好多人,早知道就去跑道頭啊,但是千金難買早知道,而且人品測試外加「光走機來」也是可能,真的是人品大考驗。

不過,今天拍得還可,算是一種紀錄吧!該機從日本橫田飛來,原本預計17:55抵達,但提早了大概一小時到。因為風向關係,走28落地。夏天啊,實在很麻煩的說~ 希望大家今天都拍得愉快!




 

 

 

2020年8月7日 星期五

林田山林場的日本加藤製「木炭瓦斯機關車」

林田山林場的火車,除了木造客車身世可以推到1913年之早,那輛黃色的日本加藤製火車頭其實也是一輛超級大怪車。二、三十年前我第一次看到它時,就覺得這輛車很特別,與一般常見的加藤君很不一樣,本來還曾以為它被改造過,但最近仔細研究過後才發現,這輛車的來歷可不簡單,而且頗具時代意義,因為它可是台灣在二戰時燃料短缺時代的「木炭瓦斯機關車」改來的,難怪長得如此特別啊!

我相信一般人都看過日本加藤製造的標準汽油機車或柴油機車外貌,它們長得就是個L形的樣貌,駕駛室通常在一端,而前面就是整個引擎室的設計。這種設計可以讓駕駛室的高度較低,適合礦鐵或需要淨空較低的鐵道使用。

但是,林田山這輛火車頭很詭異,駕駛室略為往車的中間靠,更神的是還把駕駛室抬高,把變速機給裝在駕駛室下面。這樣設計的目的,很明顯是要把駕駛室後端的空間空下來,但從目前的車體來看,駕駛室後面又空空如也。我曾懷疑車子這樣改造的原因,但總覺得沒有理由這樣改造,反而比較可能是原始設計有其他的目的與功能,所以車才會長這樣

是在看鄭仁崇前輩編著的森林故林田山專輯一書時,才想到戰爭時林田山曾使用過木炭瓦斯車的紀錄,回頭看岡本憲之寫的日本加藤機關車專書後,才發現這輛車果然是特殊的木炭瓦斯車。

木炭瓦斯這種代燃裝置盛行於汽油燃料缺乏的時代,主要的原理是把木炭在缺氧環境下悶燒會生一氧化碳,直接把一氧化碳灌入燃引擎(汽油引擎)使用的方式。台灣在二戰時有木炭瓦斯公車,也有木炭瓦斯火車頭,而林田山這輛就是!

通常,木炭瓦斯機關車會在駕駛室後端裝設木炭瓦斯生裝置,其外觀特徵就是直立的大氣桶,作為這些一氧化碳生器的一部分。因此,林田山這輛車之所以要把駕駛室往中間移,甚至把變速機放到駕駛室下,就是要空出駕駛室後面的空間裝設木炭瓦斯生裝置,好把一氧化碳送入前端的引擎!

 

依照岡本憲之一書中的附圖,可以看到戰前的木炭瓦斯車基本樣貌。

該書中的戰後三噸機也有很多駕駛室與引擎室特徵和林田山這輛類似。

接著,要考證的就是林田山這輛的身世了。林田山這輛車的車底除了寫有KATO WORKS外,還寫有SHINAGAWA。基本上,寫有SHINAGAWA的字樣的加藤君,推測是1938年(含)之前的製品。不過,台灣興業開林田山林場的開發是1939年,此車是否一出廠後就由台灣興業購入或者曾在其他地方待過而後才轉入就需要再考證。依照岡本憲之一書中的整理,台灣在1939年有曾購入一輛四噸級的木炭瓦斯機關車,裝用川崎K13-43引擎的紀錄,因此這輛車很可能就是林田山的這輛車頭,而之所以車底還寫有SHINAGAWA字樣,大概就是1938-1939年之間這個交界期的物吧!

林田山這輛車在戰後汽油燃料開始不缺了之後,當然就改回汽油車的身份,原本的木炭瓦斯生裝置拆除,改成油箱即可。目前外觀來看,車廂駕駛室的窗都很加藤機關車的基本型態,因此推測為原貌的機會很高。

因此,如果這輛車真的是1939年由台灣興業所購入,便可以是林田山林場的創業機了呢!而其曾為木炭瓦斯機關車的身份,更是台灣鐵道史上非常特別的一種火車頭喔~

2020年8月6日 星期四

1913年之林田山木造客車歷史考證

自從二、三十年前從古仁榮前輩的照片知道林田山的火車後,就對於那幾輛萬森線跑的車感到好奇。像是KATO的車頭、有欄杆的二軸貨車,或者只有單邊有門的木造客車,總覺得有很多故事可以挖掘。最近前往林田山的平地段大本營森榮做了簡單調,並且重新仔細研究後發現,這輛木造客車可真不簡單,歷史比林田山林場從台灣興業起算的歷史還早,甚至可以推到窄軌台東線還沒全通之前的歷史,真是價非凡的火車啊!


其實早年這輛客車還在車庫時,就已經看過它轉向架上有英文刻字,但當時黑暗暗很難看清楚,如今車放在外就可以很清楚看到寫的是「汽車製造會社」、東京、日本、1913.MAY.的英文。因此,轉向架來自於1913年汽車製造的歷史毫無疑問,但是這輛車的身世呢?

簡單,這輛車只有單側有車門,表示最終版的更新就只是為了萬榮到森榮這一段路的使用,而不是在其他地方用。而雖然是木造車體,用的卻是巴士窗,表示是在1950年代至1960年代(最遲大概是1970年代初了)之間流行的式樣,也就是這段時期改造的。至於車門,是種在窄軌台東線也看過的田字形窗上面加上奇怪的半圓形,所以可以這車的改造與窄軌台東線的一些客車改造有關,應該來自於同樣的來源。雖然現存的木造車體從外觀上判斷大概如此,但更重要的是這輛車的車架與轉向架等是否都來自1913年製造的車?其歷史又是如何?

窄軌台東線在二十世紀初還未全通時的最早客車,除了一群、二、三等的二軸客車外,最初入籍的一大群轉向架客車,就屬日本汽車會社製造的一批車輛。這批木造客車,分別是四輛二三等合造車、二輛三等客車,以及二輛三等郵政行李合造客車。這當中,二三等合造車的車體中間附設有廁所,一邊二等一邊三等客室。三等客車則是全輛都是長條椅。至於三等郵政行李合造客車,則是有一半的客室隔開當成郵政行李空間。這幾輛車中的二三等客車後來都被改成三等車,成為戰後的LTP1300型的1301~1304號。至於原本就是三等車的兩輛,則順號編為LTP1305~1306號。至於三等郵政行李合造客車則比較曲折,直接被大改造為郵政行李車LMBV1500型。

這幾輛車在汽車會社製造出廠時的樣貌,端面都是開放式的上下車台,也就是,並無封閉式車端車門。從日本鐵道研究者梅村正明前輩的老照片可以看到,三等車這幾輛到1960年代末期都還是這樣的開放式外觀,但郵政行李車則改為只剩單端開放式。這個客車的開放式端面欄杆,沒想到成為林田山這輛車身世考證上的關鍵。

因為其他窄軌台東線的開放式端面木造客車,其欄杆的做法都是直接由上插入車架

但是汽車會社這批,卻是一個插入車底架,但另一個是露在外面以L形嵌入車底架。

林田山這輛客車的端面,很清楚看到那兩個洞,就是當年這個欄杆插入的地方。此外,經過比對車底架的鋼構卯釘部分,也可以確定林田山的這輛車與LTP1300型一致。


因此,可以確定林田山的這輛木造客車,來自於窄軌台東線很早期的轉向架式木造客車車隊。不過,從鐵道部年報來看,1918年度才首度入手這一整批的轉向架式二三等合造客車、三等郵政行李合造客車與三等客車。簡單,當時應該就是為了1919年通車的窄軌台東線北段花蓮港到玉里間所做的準備。這批車的製造年是1913年,但為何到1918才入,究竟是買了二手車,還是買了沒入籍,或者有怎樣的故事,則有待之後繼續挖掘了。不過,林田山這輛木造客車是窄軌台東線北段開業時的木造客車車隊,則是非常確定之事!這大概是之前始料未及的故事了。

最後要說的是,這輛木造客車如此珍貴,車底架與轉向架來自於日本汽車會社1913年造,窄軌台東線北段開業時的最初一批木造客車,可以說是花東地區珍貴的鐵道文化資產。木造車這樣露天放在室外保存真的很容易壞,是否儘早搬入室內保存呢?


 

2020年7月14日 星期二

懷念的台鐵淡水線與那個有著張雨生的夏季

我一直記得,一九八八年的七月,是張雨生「我的未來不是夢」紅遍台灣大街小巷的那個夏天。對於我來講,那個夏天,也是一條我從小熟悉到不能再熟的鐵 路——淡水線,即將告別人間的時刻。還在讀高中的我,跟好友打算趁著停駛之前的最後機會,拍攝一些它的最後身影,在校刊上製作一個「最後的淡水線」專輯。

那 個酷熱的七月盛夏,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拿起相機去追火車的日子。我們坐著橘紅色R20型車頭拉著的藍色長條椅通勤客車,一路晃蕩於 淡水線上。在關渡圓弧狀的月台下車,瞧著列車一溜煙地躲進了淡水線唯一的隧道裡遠去,怎知幾個月後王傑跟葉歡會在沒了火車的山洞裡拍著「你是我胸口永遠的 痛」MV?


在豔陽下,我走著從沒走過的路,沿著鐵道平行地一路踱向竹圍去。途中,忽然聽到賣汽水的小攤收音機裡,傳來了張雨生那首「我的未來不是夢」的歌聲。也許是歌與廣告搭配得真好吧?大太陽底下的酷熱,讓人不得不想起冰涼的汽水,也無可抑制地買了來喝一口。

在關渡大橋旁的一座螺旋觀景台上,高中時代的我們,喝著冰涼的飲料,居高臨下好滿足地等著火車的駛過,然後按下快門捕捉那青春記憶裡的一剎。

觀音山美麗的仰望頭形,在藍天與淡水河的水影映照下,搭配出一副古典美女仰躺水面上的絕景。橘色的車頭,倒像是淘氣的小鬼,噗噗地帶著藍色車廂爬過身邊。

這個封存於我高中記憶裡的鐵道之旅,是我對淡水線的最後告別。之後,我再也沒有機會去坐台鐵的淡水線列車,甚至,再一次去那個有著螺旋觀景台的地點,也是捷運淡水線快要完工之時的好多年以後。

不 知道是何時,美麗的觀音仰望圖形,竟被聳立起的高樓遮住了臉,彷彿櫻桃小丸子額頭上的直線,由上而下地畫出了一片陰霾的天空。在 大雨滂沱的陰雨中,我又一次地坐著捷運的電聯車來到了關渡、竹圍。感嘆的是,人事全非以後的世界,變得我再也不認識了。也許,就像大海帶走每條河流一般, 所有的這一切,也都已經隨著時光的流逝,全部被帶走了罷?

我常常想,要不是家裡有一個張雨生的超級歌迷,收集了他的專輯、海報、簽名照、所有電台訪問、電視打歌錄影,我也不會那麼去注意他之後的一切的一切。

是在整理過去淡水線照片的那個晚上,我又一次巧合地放著那收錄著「我的未來不是夢」的「六個朋友」合輯,才記起了那個夏天的往事。

看著不再有的火車身影,聽著只能從錄音中回味的高亢聲音,我想,我會永遠記得那個難忘的夏天,那個年輕時代追著一條八十七歲老鐵道最後身影,而且,還有著張雨生「我的未來不是夢」歌聲的那個夏日…。

淡水線 Tam-Sui Line
淡水線是縱貫鐵道興建時,為了資材的運輸而築的鐵道。施工之際為了工程費的節約,很多建材都是以清代舊線的廢物利用湊合。全線在一九0一年八月二十五日開業,但開通式是在同年十月二十五日與台北到桃園的改良線通車一起舉行。淡水線在一九八八年七月十六日駛出最後列車,原用地改建為台北捷運淡水線。

2020年6月27日 星期六

《台北之晨》與《台北發的早車》

國家影視聽中心在端午連假的週末,首映了一部1964年的經典台語片強檔《台北發的早車》數位修復版,並且搭配另外一部數位掃描電影《台北之晨》(林強全新配樂版)合映,簡直是超級豪華套餐!而有趣的是,《台北之晨》裡那樣版的欣欣向榮台北,與台語片裡苦情的台北,代表的是新舊時代城鄉差距下的不同視角,映後座談也請來林強分享,更是精彩。

今天的放映先放了白景瑞導演當時甫從義大利學成歸國的初試啼聲之作。這部片子從還沒被王大閎設計拉皮的松山機場開始,穿過1960年代台北的公園、寺廟、天主堂、市集、紡織廠、車站等地,還可看到送報生拋出日報到家家戶戶,逐漸進入一個甦醒的台北早晨。之前這部片在空總放映時我就一直想看,但卻沒搶到,後來參訪時看過片段,那個超震撼的聲音體驗就已經很令人期待,如今沒想到在《台北發的早車》放映場會一起播放。

《台北之晨》裡可以看到台北橋的鋼梁,可以看到車站內的DT580,也可以看到裝著TR22的SP32700型坐臥兩用車,還有整排蓄勢待發的金馬號。當然,有趣的還有我小時候念的聖心幼稚園,以及旁邊的主教座堂呢!

相對於《台北之晨》的欣欣向榮台北,《台北發的早車》可就是另一種的城市印象了。影視聽中心的簡介這樣介紹這部片:秀蘭(白蘭 飾)與火土(陳揚 飾)是彰化農村裡的一對青梅竹馬,秀蘭為了還清父親留下的債務,前往台北找工作賺錢。火土後來發現,秀蘭竟被誘騙至夜總會當舞女,絕望之下,搭台北發的早車返鄉,秀蘭挽留不及,撕心裂肺。然而這只是他們悲慘命運的開始.......。故事描述六〇年代農村人口開始移入城市,產生的「都市化」現象。片中用許多對比呈現極大的城鄉差距,除此之外,多次入鏡的火車和軌道亦有「時代巨輪」的隱喻:絕不回頭的現代化進程,將不合時宜者輾壓過去。
 《台北發的早車》裡,那班早晨05:20開的南下列車,是逃離台北的火車,是讓男女主角相隔兩地的無情列車,沒想到火車是這樣映入了這部電影的主題。片中一直出現的是R20柴電機車,可以理解1964年時台鐵剛柴油化後,這批車被用來跑縱貫線長途車的時代氛圍。而片中出現的火車,大多已經不是木造車,但有出現17m的TP/TPK32600,也有許多日本時代的鋼體客車32000/32100,畢竟這些車在當時還沒被抓去更新成第二代的SP/SPK32100。
  《台北發的早車》是1964年的作品,是繼前一年大受歡迎的《高雄發的尾班車》的續作。今天看完後想想,如果這兩部片一起播放,可能也是個有趣的安排囉!

2020年6月21日 星期日

2020台灣嘉義日環蝕

今天(2020.6.21.)特地跑了一趟嘉義去拍日環蝕,跟之前經驗一樣,大地變得好像戴了太陽眼鏡般,透著詭異的光線。而這次比較傷腦筋的,是日環蝕發生時,原本調好的相機光線整個更暗了,於是只有拍到兩張環蝕,就開始回復了。雖然地球上還是不斷會有地方可以看到日蝕或日環蝕,但你我有生之年,卻是不太可能在台灣再看到日環蝕了啊~

 今天阿里山鐵路也排了特別的列車,可惜早上ㄎㄖ降臨下大雨,很崩潰,還好下午放晴大家才有拍到。

最後一班跑完後,林鐵特別把25號蒸汽機車擺在北門等著與太陽同框,真的感謝林鐵的特別安排。原本以為手機拍不出太陽被吃掉的感覺,結果後來才發現,原來反射的光影,竟然出現了太陽被吃的樣子⋯⋯
這次嘉義於下午2點49分開始「初虧」,4點13分42秒日環食開始,4點14分12秒「食甚」,4點14分42秒日環食終,5點25分「復圓」。
回家的路上大塞車,才發現路邊的廣告根本就是滿滿的日蝕啊!今天的嘉義真的是人進的來出不去,嘉義發大財⋯⋯
好多人都跑去嘉義了,整個嘉義高鐵站大塞爆~
希望大家都有看到日環蝕,早上的雨真的太令人吃驚了,不過好險最後是幸福作收。祝福大家~






2020年6月6日 星期六

即將在鐵博迎接第二春的R24號柴電機車

今天(2020.6.6.)是我這陣子連續第五個週六得加班的日子,當然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鐵道博物館的修車持續進行著,總是得持續關注。其實很感謝台鐵同仁在週末還加班替我們修車,而今天更感動的是,聽著資深鐵路人說到對於這些車子的情感與不捨,讓人覺得能把它好好保存在鐵博館內是一件多棒的事啊。
服務台鐵修車幾十年的台鐵機廠員工跟我說,這一輛一輛的車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樣,每次維修好就是要讓它好好地出去服務民眾。但是,總是有些車在外面會碰上一些意外或事故,當他們回廠時,我們總是會盡心盡力將他們修好,然後健康地再出去跑。但是,有些車在外面出了意外,回到廠內經過檢查,若實在太過老舊,或者修復成本太高,就會報廢不修了,這時候總是會感到難過與不捨。像是R24,以前是彰機狀況最好的一輛,所以常派去跑台中港線,但就在一次事故後送回廠被評估無法修而滯留廠內後,若報廢解體就太可惜了,所以才在報廢之後還被留在廠內當調車使用。

這輛R24號當時被抓報廢真的是很可惜,所以鐵博能把它重新修好納入館藏,可以說是給他一個最棒的六十歲生日大禮,也讓這輛台灣第一代的柴電機車能夠在鐵道博物館內繼續他的人生第二春。感謝台鐵北廠同仁的協助,下半年這輛車就將會修好公開亮相了喔!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