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台鐵全車輛:莒光號客車》開印前一週限定預購開跑!

~~~~(歡迎轉貼)~~~~~


非常感謝大家對於這本《台鐵全車輛:莒光號客車》自費印刷出版書的支持,在開印前決定提供較低價格之優惠折扣預購。本書預定於7月20日正式出版,因此即日起至6月21日23:59止的一週間,提供提前完成轉帳付款預購的大宗訂購優惠專案,歡迎各位同好湊團購買獲得最優惠的購買機會(最後訂單轉帳確認時間為6月22日17:00,逾期未完成轉帳訂單不成立):

本書定價1250元
一次訂購5本(含)以上,以每本八折1000元提供
以上訂單以一次寄送一個地址為準,每批訂單需加上150元的運費

***注意!本次開印前預購不提供五本以下的預購***

如果您只需要訂購5本以下的量,我們將會在出版後提供實體通路與網購的服務,但定價將不會低於預購的八折。需要大批訂購的讀者,請直接寫信到   TWairfield@gmail.com   信箱,告知我們您需要的量,我會提供付款資訊,在完成匯款轉帳比對後,於書出版後將會依照訂單順序陸續出貨,預計在7月底之前可以收到書。

本書內容為繁體中文,大小尺寸與《台鐵全車輛:柴油機車‧柴油客車》一樣,為19cm x 26cm,全彩印刷,總頁數包含序與目錄還有附錄,大約364頁。

台鐵全車輛 : 莒光號客車 / 洪致文著. --
初版. -- 臺北市 : 洪致文, 2018.07
ISBN 978-957-43-5699-7 (平裝)

以下是內容搶先看









本書目錄如下:

目  次
自  序004
莒光號客車系譜圖008
32850, 32950系日本原裝莒光號客車010
DC32850型 莒光號餐車FP1016,1017號餐改車040
PBK32850, 32950型 電源行李車048
32600系 首批國產唐榮製莒光號069
SP32720型原坐臥兩用客車084
PC32700型客廳車100
SP32750型原觀光號110
DC32750型觀光號餐車SP32775~32777號餐改車126
EGK32300型觀光號電源車(現BK32350型行李車)134
SP32800型原觀光號客車142
SA32800型 總統花車157
PBK32800型電源行李車166
10000系電化後首批增備型莒光號174
1000系 電化後第二批增備型莒光號更新車202
10100系電化後第二批增備型莒光號高速客車220
10200系首批車頂冷氣輕量化莒光號233
10400系最後的新造莒光號261
10500系首批復興號更新莒光號280
10600系 隆成發改造莒光號318

附錄一:戰後台鐵客車形式編號解析352
附錄二:台鐵傳統客車的車體塗裝與表記360

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

北廠老員工回娘家

今天(2018.6.10.)台北機廠在文化部的補助之下,有了一場非常感人的活動,那就是北廠「老員工回娘家」的聚會。 現場來了許許多多已經70幾80幾甚至90幾歲的老員工,帶著他們的眷屬一起來。
有老員工說,他從退休後到現在20幾年沒有進來了; 有老員工開開心心地走到總辦公室裡,他以前上班的地點眉飛色舞地說,以前這裡是書桌是椅子是這樣那樣的擺設,然後又發生了什麼事。 巧遇到老長官,說著當年的恩怨,或者是提攜照顧。
跟著他們走著走著,我也想起了1990年代第一次進到這裡,被人二追著跑的往事啊。
老員工回娘家,特別安排了志工廠區導覽, 但實際上最有趣的,反而是這些員工家屬與志工的「被導覽」。 因為留下來的這所有的各個角落,是他們最熟悉的地點, 講起他們最熟悉的「戰友機器」, 那些可都曾經是活生生的重要機械文化遺產,而不是什麼工業區的廢墟機械美。
講到天車,一個老員工說他就在上面工作了30幾年。 講到移車台,另一個老員工說,他照顧了20幾年。 組立工廠的一角,有個老員工說,這裡就是處理E100車輪的地方,眼睛一瞄,那幾個輪子不正是E100的大輪子嗎? 他們感謝文化部留下了這個場域,讓他們生命裡最重要的工作場所能夠被留下來。 文化部最重要的,不就是要把他們的故事記錄下來,轉化成博物館的元素,讓民眾能夠知道,讓這個廠區不只是一個空殼,而是有滿滿靈魂記憶的地方嗎?
老員工回娘家最後的高潮,是在大禮堂餐廳裡舉辦的聚餐。 滿場將近400人的大辦桌, 盛況空前。看著老員工攜家帶眷在這裡見到老朋友的喜悅,這真的是一場最美的重逢。 很多老員工都迫不及待地說,明年可不可以再辦呢?
這場活動能順利辦完,真的要感謝文化部的補助,中原大學黃俊銘老師團隊,以及台鐵文化志工們的協助才能這麼圓滿。期待來年再相逢!

補記:Smiao Lin 說的真好:

很感動的一個下午,走在北廠,此起彼落都是勞動者的記憶。一個大哥在組立工場找到他退休前的櫃子,太太幫他與櫃子合影,我們跑去湊熱鬧,問了櫃子是不是自己做的?他說直立櫃是自己做的,但底下的長櫃是日本時代的hinoki,邊說邊用力地把抽屜拉出來,太太驚呼「好香」。我也湊過去聞,哇靠,這芳香療法吧?!

之後,大哥又帥氣地用腳,把這個日本時代的、又重又香的抽屜用力地踹回原位,動作之俐落,想必叔叔有練過。我還來不及張望保全在哪,這違背文物保存常識但卻「人櫃合一」的大動作,就結束了。眷屬的反應也很有趣。太太邊拍邊說「這裡以後會被修得很漂亮,趁現在多拍幾張,才知道這裡是工廠」。嘖嘖,北廠轉型,眷屬的聲音也非常值得被聽見呀!

2018年6月3日 星期日

從北廠邁向國家級鐵道博物館的坎坷之路看臺灣的文化資產保存悲歌

文化部接手北廠已經快兩年,雖然預約導覽持續進行,也零星有一些跨域音樂會活動舉辦,但真正邁向國家級鐵道博物館的核心議題一直在「空轉」,文化部缺乏鐵道專業,不懂鐵道博物館的設立有哪些工作要做,也不理解要怎麼切入的窘境一一浮現。文化部近來開始與交通部及台鐵接洽,但浮上的問題又是,臺灣的交通專業者長期以來漠視文化保存,因此兩者的磨合更是痛苦。其實,所有努力鐵道文化保存的朋友,在這種文資與交通專業者間的穿梭已經幾十年,怎麼會不知道鐵道博物館怎麼做呢?可是台灣的文資保存制度,其實就是一場讓全心投入者忙得到處奔走卻又很失望的一段過程。

臺灣很多文化資產需要搶救,所以文資保存者除了要當文化恐怖份子去肉身抵擋外,還要學會提報文化資產。你必須有歷史學者的功力去找出文資委員看不到找不出的歷史故事與價值,你必須翻閱檔案找出文資委員說資料都不見了但其實東西都在的證明。你必須有建築專業,跟他們說建物的建築特色,你必須要有都計專業去搞懂保存標的的都市計畫議題。北廠的保存,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看看當年那些文資價值的論述,根本比現在北廠的網站講得還詳細啊!

好不容易抗爭後保存下來,政府就會依法要做調查再利用研究,這時候很多「專業包案乙方」就會跑出來收割。他們根本長期沒在做保存,也沒在做研究,只會拿案子,調查案常寫得亂七八糟,比當初提報者看到的東西還少。有時候,亂做的調查研究報告還是可以驗收的,而有時候被發現了,則被要求去跟當初提報者要資料。文資保存者為了把東西保存下來,常常免費奉送多年研究成果,只為了這個搶救下來的文資能被重視。

而再利用的規劃,因為包案乙方沒有想法,所以常常是隨意思考就寫寫。這下慘了,未來的再利用可能就這樣跟著走了。所以當初搶救下的民間人士,還要免費幫忙想要怎麼經營怎麼活化怎麼利用。可是我們的政府,只會發包案子,連這種要怎麼做都很簡單的ABC也要寫個案子去評估,於是來拿案子的包案乙方,又在亂做一通,搞到最後又要民間努力多年的人去給你怎麼做的ABC.....。我不懂,很多東西根本就是清楚得跟什麼一樣,大家都知道要如何走下去,搞不懂的人究竟是怎麼回事?到底是誰的問題呢?

回到北廠,要怎麼做鐵道博物館還需要發一個案子去從零開始嗎?根本不需要啊。鐵道博物館的架構,主要核心議題,要關注的課題,在以下這張投影片已經清楚描述。這是我們很多鐵道文化保存者多年來討論的基本共識,幾乎沒有人能反駁。只要在這個架構下,增加更多公民與專業者討論,就可以長出一個臺灣的國家級鐵道博物館架構!

誰說一定要再發一個標案去從零開始討論?文化部一再重申北廠不會松菸化,做國家級鐵道博物館的目標絕對不變。如果是這樣,為何不趕快把這個幾乎是共識的理念與概念付諸實行,還一再對外說沒有Master Plan,不知道怎麼進行,繼續空轉下去?
大家等到快爆炸了,臺灣的鐵道博物館計畫不能再繼續空轉下去,請立刻開始做該做的事,不是那種把澡堂當賣店,把餐廳當中繼庫房這種不是當務之急的規劃!

2018年5月23日 星期三

台鐵舊型普通客車藍色顏色考證

過去,台鐵有自有的造漆工廠,因此車身顏色塗裝上較不會出差錯,唯一可能的差異是外國製的新造車上,其所用的顏色未必與台鐵本身造漆廠的顏色完全一樣。在台鐵關閉自身造漆工廠,車身用漆開始向外面的廠商購買後,車身選色往往就以「臺灣區塗料工業同業公會」常用的幾個標準色色卡為主來選色,但各廠相同色號油漆本身的差異及褪色的程度不一,乃造成台鐵車輛車身顏色塗裝上的不同。


以普通車時代的藍色而言,在電氣化前若不論外國新造車的顏色差異,台鐵的柴電機車用的是比較深的藍色,這種藍色也用在大部分的木造客車上,因此像是木造花車SA4102號便是這種顏色。至於數量頗多的鋼體藍皮普通車,使用的藍色比柴電機車淺,雖然類似「臺灣區塗料工業同業公會」色卡中的「浪漫藍」,但若依照現有車身的剝漆色層分析後可以發現還是有所差異。經過比對,台鐵當年使用的普通車藍色色號大致是Pantone色號中2182C,也就是C93 M44 Y32 K57,或者R23 G74 B91這樣的顏色。

之所以會有要重建台鐵早年普通車藍色的問題,主要是在於台鐵於1990年代後,整個普通車用的藍色逐漸「走色」,特別是高廠開始修客車後,引進了一種很鮮豔的「孔雀藍」,整個格調大為降低,後來花廠與北廠也都淪陷跟著買錯顏色,一路錯到如今。近幾年的柴電恢復舊塗裝,或者是普通車進廠維修,都依然是塗成這種孔雀藍。這樣的孔雀藍在台鐵錯誤使用超過二十年之後,已經意外成為另一種「中華民國美學」的時代意義。因此,未來鐵道博物館保存車的塗裝計畫上,也應適度重建這段顏色歷史,但其他懷舊車輛或更珍貴的保存車,則以恢復正確普通車藍色塗裝為宜。

2018年5月22日 星期二

台鐵電氣化後新造客車的新編號法

(本文節錄自即將出版的「台鐵全車輛--莒光號客車」一書)

台鐵電氣化後的新編號法是要解決「插空隙擴大解釋時期」的車號混亂,因此仿效原本的方式,一樣以五位數來編碼,捨棄千位數為2 的規定,全新制定編碼邏輯,以期能可長可久。但問題在於這個編號法並無詳細規則制定,亦無明確公告,導致連台鐵機務處管理車輛的承辦員都難以理解當初的制定源由,導致後來登場的新車並未依照原先規劃來編號。 

 基本上,這套台鐵客車的新編號方式,有一個最初的規劃版本,但在後續使用上卻又不完全依照這套邏輯,導致一種相當混亂的現象。這份新編號法最初的規劃,雖仍沿用5位數字的方式編碼,但萬位數與千位數為「形式」,千位數至個位數為流水編號,因此每輛車的車號以5位數表示時,前二碼為形式,後三碼為流水編號,亦即每型車可以從001編至999號,相當浪費車號空間。

在這樣的規劃下,莒光號客車的可用數字為FP/FPK10001~19999,二等冷氣車即復興號為SP/SPK20001~29999號……。很顯然地,這個編號法一開始的邏輯,是要把有車長室與無車長室的車輛分成兩種型,因此10型為一般座席車,11型為有車長室的車型,故形式就變成FP/FPK10型,及FPK11型,而車號即從FP/FPK10001號及FPK11001號開始編。

雖然台鐵最初的新編號法是這樣規劃,但到實際運用時想法卻已變成千位數為0代表一般座席車,為1為有車長室客車,因此10000系的座席車是10000型,有車長室的車為11000型。這個編號邏輯來自最初莒光號 10型與11型的規劃。但當下一批車推出時,形式編號應該編成12000型,可是台鐵卻以百位數的進位來區分,也就是10000型系列的下一款車竟變成10100系,一般座席車編為10100型,有車長室的車為11100型。

這個邏輯的轉變,回到類似32XXX編碼時代以百位數做形式進位的規劃,而把千位數留成一種代表可以代表有無車長室的代碼。這樣的編號其實也是說得通,因此再到下一款車推出時,就是10200系,座席車10200型,有車長室的為11200型。可是這時,負責編號的台鐵人員開始犯了一個編碼上的錯誤。當第一代可供輪椅上下的無障礙莒光號(附車長室)車登場之際,其實台鐵大可以新定義千位數為2來代表此系列車的另種形態,也就是12200型,但是台鐵此時卻很豪邁地將此車編為11300型,以百位數進位成另一種車型。可見,編碼的人並不理解百位數是用來區分整批車差異與否的形式位數,只記得千位數是1代表有車長室,便很浪費地用掉百位數為3的形式。其實1X3001X200的車都屬同一批的輕量化車頂冷氣莒光號,如此隨意用掉形式為300的數字,相當不可思議。而最奇特的是,11300型的車自始至終只有2輛。區區2輛車佔用這麼多可以編碼的數字,相當可議。


而在11300型之後,台鐵新購的新莒光號編為10400系的,分別為10400型和11400型,這並無太大問題。接著下一批是復興號改來的莒光號客車。姑且不論更新車要用4位數編碼的傳統,若用5位數編碼應該就是10500系,各型車編為10500型或11500型。但此批唐榮更新車中的商務車,台鐵竟神來一筆直接進位成10600編碼的BCK10600型,如此豪邁地「形式進位」在另一批10500型座席車二度更新為商務車時,竟更進一步稱為BCK10700型,相當不可思議。

但如果這樣豪邁編號下去,也許就不是台鐵了。因為,另一批大部分非輕量化車體的莒光號改造車,由隆成發所得標的改造案,改造出的車廂竟編成10600系,座席車為10600型,有車長室的為11600型。但問題是,10500系的商務車也被編為BCK10600型!也就是說,同樣為10600的形式數字,有輕量化車體的更新車,也有非輕量化車體的隆成發改造車。這樣的混亂編號邏輯,真的是非常地不可思議。
 

 

2018年5月20日 星期日

台鐵戰後客車舊編號法邏輯概述

(本文節錄自即將出版的「台鐵全車輛--莒光號客車」一書)

目前現行的台鐵客車車號編碼規則大致可以分解成四個「段落」,第一段為噸數,第二段為英文標記,第三段為數字編號,第四段則為註記。除了第四段可有可無外,其他的三段為每一輛車在車身上都必須寫出來的。下圖中的藍色線段由左至右代表的就是這四段的編碼。

 第一段的噸數,係以裝載客貨狀態時的客車重量,用五的倍數表示出。第二段的英文,則以幾個英文字母的縮寫,表達出車種及用途。這些英文代號,大多是直接沿用自1946年那次失敗的改號,不過有些則與後來使用的並不相同,例如行李車的BK、郵政車的MBK等。第三段的數字編號,是客車編號的重點。基本上都是以個位數為0,十位數為0(或者分為子型後的某特定數字)為車輛形式,然後真實車號以流水號方式編碼。例如32800型從32801號編起,32350型從32351號編起。至於第四段的註記,則是用來標明不同程度的車廂改造,例如廁所改為真空抽取式後的廁所改造車(附加「T」)、改造並增加做為客守車之設備(附加「(K)」),增加腳踏車載運空間(附加「B」)……。

台鐵客車的舊編法中,除了鋼體客車外,整個系統也包括了數量頗多的木造客車。例如無萬位數字,僅用千位數表示的木造小型客車,其車種車型繁多,原因乃1930年代的車號改正就是要把這些車全部「插空隙」編入車籍管理所致。至於萬位數為「1」者,為車體制式化後的中型木造客車,萬位數為「2」者為大型木造客車,至於萬位數為「3」者,就是鋼體客車,亦即戰後大量增備的各式客車。

在舊編號法中,所有的客車千位數皆是「2」,此數字表示該車裝設的為二軸轉向架。因為台鐵戰後已沒有二軸客車、也從未有三軸轉向架客車,所以千位數都是「2」的編碼,也造成車號數字使用上的一種浪費。
台鐵這一套舊編號法因為可用的數字空間不多,特別是進到1950~1960年代大量增備鋼體客車的時期,因火車的車號是絕對不能重複,所以先是有「插空隙」的「擴大解釋」時期,電氣化時才又有新編號法的出現。

所謂的「插空隙擴大解釋時期」是指,原本始自日本時代的舊編號法是希望客車的形式可以從32000開始一路編下去,接著有32100322003230032400……一直到32900。最初的構想是,同一系列的車可以共用相同的數字形式,例如都是32100系的車,可以有各種等級與不同內裝甚至用途(例如行李車、餐車等)的各款類型。因為都是同一體系,所以數字共用,但前面英文車種表記不同。可是,當台鐵車輛編碼數字用,又無新編號法增加可用空間時,就開始解釋成只要英文表記加上數字表記不同,就可以是不同型車,到最後甚至連噸數表記不一樣也可以成為不重號的擴大解釋理由。

基本上,在崩壞前的狀態,台鐵客車的新舊是可以從車號的百位數字大小來理解,但是進到「插空隙擴大解釋時期」後,這些車型的順序就跟數字大小無關。例如莒光號的SP32600型誕生年代晚於SP32850型,SP32700型與SPK32700型是不同體系的兩種車,甚至TP32200型與SP32200型根本無關,加上噸數表記後的35TP32200型與印度仔40TP32200型是兩種完全不同的客車。


 

2018年5月15日 星期二

再會與感謝!原今日百貨的新光三越南西二館關門

就在今晚(2018.5.15.)原今日百貨的新光三越南西二館走入歷史,後續將由誠品接手。這棟建築完工於1977年10月,最早叫做今日百貨,小時候最記得的就是在南京西路上看淡水線火車,以及樓上五樓的翡翠與明珠兩大戲院。

這個外牆完工時就有一格一格很有趣的設計。旁邊緊鄰淡水線鐵路。

 現在看到的大門玄關是整個後來挖空的。這個我印象中是我念國中時才打的,當時真的嚇一跳居然可以這樣搞。
 二樓這邊曾有Afternoon tea
整棟建築後面的鋁窗與樓梯還保有1977年完工時的樣貌喔
這樓梯超有時代氛圍啊!
這棟今日百貨在1990年改由中國力壩集團接手,改為力壩百貨。之後輾轉變成衣蝶百貨,2008年又由新光三越接手,改為南西二館。其地下的大戶屋,是臺灣第一家呢!
 2018年因為租約到期,新光三越經營的南西二館在5.15.最終日。在這之前還辦了不少的特賣活動。最後一天也贈送民眾瓶裝氣泡水。
 最樓上的挑高天井很漂亮。
 一進門的樓梯也很讓人印象深刻。
營業時間一到,21:30開始送客。掰~
今天最後一天關門後,立刻開始大搬家,廠商也開始拆外牆的廣告。真的再會了!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